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硬漢王炳章博士被關18年整 「同囚」為之吶喊

當年:王炳章博士和他的三個孩子

六月二十七日星期六,在美華人民主團體舉辦多種活動,為被中共政府拘押18年之久的王炳章博士,以及其他至少數百名政治犯吶喊。他們同時呼籲,在中國剷除獨裁與極權,實現民主和自由。

十八年前的六月二十七日,作為中共竊國後首位在北美獲得博士學位的公費留學生,王炳章博士因致力於在海外組建中國的民主黨派,推動和發展中國民主事業,在越南被中國政府綁架,後被以「為台灣從事間諜活動和組織領導恐怖組織」等罪名,獲判無期徒刑,一直被囚至今。

星期六上午,中國民主人權聯盟組織「為王炳章博士禱告」的線上活動。王炳章博士的兒子、哥哥和姐姐等親屬,以及美加和歐洲等地的許多知名民運人士參加了活動,並分享了關於王博士的點點滴滴。

民主中國陣線副主席盛雪說,王炳章對中國民主事業的見解深邃,同時具有不同凡響的號召力,以及制定計劃和執行計劃的卓越能力。可能正是因為這些超凡的魅力和能力,他成了中共的眼中釘。

中國民主人權聯盟6月27日組織在線禱告,呼籲中共釋放王炳章和其他政治犯

與會者指出,1982年在加拿大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的王炳章,曾經受到中共非同一般的重視,是中共的座上賓;不過,他為了追求普世理想而放棄了個人唾手可得的榮華;他為了實現中國人民的正義而失去了自己的自由。

為王炳章博士禱告的線上活動譴責中國的「良心犯現象」,呼籲結束落後的專制獨裁政體,還自由於每位公民。

在「人道中國」等機構的追蹤和記錄下,300多人的中國「良心犯」的名字和關押地點在活動上被逐一宣讀,歷時20分鐘,許多活動參與者禁不住潸然淚下。

與會者指出,值得關注的是,這些目前的在囚者不過是「有幸」被記錄下的;那些沒有被記錄、從來沒有被公開關注過的,其名字只能是目前無法解答的謎。

王炳章博士女兒王天安為父親吶喊

同一天下午,在中共國駐洛杉磯總領館前,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委員會舉辦行為藝術活動,用「與王炳章博士同囚」、「為王炳章背負十字架」的肢體和實物表演,傳達對王博士遭遇的感同身受,抗議中共對他的非法囚禁,並為所有政治犯吶喊。

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委員會主席陳維明說:「中共原本希望王炳章這樣的精英在西方學得一技之長之後,回到黨國為之效勞;但是,沒有想到,王博士不僅學到了西方的醫學技術,更是掌握了西方的自由和民主價值觀……」

民運人士段先生說:「王炳章是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領袖,也是一面旗幟。看到他這樣的遭遇,我們都應該站起來做點什麼。」

為本次行為藝術活動出錢也出力的耿冠軍對美國之音說:「一月份就開始從國內採購囚衣,加上定製『釋放王炳章』的橫幅等,化了不少時間和精力,自己也出了錢。但是,為了王炳章,做這一切都很值得。」

扛起沉重十字架的女生關曉旭告訴美國之音:「(十字架)是很重,但是,這一點點不足以代表王炳章在獄中的苦難。」

金鵬也親自扛起了一隻十字架。他也和大夥一起構思和製造象徵監獄的鐵籠子:「今後,我們還打算製造更多這樣的行為藝術作品,為全中國的政治犯吶喊。」

來自常州的韋女士對美國之音表示:「希望中共結束一黨專制,釋放王炳章這樣的反對派。」韋女士說,她的家鄉常州不久前發生的五年級學生繆可欣同學墜樓死亡事件,就是因為繆同學說了多數人不會說的話,便被老師批判為「傳播負能量」;這樣的慘劇,根本原因就是政治獨裁,人們的獨立思想權被剝奪。

艾匯龍和家人一同前來聲援王炳章。他對美國之音說:「如果中共能釋放王炳章的話,無疑是給中國民眾釋放出正面的信號。」

來自東北的李茂君告訴美國之音:「在這個行為藝術的鐵籠子里站了半個小時,感覺和外面是兩個世界。」他說,他們夫妻二人帶著年幼的孩子,原本在中國已經過上了對普通人而言是很「體面」的生活;他曾經從業於媒體,太太則服務於銀行系統。但是,他們卻決定中斷那樣的「體面」,飄洋過海投向了太平洋彼岸。

來自杭州的楊中華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是中國人的中國,不是哪一個政黨的中國,也不是某個小群體的中國。」他說,中共聲稱,軍隊姓黨,媒體姓黨,那麼,誰來保護普通民眾的利益?

民運人士程萬里對美國之音說:「王炳章、王怡都是追求自由精神的代表,是中共最害怕的。」

電子工程技術人員李鑫打比方說:「中國百姓就像農村被蒙上眼睛的驢一樣,每天被驅使著在黑暗中為中共拉磨……」

王炳章是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的創立者;他後來還參與創立過「中國自由民主黨」和「中國民主正義黨」等組織,並擔任職務和積极參与活動。在他被中共囚禁的18年中,海外民運組織從來沒有停止過對他的聲援和營救。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