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CECC促聯合國對中共侵犯人權追責

2020年6月4日,兩個人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守夜活動。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問題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日前敦促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UNHRC)追究中共政府侵犯人權的責任。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問題委員會上周六(6月27日)表示,它支持五十多名聯合國獨立人權專家於周五發表的一份聲明。該聲明呼籲國際社會「採取一切適當措施」監督北京當局,並「採取集體和果斷行動」,確保中共政府尊重人權。

美中委員會這家獨立機構在推特上發表聲明稱:「主席們支持五十多位聯合國獨立專家發表的聲明,呼籲召開緊急聯合國人權會議,評估中共政府持續侵犯人權的行為,並討論建立聯合國機制,監測香港、新疆和西藏。」

這些聯合國獨立專家從事聯合國下屬的人權理事會(Human Rights Council)的各種授權工作,他們在聲明中對「中共壓制基本自由」表達了擔憂。

這其中包括中共政府在其西北部的新疆地區和在西藏對宗教和少數民族的鎮壓,對中共針對香港抗議者過度使用武力的指控,以及中共對那些公開談論中共病毒(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人進行報復的報導。

聲明稱:「聯合國獨立專家多次向中共政府表達了他們對中共壓制基本自由的警告。」「聯合國獨立專家認為,現在是重新關注中共人權狀況的時候了,特別是考慮到中共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人民、新疆自治地方少數民族、西藏自治區和全中國各地人權捍衛者所採取的行動。」

專家們還強調了他們對中國共產黨針對香港推出的所謂「國安法」的擔憂。北京的橡皮圖章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5月底繞過了香港的立法機構,頒布了這項法律,將所謂顛覆、演變、恐怖主義和外國干涉活動定為刑事犯罪。

周日(6月28日),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開始審議擬議中的香港法律。專家表示,該法律將「引入定義不明的犯罪,很容易遭到濫用和壓制」,並可能讓北京侵佔香港所擁有的特殊地位。

有人擔心立法機關會違反香港基本法,該基本法保證香港特別行政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繼續有效。

根據規定了香港移交中共統治條件的《中英聯合聲明》,香港政府同意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給予香港在大陸無法享受到的自治和自由。並保證五十年不改變。

專家們說:「這個《國安法》將損害民眾接受公平審判的權利,預示著在中共當局的命令下,任意拘留和起訴人權捍衛者的行為將急劇增加。」「《國安法》還將削弱在香港經營的企業根據聯合國《工商業與人權指導原則》履行尊重人權責任的能力。」

寒蟬效應

香港大律師、法政匯思(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成員梁允信(Wilson Leung)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有關這項立法的消息已經對香港居民產生了寒蟬效應。一些曾經公開上批評中共的激進分子和團體,現在卻變得越來越沉默,越來越害怕後果。

梁允信在香港接受《大紀元時報》的電話採訪時說:「在擬議中的法律公布之後,我們已經看到活動團體進行了大量自我審查,他們變得更加害怕與國際非政府組織交談,害怕公開與國際政治領導人和外國媒體交談,因為這些在未來都可能成為與外國勾結的證據。」「我們都知道,中共政府對這些概念的使用是多麼模糊和廣泛。」

他說:「相對而言,一些活動人士已經願意表明自己的立場。許多人正在刪除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或歷史記錄,以確保他們過去的言論不會被視為對共產黨政府的批評。」

他說:「我有一些朋友都是買一次性手機匿名發言,因為你用真實電話號碼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成為對你不利的證據。我們知道(中共)有一個在香港部署 大陸安全人員的計劃,這是他們對可能被 大陸技術監控的擔憂,因為這意味著你在手機上說的任何話都可能不再安全。」

專家們在聲明中敦促擁有47個席位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緊急行動起來,採取一切適當措施監督中共的人權踐踏行為。」他們還建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建立一個公正獨立的聯合國「機制」,「密切監測、分析並每年報告中共的人權狀況」。

梁允信還補充說,儘管國際機構發出的反對中共政權踐踏人權的呼籲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從長遠來看,這些呼籲不太可能阻止北京。

這位律師告訴《大紀元時報》:「我不記得上一次國際組織有如此一致的關注程度是什麼時候了,」「這表明,推動香港《國安法》的整個過程和決定是個多麼顯著的錯誤。」

中共的策略

梁允信警告稱,中共政府可能會在香港採取類似對待新疆的策略。據信,新疆有一百多萬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被關押在該地區龐大的勞改營網路中。北京稱,這些勞改營是為了「教育和改造」那些被中共視為面臨「極端主義、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三股邪惡勢力」風險的人。

儘管中共政權聲稱是要對他們進行再教育,但有前維吾爾族被拘留者告訴《大紀元時報》,他們在那裡受到了酷刑、被迫譴責他們的信仰,並被迫承諾效忠中共,同時由於不明原因被關押在通常擁擠不堪的設施中。

梁允信說:「在新疆,他們利用了被高度誇大的威脅,然後以此為借口,對人口實施嚴厲的控制,而這正是政府想要的鎮壓結果。」「在香港,他們利用去年的抗議活動提出,當時正在發生暴力事件,因此他們需要這些新的壓迫性法律,但實際上這個法律將針對比參與暴力的人更廣泛的人施加控制。」

「他們將會利用沒有任何公開異議的情況,說『這裡的每個人都很快樂』,而無視這樣一個事實,即他們已經把異議違法化了,並對異議人士進行了嚴酷的懲罰。」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英文記者Isabel Van Brugen報導/高杉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