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詭異?申紀蘭和趙樂際同時陷染疫「謎團」

趙樂際和申紀蘭

北京爆新一波武漢肺炎疫情之際,中共7常委行蹤詭異,其中趙樂際更已隱身一個月,引發可能染疫的猜測。而中共人大「舉手機器」申紀蘭在北京參加兩會後,突然病亡,死因也被質疑或在北京染疫。

從1954年出任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後,連任13屆,從未落過選,被稱為人大的「活化石」的申紀蘭早前傳出病危,6月28日早上被證實去世。官方聲稱申紀蘭患胃癌。

新京報》引述申紀蘭的生前好友、山西大寨村黨總支書記郭鳳蓮說:「我一個星期前才去看望了申大姐,當時她已病的很重,但已沒辦法醫治。」

中國網路早前盛傳91歲的申紀蘭5月底送醫後病危。網上傳出申紀蘭躺在病床上的照片,照片中,申斜躺在枕頭上,鼻子上插著鼻管,疑似昏迷或昏睡,病入膏肓的樣子,床頭掛著口罩

自由亞洲電台當時引述消息說,申紀蘭是因胃癌,住進長治市第一人民醫院。她是胃癌晚期,因年事已高,醫生不建議做手術,做保守治療。

中央社則引述微信朋友圈傳言稱,申紀蘭身邊的工作人員透露,她在5月底因身體不適被海軍總醫院從北京送到河南安陽,之後轉送至山西長治第一人民醫院救治。

由於申紀蘭5月28日剛開完全國人大會議,有網友懷疑,是否她到北京參加兩會不幸疫上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以其他病名掩蓋?如果胃癌晚期,為什麼還要挺著到北京開會?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早前稱,北京疫情可能不是5月底、6月初才出現的,時間點可能要往前推一個月。這也呼應了有關中共兩會冒死召開,與會人員或「千里投毒」的說法。

另外,中共兩會剛剛結束,本次北京疫情再爆,全城進入戰時狀態,中南海更深陷疫區中心,早前就傳中共高層已到玉泉山避疫,而近一個月以來,中共7常委行蹤詭異。網上有分析文章指7常委可能都離開了北京,分散躲避瘟疫。

其中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行蹤最為詭異,整個6月份都沒有他的活動報導。

近日還有媒體爆料稱,一份北京某區疫情防控《會議紀要》提到,要求「領導學會保護自己」,似乎暗示已有領導中招。

值得注意的是,位於海淀區的中共高層專屬醫院「301醫院」近日傳有疫情,引發中共當局強烈反應。6月24日凌晨,海淀區為「301醫院」緊急闢謠,被網友質疑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有關北京此波疫情爆發,早有網友質疑指是上月下旬由兩會代表傳入。

推特網友指,疫情在5月底閉幕前已經發現,但為了不讓習背鍋(因為是他執意要開兩會的),一直瞞了10多天,現在終於壓不住了,否則北京就會成為第二個武漢,所以公布了局部數據。

也有網友表示,「據說兩會就有了,一直壓到現在,希望不要被國際制裁」、「兩會絕對是帶來的毒運的會議」、「那就是兩會真正的功勞了」、「報應來了」。

《看中國》鄭中原專欄文章<「兩會」代表千里投毒?瘟疫恐懼籠罩中南海>指出,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官方專家已承認中國有大量無癥狀感染者,本次全國兩會,是否仍有帶病毒的代表、委員在百密終有一疏的嚴格檢測下如期進京開會,並且悄悄把病毒帶給了在京的與會者?我們當然無法否認,也無從確認。官方專家們也不會這樣去回溯,他們把政治維穩視為大於一切,因為一旦去查,就是質疑當時中共高層要開兩會的決定。

文章認為,5月28日結束的中共全國兩會,現在看來,不止是數千代表需要冒著染疫風險進京開會,一眾中共高層也是在冒死開會。

兩會首日(5月21日)北京突然白日如夜,天黑如墨,加上電閃雷鳴,降下大雨冰雹的異象。鄭中原評論認為,這似乎預示了中共大凶之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