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不顧美國反對 中共或將與伊朗密簽合作協定

作者:
中共與伊朗正秘密洽談一份「全面經濟與安全合作夥伴關係」協定的消息,日前曝光。雖然 中共外交部沒有公開否認,但已引起華盛頓不快。中共不顧美國與國際社會對伊朗的制裁,深化與伊朗合作,對區域安全會造成哪些影響?

資料圖片:2016年1月23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伊朗總統魯哈尼舉行會談,並同意建立中伊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法新社

中共與伊朗正秘密洽談一份「全面經濟與安全合作夥伴關係」協定的消息,日前曝光。雖然中共外交部沒有公開否認,但已引起華盛頓不快。中共不顧美國與國際社會對伊朗的制裁,深化與伊朗合作,對區域安全會造成哪些影響?

「兩個古老的亞洲文明,在貿易、經濟、政治、文化和安全等領域有相似前景,也享有許多雙邊與多邊共同利益,視對方為戰略合作夥伴。」這是《紐約時報》與英國廣播公司取得中國與伊朗秘密洽簽合作協定的文件草稿,內容一開頭就這麼寫著。

紐約時報》引述了解協議內容的不具名人士報導,中國投資伊朗的金額將在二十五年內達到四千億美元,兩國合作範圍涵蓋經濟、基礎設施建設、能源與軍事合作。一名伊朗官員和一名石油商則指出,作為交換,中國將在未來二十五年以低廉價格獲得伊朗的石油供應。

這對飽受美國制裁、經濟受創嚴重的伊朗來說,和中國的合作可說是找到一線生機。

中國一但與伊朗簽署「全面經濟與安全合作夥伴關係協定」,北京形同又一次挑戰華盛頓底線。而美國緊盯中國與伊朗的貿易往來,已經讓中國企業吃了不少苦頭。包括美國對中國通信設備公司中興祭出高額罰款與監管;華為財務長孟晚舟至今仍困在加拿大,面對可能被引渡至美國受審的危險等,都是因為中方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出口禁令,將含有美國科技與技術的產品賣給伊朗。

這一次,當美國正推動聯合國安理會延長對伊朗的武器禁運之際,傳出中國與伊朗正密謀簽署全面性的合作協定,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本周三的記者會上就指出,中國和伊朗在密謀深化合作,更凸顯聯合國對伊朗武器禁運令必須延長的重要性與急迫性。

他更把醜話說在前頭:「我要說的是,美國對與伊朗有業務往來的任何國家或企業都採取一系列制裁措施。美國的制裁很清楚地擺在那,任何盟邦或國家的企業只要違反美國對伊朗禁令,我們都會堅決實施制裁。當然,如果伊朗和中國之間有往來,我們肯定也會這麼做。」

聯合國對伊朗的武器禁令將於今年10月18日到期,美國正推動延長這項禁令。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聯社)

中國雪中送炭伊朗?華春瑩:美國沒資格說三道四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周五的例行記者會上也強硬抨擊美國無視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定(JCPOA),並譴責美國背信棄諾、出爾反爾,沒資格指責中國推動和其他國家的合作。

她說,「中方在不違反安理會決議等國際義務的前提下,同任何國家開展正常軍貿合作,均無可指責,美國沒有資格對中方說三道四。」

去年九月,中國與伊朗這項長期投資協定首次浮出台面時,中共外交部另一名發言人趙立堅當時否認了相關報導;這一次,華春瑩的說法形同間接證實,伊朗和中國正洽簽長期合作協定。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美聯社)

中國欲在波斯灣立足區域國家神經緊繃

曾任外交官、目前是伊朗多家報刊外交政策專欄作家的馬勒西(Fereydoun Majlesi)告訴《紐約時報》,對伊朗來說,伊朗的每條路都被堵死了,在美國制裁解除之前,和中國合作是唯一生路,「這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伊朗內部也有反對聲音。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今年六月下旬就批評,現任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是把伊朗出賣給中國,這是可疑的秘密交易,伊朗人民永遠不會同意。

中國與什葉派為首的伊朗要深化合作,就形同得罪中東地區遜尼派的其它國家,如沙特阿拉伯。

對區域國家來說,中國借與伊朗長期合作符合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目標,也在波斯灣地區找到立足之地,但對中國戰略意圖的擔憂也隨之而來。和中國爆發邊境爭端的印度,就緊盯這個消息。

伊朗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今年六月下旬就批評現任總統魯哈尼是把伊朗出賣給中國(美聯社資料圖)

人在新德里的印度前駐美大使薩爾納(Navrej Sarna)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荷姆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是連接波斯灣與阿曼灣的重要隘口,是區域各國重要的經濟通道。印度在2016年投資位於阿曼灣的恰巴哈爾(Chabahar)港,這是印度連結中亞的重要出口港。對印度來說,現在報導都提到,中國勢力可能進入荷姆茲海峽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參與港口基建,不只是印度,區域安全與大國勢力範圍的分配都會改變。

薩爾納說,「中國要投資阿巴斯港,這是伊朗在荷姆茲海峽的重要出海港口,一旦中國真的控制阿巴斯港,再加上中國已經在巴基斯坦的瓜塔爾港以及北非的吉布地有基地,中國都可以把這些港口用來做海外的軍事基地。」

從中東到北非,中國的「一帶一路」順著國際情勢轉變,又可能找到了中國擴張全球影響力的施力點。

曾在華盛頓工作的薩爾納對美國外交政策的轉變有深刻觀察,他指出,伊朗核協定簽署後,伊朗本來寄望藉由制裁鬆綁轉向西方陣營,減少對中國的依賴。然而,美國政府在伊朗政策上的轉變,讓飽受經濟制裁的伊朗沒得選擇,只能再次尋求中國支持。

他說,對印度而言有一個更深層的擔憂,中國一旦在伊朗的影響力擴大,伊朗和長期以來深受中國支持的另一個遜尼派國家巴基斯坦的關係可能藉由中國當和事佬得到修補。這對一向與巴基斯坦關係不佳的印度來說,會是一個有危險的轉變。

荷姆茲海峽這條通道對美國具有至關重要的戰略意義,美國海軍第五艦隊的總部就在波斯灣的巴林。

2016年1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赴伊朗進行國是訪問後,兩國關係就升級成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伊朗是世界最大的產油國之一,美國總統川普退出伊朗核協定、實施制裁後,德黑蘭的最大收入來源斷炊,經濟深陷困境。而中國百分之七十五的石油靠進口,是世界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去年日進口量超過一千萬桶。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曾引述中國石油企業協會的報告披露,2018年,中國原油進口來源第一是俄羅斯,其次為沙烏地阿拉伯與安哥拉,伊朗也是中國原油進口的來源國之一,但占比不高。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1/1479479.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