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揭秘:成都美領館大使夫人的「貴婦生活」

莊祖宜,出生於台灣,台灣師大英語系畢業,然後留學美國,先在哥倫比亞大學念了2年人類學碩士,之後又攻讀6年人類學博士,所有的資格考都過了,這時她已然成為了博士候選人,但就在準備畢業論文的那一年,劇情突變。

如果這樣的表現與標準夫人形象相違背,它反映的倒不是什麼叛逆、小氣或欠家教,而是她身處美國國務院體系下,不富不貴的實況。

莊祖宜,出生於台灣,台灣師大英語系畢業,然後留學美國,先在哥倫比亞大學念了2年人類學碩士,之後又攻讀6年人類學博士,所有的資格考都過了,這時她已然成為了博士候選人,但就在準備畢業論文的那一年,劇情突變。

她選的研究方向是ABC美籍華人回流,因為非主流,結果寫了又改,改了又刪,怎麼寫都不對。論文讓她寫得背痛、眼痛、肚子痛,還讓她很頭痛,做夢都會夢到腦子裡長腫瘤。最後她意外發現,洗菜、切菜、淘米、醃肉這樣熟能生巧的動作,比任何一種活動都能安撫她的焦慮。一路下來做研究沒什麼進展,在洗手做羹湯舒緩心情的過程中,她的廚藝倒是精進不少。

2006年8月,莊祖宜隨著新婚不久的老公Jim Mullinax搬到波士頓,發現了傳說中的劍橋廚藝學校。30歲的她,在頓悟了自己的人生志趣所在之後果斷放棄讀博,轉投廚房,學習法式料理的專業烹飪課程。

2017年7月,因Jim Mullinax升任美國駐成都總領事,他們要在這裡住上3年。莊祖宜的母親是成都人,外公是重慶萬縣人,川菜在莊祖宜的味蕾里留下了深深印記,所以過去她一直希望老公能夠被派駐成都。

「我是美國駐成都總領事,中文名叫林傑偉。」自稱「四川女婿」的Jim Mullinax能講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林傑偉說他第一次到成都試吃花椒,感覺嘴巴都是麻麻的,到現在吃多少花椒完全沒問題,而且絲毫不怕辣。朋友開玩笑說,莊祖宜把老公也「煉」成了「麻辣味」!

當美國駐成都總領事夫人,並不是人們想像中的高大上「官太太」,莊祖宜為此專門寫了一篇文章《我不是官太太》,敘述其中的酸甜苦辣:

每次聽到有人叫我「夫人」,我都感覺好像在扮家家,趕緊提醒自己腰杆要打直,眉眼嘴角整理成宋美齡那樣和藹又貴氣逼人的弧度,輕輕地和對方點頭握手道好。然而這樣的矜持通常維持不了太久,因為只要一用餐我就原型畢露,忍不住多夾幾塊特別好吃的菜,又一邊對菜色品頭論足,一邊慷慨激昂的參與席間話題,也偶爾以插科打諢的方式搶救冷場。日常消費我從來不用也買不起名牌,而且慣性覺得東西買得便宜比買得貴更值得炫耀。如果這樣的表現與標準夫人形象相違背,它反應的倒不是什麼叛逆、小氣或欠家教,而是我身處美國國務院體系下,不富不貴的實況。

莊祖宜講,有一回他們全家出國旅遊,在機場過海關時遇見驚人的冗長隊伍,他們一人抱著一個疲倦哭鬧的孩子(述海述亞),排隊半小時仍被遠遠甩在後頭。這應該是一個利用特權的機會!於是莊祖宜向老公提議:「不如拿我們的外交護照走禮遇通道吧!」不料Jim很嚴肅的搖頭訓斥她:「這次出行跟公務毫無關係,怎麼可以濫用特權!」

Jim的廉潔奉公非此一端。平日參與社交活動,如果收到禮品,而這些禮品明顯是貴重物品的話,他不是當場婉拒就是暗地退還,而即使是帶回家的東西,只要價值超過美金二十元都必須充公;他的公家派車,莊祖宜只有在陪他參加活動時可以乘坐,一旦他下了車莊祖宜就無權留下來,更別說買菜接小孩什麼的了。

這其實不是莊祖宜特意夸老公品格高尚,而是美國官僚系統有著嚴格的倫理規範和懲處調查,其規定之詳細,令人舌撟不下。比如,美國國務院有規定,大使級別官員只有出任和離任時可以搭乘商務艙,而其他時間無論層級,只要單趟飛行時數低於14小時一律限乘經濟艙。大使出行時配有安全隨扈,但不可能要求他們提重物,因為那不是隨扈的工作,更別說讓助理去送乾洗、買咖啡什麼的,那都屬於濫用職權。而一旦被查到濫用職權、逃漏稅或不按法令規定給私家雇員(如保姆阿姨)支付加班費等等失誤,小則影響升遷,大則革職。

如此嚴格的規定讓美國外交人員的配偶成為處境最尷尬的一群,她們既要承擔外界對「夫人」的華麗想像與期盼,又沒有任何權限和補助。而美國的外交經費原本就不高,川普總統上任後又大幅刪減國務院預算,以至使館和領館的社交經費極其有限。Jim夫婦居然沒有能力像其他國家的使領館或本地官員一樣在酒店或餐廳宴請賓客,只能在幸而寬敞的住所里自立自強,於是莊祖宜就辦出了一場人均22.5元的「宴會」。(加引號的原因是,我雖然是個窮人,也覺得這麼點錢最多能在街頭擼點串,實在談不上宴會的)

那是一場接待二十八位中外貴賓的自助晚宴,當時年度經費已差不多用完,莊祖宜和廚師絞盡腦汁,決定以精巧手工彌補高檔食材的從缺,儘量讓肉類海鮮和中西小點面面俱到,既節約又不輸排場。人仰馬翻忙了兩個整天,最後結算不包括酒水總共花了630元,人均22.5元,莊祖宜慨嘆:「算是用血汗贊助美國政府吧!」

其實「贊助」的血汗絕不這麼一點。領館內的活動,比如那些下午茶匯報和節慶聚會等等,都是沒有經費的,身為領事配偶的莊祖宜只能親自掏腰包籌辦。結果她那些微薄的稿費和街頭演出的打賞(她是成都持證上崗的街頭藝人),差不多就都這樣用掉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游文途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6/1481538.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