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中共病毒傳播或與社交距離無關 意小島是例證

「保持社交距離」被很多國家視為遏制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等)傳播的重要手段之一。不過,一個義大利小島似乎在對這一措施提出挑戰。

圖為義大利吉廖島

「保持社交距離」被很多國家視為遏制中共病毒(又稱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等)傳播的重要手段之一。不過,一個義大利小島似乎在對這一措施提出挑戰。

美聯社報導,迄今吉廖島上800名左右的居民沒有一個人表現出染疫症狀。而他們的生活環境看上去為中共病毒野火般大肆傳播提供了便利條件。

眾所周知,吉廖島上密集的房屋背靠一個堡壘的殘垣斷壁而建。人們在島上的社交活動往往局限在港口附近陡峭的小巷中,或山坡城堡附近窄街的花崗岩台階上。

阿曼多·希亞菲諾(Armando Schiaffino)博士在島上行醫有40年左右。作為島上唯一的醫生,他一直擔心疫情會在當地爆發。

他在港口附近的辦公室接受採訪時說:「每次普通兒童疾病,如猩紅熱、麻疹或水痘爆發時,幾乎數日便可蔓延至全島。」

米蘭大學(University of Milan)乳腺癌研究人員保拉·穆蒂(Paola Muti)是流行病學教授,她決定找出島上未爆發中共病毒疫情的原因。

「希亞菲諾博士來找我,跟我說,『嘿,看,保拉,這太不可思議了。在此次大流行中,有那麼多病例到了島上,當地卻無人生病。」穆蒂說,正好自己身在此地,她決定借著這個機會做一下研究。

島上無社交疏離疫情未出現

在義大利全面封鎖時,穆蒂被困島上。讓她倍感困惑的是,島上許多居民與遊客有過密切接觸。

吉廖島上第一起已知病例是一名60多歲男子。他於2月18日抵達,與義大利北部出現第一例「本土病例」幾天之隔。穆蒂說,這名男子來到吉廖島參加親戚的葬禮,期間一直在咳嗽

按照專業人士的說法,當有人咳嗽、打噴嚏或說話時,病毒將通過飛沫傳播。這名男子於同日乘渡輪返回 大陸,三周後在醫院死去。

洛倫佐·帕索提(Lorenzo Pasquotti)牧師和50名送葬者為死者主持了禮拜。他回憶說:「葬禮結束後,人們要問候、擁抱和親吻,這是習俗。遊行隊伍來到墓地時,還要做『有更多的擁抱和親吻』。」

3月5日,在宣布全國封鎖之前四天,又有三名歐洲大陸客來到島上。其中一名德國人來自義大利北部,這是歐洲爆發的最初震央。他來吉廖島上會老朋友,期間數日他們還一起去過餐館。一周後,這名訪客咳嗽得很厲害,並在島上接受了檢查,結果是陽性。之後,他在島上一所房子裡自我隔離。

還有其他一些已知案例,包括一名在澳大利亞居住了兩年的島民。他於封鎖期間的3月中旬回到吉廖島看望父母。回島上三天後,他開始發燒,檢查後呈陽性。他在父母的家中自我隔離。

6月初解封以來,來自義大利各地的遊客紛紛前來島上。然而,吉廖島始終未出現本地案件。

當地衛生部門曾經向島上居民提供抗體測試,以此判斷有無其他人染疫。在800名左右的常住戶中,有723人自願參加測試。

「我們都想測試,好放下心來。」西蒙娜·馬達羅(Simone Madaro)說,這同時也在幫助科學研究。

穆蒂說,在接受測試的島民中,只有一人被發現有抗體,這是島上一位老人,他曾與德國遊客乘坐同一渡輪航來到島上。

為什麼中共病毒似乎沒有對該島上的居民不感興趣呢?是受到感染但未出現症狀?是基因所致?是運氣好還是另有原因?準備在本月離開該島的穆蒂尚未得出任何結論。

吉廖島是義大利最小的市鎮,屬格羅塞托省(Province of Grosseto)。坐落於第勒尼安海(Tyrrhenian Sea),是托斯卡納(Tuscany)離岸島嶼。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言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8/1482111.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