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安徽蓄洪區損失慘重怎麼辦?

作者:
上周開始,安徽省為了「上保河南下保江蘇」,境內多個蓄洪區開始蓄洪,家家戶戶損失慘重。社群網路流傳由安徽人拍攝的視頻,痛訴自己已一無所有。安徽人的損失應該由誰來補償呢?

蓄洪區安徽部分地區被淹(視頻截圖)

上周開始,安徽省為了「上保河南下保江蘇」,境內多個蓄洪區開始蓄洪,家家戶戶損失慘重。社群網路流傳由安徽人拍攝的視頻,痛訴自己已一無所有。安徽人的損失應該由誰來補償呢?

中國今年長江的洪水滔天,水庫泄洪加劇了災情。安徽省「舍小家為大家」,為保下游大城市開啟蓄洪,多地持續泡在水中。由於水庫無預警泄洪,這些被捨棄的小家,包括農民及當地的店家只能自救。

社群網路上流傳當地居民拍攝的影片,拍攝者站在淹水的田間,水稻田已經是汪洋一片。視頻:「對於我們農民來說,種這三百畝田的水稻,真是傾其所有,承包費、種子費、農藥費、他就這樣被淹在水裡。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安徽一名農民表示,洪水淹沒了他種植的三百畝稻田。(視頻截圖)

也有人在視頻中激動表示,為了保住大城市,安徽人犧牲太多,此次澇災後,恐怕連生計都出了問題。視頻:「為了上保河南下保江蘇,我們安徽人付出太多了,災情過後如果有安徽人走到你家門口要飯,就請你給他一口吃的吧!」

根據其它媒體報導,政府無預警泄洪,當地居民來不及撤離物資,損失慘重。更有視頻流傳,安徽省含山縣運漕鎮的居民連夜撤離,71歲的老先生騎三輪車載著93歲老母親,除此之外並無其它家當,影片令人鼻酸。網友質疑,為何不事先規劃好安置村民的地方?政府救助金和物資去哪了?

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之子黃觀鴻說,安徽省成為「保河南下保江蘇」的犧牲品,是因為南京已超過警戒水位十多天,十分危險,"為了防止大城市淹水,就從巢湖邊上故意開口,去淹老百姓了。"

正在舉辦講座的黃觀鴻教授(禁聞網)

雖然從各地水文網都能查到天氣預報、入庫流量、水位等資訊,但目前並沒有明確規範泄洪預警。2016年河北省邢台水庫泄洪,當地政府未能及時通知居民,造成一百多人死亡的悲劇。對此,黃觀鴻也直言,無法要求中共遵循法治,即使有法規,中共政府也不會遵守。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指出,水庫的經濟效益與防洪本身就是矛盾,發電與防洪無法兼顧,且中共當局已經表示水庫大壩的安全是第一考量,當地農民生計、救災需求,並非政府首要擔憂。

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洪法》第三十二條規定,對居住在經常使用的蓄滯洪區的居民,要有計劃地組織外遷,並採取其他必要的安全保護措施。因蓄滯洪區而直接受益的地區和單位,應當對蓄滯洪區承擔國家規定的補償、救助義務。

中國媒體呼籲,需制定更完善的防洪法規。目前為止,中國並未針對上游開閘管理部門和下游水務部門明確制定歸責機制,導致追責困難重重。各城市防止內澇立法方面,在防洪法中僅有原則性和指導性的條文,其餘多為政策性指導和行政法規、部門規章,也缺乏強制性防止城市內澇的法律。

王維洛也表示,中國政府內部缺乏檢討聲浪,即便澇災是時常發生的問題,但在體制內並無人願意改革,因此問題只能不斷重複。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9/1482580.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