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世界變局發生 張曉明盤算落空

—世界不安 何來國安港安

作者:
如今,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只是極權政府的合法性外衣,已千瘡百孔,真正威脅自由世界的是中共企圖永續執政而對社會進行全面控制的野心,以及這種控制所需要的黑箱操作給世界帶來的巨大不確定性。

港版國安法頒布之際,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記者會上喜形於色地說:「我認為這部法律確實可以扭轉乾坤,產生變局效果。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一法可安香江』。」不到一個月,變局果然發生,不是香江安,而是中國陷入巨大不安;乾坤開始扭轉,是朝著港澳辦及中共核心領導層預期的反面急速而去,中美關係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惡化。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FBI局長瑞伊、司法部長巴爾、國務卿蓬佩奧相繼演講,拉開了全美乃至全世界圍攻中共的歷史帷幕。文攻之外,還有武攻,美國突然決定關閉中國駐侯斯頓領事館,執法人員破門而入,撤下中國國徽、國旗、門牌。這一切恐怕都是中共當初制訂港版國安法時沒有預想到的後果。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滿懷委屈地說:「中國的政治制度高度內斂,沒有對外做任何輸出。為什麼社會主義中國就應是美國糾集一些盟友的討伐對象呢?發動遏制中國的道義何在?」用「具有劃時代意義」的習近平外交思想來辯解,就是全世界都應該「尊重文明多樣性,不能唯我獨尊、貶低其他文明和民族。」

中國無內政只有家法

全球向中共發難,根子來自中國內政之惡。中共強調新疆和香港問題屬於中國內政,不容外國勢力干涉,問題是:中國有內政嗎?政治是眾人之事,中國民眾卻無選票參政,無平台問政,諍言議政者被禁(如最近被開除公職的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被刑拘的紅二代企業家任志強等)。港版國安法在公布之前,港人無權過問,甚至連特首都沒有見過法例原文,所謂內政只是中共執行其家法的活動,被胡錫進準確地概括為「高度內斂」。一個向國民如此施惡的政權,又如何能善待世界?一個對本民族唯我獨尊的執政黨,卻告誡其他民族不要唯我獨尊,這是何等滑稽!

蓬佩奧指出:「中共政權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習近平總書記是一個破產的極權主義意識形態的真正信仰者。」奧布萊恩亦說:「習近平對意識形態管控的野心不僅限於本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宣稱的目標是建立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並任由中國共產黨來重塑整個世界。」這些話值得深究,既然是破產了的意識形態,又如何能重塑世界?

實際上,改革開放後,中共意識形態中的原教旨激進思想已大為褪色,馬列主義的教條已喪失了對中國社會發展的解釋力和推動力。中國經濟飛速發展,但政治上一黨獨裁、不容異己的極權主義本質並未改變。這種極權主義不再能在價值觀上提出什麼新的肯定性指引,而只能以維護舊政權穩定為唯一前提作出種種否定性禁令(比如所謂「七不講」),與其說它想重塑世界,不如說它要瓦解整個與其相異、相剋的外部世界。

如今,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只是極權政府的合法性外衣,已千瘡百孔,真正威脅自由世界的是中共企圖永續執政而對社會進行全面控制的野心,以及這種控制所需要的黑箱操作給世界帶來的巨大不確定性。蓬佩奧引述50多年前尼克遜總統的話警告全球:「除非中國改變,世界不會安全。」世界不安,張曉明和某些港人以為港版國安法能「一法安邦安港」,只是一廂情願。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01/1484043.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