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山東合村並居噩夢後續:聊城強拆五千戶 程序不合法

遭強拆後的山東聊城莘縣村莊(村民提供)

雖然中國中央政府一再發出保護農民土地與權益的聲音,但據本台了解,山東聊城市莘縣的強拆工作,七月以來仍在進行,且牽扯到五千七百多戶農民,協助農民打官司的律師也被縣政府投訴。強拆逼遷是如何進行的?下面是本台記者唐家婕從律師和拆遷戶那裡了解到的情況。

"合村並居"政策惹議中央下令"八不准"

今年以來,山東"合村並居"政策引發巨大民怨。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於6月27日出面喊"暫停"。7月31日,中共中央自然資源部、農業農村部也聯合下達新《通知》,規定不准強占農村耕地建房、不准巧立名目買賣出售農地等「八不准」規定。

莘縣強拆繼續五千多戶農民失去家園

中央及省政府官員大喊不能把「民心工程」搞成「民怨工程」的同時,地方的強拆工作卻持續進行。

據本台了解,今年六月以來,山東聊城市莘縣的十九個村子超過五千七百戶農民,被當地政府以開發"高鐵新城"為名,要求籤字拆遷

根據官方文件,"高鐵新城"是2020年莘縣政府重大招商引資項目,投入金額超過三百六十億元。今年六月底莘縣的一分官宣中寫道,項目在"六月份完成招投標工作,七月份確保相關央企進場施工。高鐵新城項目時間緊迫,任務繁重。"

官宣把高鐵新城形容是"時代賜予莘縣的良好機遇",呼籲群眾"舍小家為大家,識大體顧大局"。於是,涉及十九個村子的大規模拆遷就在六月快速展開,到七月底,屋舍、農耕地已經全剷平。

拆遷工作隊六月到莘縣村莊為拆遷「做工作」(村民提供)

程序不合法律師協助反遭投訴

在六月才接到數十位村民委託的律師團成員之一李剛卻發現,縣政府快速拆遷的過程完全不合法。

李剛:"我們一查,沒有手續。若要拆房子征地,必須有省政府、國務院的批准,它(莘縣)沒有,在不管合法不合法的狀態下,就把農民房子都拆了、承包地上的農作物也被毀了。"

按照中國《土地管理法》,地方政府要徵收農民土地,需拿出省政府、國務院的批准公文,確認土地已由集體土地轉換為國有土地。但莘縣政府卻在沒有先走征地程序的情況下,直接派"工作隊"進入村莊,以威逼利誘手段讓村民簽署"自願拆遷協議"。

律師團擔憂,地方政府最後可能連征地的程序都不走了,而是利用"合村並居"政策作為擋箭牌,反稱是老百姓自願拆遷上樓的行為。

"合村並居"是《山東省鄉村振興戰略規劃》中的一個項目,目標在2020年前拆遷全省兩成村子,解決農村土地浪費嚴重等問題。

李剛律師說,縣政府若利用合村並居這條路,就不需要走征地審批程序。

"我做了十幾年(拆遷律師),這次特別過分。(受影響)戶數特別多、面積特別大、手段也非常殘暴,不是一個簡單的違法問題,已經危害了法治秩序。"

但是,李剛及其他律師因為協助村民訴訟,在七月底收到一封來自中國司法部的投訴信件,投訴人是莘縣政府,反投訴李剛等律師們"虛假宣傳"。

受訪的律師皆表示,被縣政府投訴不會影響他們的工作。目前仍有至少30戶未簽署拆遷協議、但家園已被強拆的農民們,準備對縣政府提出訴訟。

村民代理律師七月底反被莘縣政府投訴(律師提供)

對話拆遷戶:強拆逼遷是如何進行的?

以下是因為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全名的拆遷戶王女士談論自己家遭強拆的過程:

記者:你提到家裡兩棟房子在七月初被拆,是什麼樣的情況?

王女士:我們家沒有簽訂任何協議,也沒有拿到任何補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強拆的。在強拆發生前,給我們斷水、斷電、斷天然氣,我們沒有辦法正常生活,離開了家,到外面投靠親戚,或有人租房子住,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家(被拆了)。五月初看到信息。我們家房子七月就被拆掉了。

記者:在這個過程中,有沒有人來找過你們簽協議?為什麼不願意簽呢?

王女士:有,有人來找過,但是我們不同意,我們要求他們出示正式的征地公告,他們沒辦法出示,我們就不同意拆遷。(拆遷工作隊)說是為了建設高鐵新城,但是我們到省政府信息公開辦公室去申請信息公開,給我們的答覆是沒有這個項目。

記者:短短一兩個月間,多數居民還是都簽署拆遷協議了,為什麼?

王女士:當時"工作隊"進入我們村開始"做工作"的時候,村裡的人80%都是反對的。但他們會用各種辦法,在村廣播大喇叭上喊你、威脅你,不簽字的話,就會斷水斷電。還會用恐嚇的話,如果你不簽,你的孩子將無法考學、升學、上重點學校,無法考公務員。

再來就是中國人就是比較傳統的,如果親戚朋友在政府單位工作,或是教師、大夫、護士之類拿國家工資的,他就會讓你的親戚天天來你家"做工作"。有一部分人是這樣被簽的,還有一部分是被打的。

記者:被打?

王女士:工作隊在我們村,每天到了傍晚就在村廣播裡喊。有的村民不太樂意,尤其在高考前幾天,村廣播搞得特別晚。有村民到那去說一句話,說政府文件都下來了,不能強迫老百姓住上樓、不能再拆遷了。就挨了一頓打。

記者:挨誰打呢?村幹部?

王女士:工作隊、拆遷工作組,不是我們村的人。

記者:這個背景聲音就是村民發來的村喇叭廣播的聲音。王女士,請你跟我們解釋一下村廣播通常說些什麼?

王女士:我當時在村廣播喇叭里就是被點名被罵的,說這裡是你的娘家,你在這妖言禍眾、上竄下跳、現在不是不逮你、不是不抓你、也不是抓不到你,抓你的法網,早就張開了,隨時都可以收網。你的材料已經一大籮了,現在正在整理你的材料,馬上就對你進行抓捕。

記者:後來還真的對你進行"抓捕"?

王女士:對,我6月28日上午和律師簽協議,晚上就被抓到派出所。說我涉嫌尋釁滋事和聚眾鬧事。

記者:被抓到派出所去?他們對你做了什麼?你不害怕嗎?

王女士:一開始進去是有點害怕的,但想到派出所應該不會無緣無故打人吧。我是當天晚上十點多被抓進去的,就把我放在那裡,也沒有人對我說什麼。我就只是個普通的農民,我又沒有違法犯罪,想想我就不害怕了。(笑)24小時之後才讓我出來的。

記者:那現在全拆光了,幾千口人現在都安頓在哪裡?政府有承諾給補助或新房嗎?

王女士:一部分租房子,一部分在親戚朋友家。如果你簽協議,每個人每個月有400塊的租賃費補助。

記者:沒有簽協議的就沒補助?

王女士:對。

記者:政府有承諾會蓋樓房?

王女士:有承諾,但只是承諾,說兩年到三年,把房子給蓋起來。但我們沒有看到有任何地點、在哪裡建房子、動工。

記者:現在剩下你們幾十戶沒有簽拆遷協議,你打算繼續走法律程序?

王女士:對,因為我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現在我們十九個村莊,有一部分人是在維權的,每個村都有。

記者:你有沒有想過牽扯到上千戶、上萬人的爭議拆遷事件,怎麼都沒被中國媒體曝光呢?

王女士:我們也聯繫過好多媒體,哎呀,應該是有壓力吧,都沒有人對這個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敢報導還是怎麼樣?我在微博上已經被禁言了,我都是如實發的。但我往外發、還是給別人評論,都發不出去了。(笑)我發微信朋友圈、視頻號、好多都被刪掉!我就不懈地再發!再發!偶爾會發出去一條。

記者:謝謝你為我們介紹這些情況。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4/148888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