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程曉農:在美國告別微信?與核武有關

作者:
當中共實行了對美核威脅的上述三項軍事行動之後,兩國就不再是和平發展之下的合作關係,而是進入了冷戰升級程序。冷戰狀態下,敵對雙方之間,市場規則不再是和平時期的主要行為規則;取而代之的是冷戰規則,即全方位對抗,它主要包括四個核心領域,最重要的是軍事對抗,其次是諜報對抗,再次是經濟對抗和政治對抗。其中的諜報對抗包括高科技領域裡雙方在網絡戰、資訊戰(電子對抗)、軟體應用中的諜報功能防範等等,而管控微信就屬於防範軟體應用中的諜報功能。

8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發布禁令宣布,即將禁止美國公司和個人與騰訊發生與微信業務相關的交易。此後各國媒體多有討論,全球華人更為關心。微信今年以來已先後在俄國印度遭封殺,美國的禁令比這兩個國家的封殺措施溫和得多。若從中美冷戰爆發後兩國的諜報對抗角度來理解美國對微信的交易禁令,或許會看到一幅更寬、更完整的圖景。在今後一段時間內,微信的通訊功能在美國仍然有效;至於微信的美國用戶今後能否長期使用這個通訊工具,這個「球」其實是在北京當局的手裡。

一、微信的美國危機

早在今年的4月29日,美國國務院推出了「5G乾淨路徑(Clean Path)」計劃,要求所有與美國外交機構相關的網路訊息往來,都要經過可信賴的5G電信設備,並點名不可信賴的供應商華為與中興。8月5日美國國務卿龐培歐舉行記者會宣布,進一步推出「乾淨網路(Clean Network)」計劃,以保護美國公民的隱私與美國公司的敏感訊息,免受中共等惡意行為者的侵擾。這個「乾淨網路計劃」涉及在美國提供國際電信服務的營運商、手機商店、應用程式(APP)提供者、雲端儲存服務商和傳輸網際網路信號的跨國海底光纖電纜的營運。

然後,8月6日白宮發布了兩份行政命令,針對抖音和微信這兩家中國網際網路公司下達了禁令。兩份禁令的內容相似,規定45天之後,即9月21日起,禁止美國公司和個人與抖音進行任何交易,也禁止美國公司和個人與騰訊發生與微信業務相關的任何交易。但是,究竟什麼樣的商務活動算是禁令中的交易,負責制定具體清單的美國商務部要到9月20日才可能公布其細節。

微信是中國的騰訊公司開發的手機通訊應用程式,原來在中國國內使用,後來其服務擴展到全球的大部分地方,成了海外華人與國內親友通訊聯絡的主要工具。由於它在海外的免費和多功能服務(簡訊、文字及圖片貼、音頻、視頻、支付等),深受用戶歡迎。如今微信在美國上了黑名單,對已經養成依賴微信習慣的美國華人來說,確實是個噩耗。許多人在智能化手機的時代已不再使用電腦或iPad,他們可能也不看當地的電視,但一定要上網,而上網的主要工具就是手機;手機下載的各種應用程式(APP)當中,他們用得最多的就是微信,不單是人際交往依賴微信通訊,連新聞來源也依賴微信群里的信息傳播。

據數據分析公司Apptopia的統計,最近3個月每天美國境內活躍的微信用戶數多達1900萬,包括居住美國的華人、短期赴美的中國人以及與中國有業務往來的美國人。微信面臨美國危機之後,一時間,關於微信即將在美國停止運行的傳言此起彼伏,微信群里各種說明和「對策」流傳不斷。

二、中美冷戰斷送了微信的美國前景

微信之所以會被管控,並非商業糾紛,也不是單純的美中經濟摩擦,而是與中美冷戰的爆發直接關聯。6月3日我在SBS的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中美新冷戰正式開始了嗎?》,初步說明了中美冷戰爆發的原因。從6月3日到現在,才過去兩個多月,美國對中共已經採取了一系列制裁措施,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關閉中國駐美國休斯頓領事館。這些措施讓世界各國看得眼花繚亂,許多人不由得產生了一個疑問,川普總統為什麼這麼做?

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中共今年上半年採取的三項重大軍事行動展現出其軍隊對美國國家安全的現實威脅能力和意願,迫使美國不得不在中共的挑釁面前全面調整對華政策,採取各領域的自衛行動。這三項重大軍事行動的第一項是今年1月底中共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在中途島海域演習的對美「亮劍」行動(請參見今年4月10日我在SBS發表的文章《中美對陣中途島》);第二項是中共宣布正式占領南海公海海域,把這幾百平方公里的海區建成了對美發射遠程核飛彈核潛艇之「安全屋」(參見中國外宣官媒《多維新聞網》3月4日的報導,《解碼中國戰略核潛艇南海「堡壘海區」,中美水下較量無聲》);第三項是6月底中共宣布對美太空戰部署完畢,可以對美國全境實現核飛彈的精準打擊(參見《多維新聞網》6月29日的報導,《中國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前世今生》)。

由於中共的戰略核潛艇在南海建成了「堡壘海區」,使美軍無法再有效監控中共戰略核潛艇的行動;而中共的核潛艇從這裡出發,穿越巴士海峽,可以高度隱蔽地接近美國西海岸,從那裡發起核攻擊。俄羅斯衛星通訊社7月10日報導,美國中情局前副局長約翰‧麥克勞克林(John McLaughlin)說:「美方最恨的並非是華為公司,而是大陸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我的理解是,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對美國的最大威脅是,它為中共戰略核潛艇可能發射的核飛彈裝上了「眼睛」,讓美國的每個角落都隨時面臨核威脅。對美國來說,中共的海基「二次核打擊能力」從紙老虎變成真老虎了,而且隨時可能出現在家門口,核戰風雲不再是紙面上的假設,而變成了隨時可能發生的現實。由於中共完成了對美核攻擊的技術準備,就直接點燃了對美冷戰。上述三項行動的組合相當於美蘇冷戰期間美國面臨的古巴飛彈危機。

當中共實行了對美核威脅的上述三項軍事行動之後,兩國就不再是和平發展之下的合作關係,而是進入了冷戰升級程序。冷戰狀態下,敵對雙方之間,市場規則不再是和平時期的主要行為規則;取而代之的是冷戰規則,即全方位對抗,它主要包括四個核心領域,最重要的是軍事對抗,其次是諜報對抗,再次是經濟對抗和政治對抗。其中的諜報對抗包括高科技領域裡雙方在網絡戰、資訊戰(電子對抗)、軟體應用中的諜報功能防範等等,而管控微信就屬於防範軟體應用中的諜報功能。

三、微信為何上了美國的黑名單?

美國最近宣布的「乾淨網路(Clean Network)」計劃,實際上就是為了清理網路間諜活動的空間。其中之所以涉及到跨國海底光纖電纜,是因為7年前中共就開始由總參三部(技術偵察部)的二局(美國局)通過跨國海底光纜,入侵美國軍方、政府和民間公司的大量資料庫。總參三部在2016年的軍隊體制改革中,與從事電子對抗(資訊戰)的總參四部合併成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網絡系統部。

一些關心時事的讀者或許還記得2013年被美國媒體熱報的中共總參三部二局下屬的61398部隊的故事。這支部隊駐在上海的浦東高橋,在總參三部內部被稱做「高橋陣地」。中國現有的7個大型國際海底光纜系統中,3個在長江口的崇明島東灘上岸,其管線再經長興島,跨越長江出海航道,從上海東北郊長江南岸的浦東高橋地區登陸,一直通往負責管理跨國光纜的中國電信公司設在浦東康橋的通信樞紐。61398部隊的營地位置就選在高橋的光纜登陸地點附近,這個地點可以方便該軍隊情報單位在跨國光纜未到達通信樞紐之前就直接切入光纖電纜,從而不露痕跡地長驅直入到美國的軍方、政府部門和企業的網站上。這個「高橋陣地」從2007年就開始從事大規模網路間諜活動了。

美國負責國內反間諜工作的聯邦調查局局長7月7日參加了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舉辦的一次視頻對話,主題為「與FBI局長對話:中共試圖影響美國機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多福·雷(Christopher Wray)發表了演講,全面闡述了中共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的侵害。克里斯多福·雷在演講中提到:2014年中共黑客從美國聯邦政府人事管理局盜取了2100多萬份人事記錄,盜竊這些數據,很明顯有助於他們嘗試把某些人確定為收集秘密情報的對象;中共正在利用各種社交媒體平台物色有機會接觸我們政府敏感信息的人,瞄準這些人以便偷竊信息。

聯邦調查局局長講話中提到的黑客,很可能就包括61398部隊;而他提到的社交媒體,當然包括抖音和微信。抖音在美國的活躍用戶已達到1億,它掌握了美國近半數社交媒體活躍使用者的個人資訊和音頻、視頻談話內容,可以被用作策反間諜之用。微信也同樣可能具有這方面的功能;此外,微信在美國的營運也按照中共的國內網管方針,經常封殺海外用戶的簡訊內容和帳號,這種做法等於建立了一個美國微信用戶的黑名單。

四、微信禁令「震撼彈」?

8月10日BBC刊登了一篇報導,題為《美國微信禁令:投入海外中國人群體的一顆「震撼彈」》。這篇報導沒有提到,事實上,美國禁止微信交易,是地球上的第三顆微信禁令「震撼彈」;最早受到衝擊的不是在美國的華人,而是在俄國的華人。很明顯,中共的友邦俄國對微信也有與美國相同的感受。俄國在今年5月封殺了微信,但中國政府既沒抗議,也沒聲討,相反卻悄悄地命令國內網站封殺了俄國的這枚「震撼彈」消息;7月印度也封了微信,而且要求騰訊關停了印度境內的伺服器,導致印度的微信用戶只能勉強收發文字消息;而白宮8月針對微信的禁令,禁止的是美國公司和個人與騰訊發生與微信業務相關的交易,而不是禁用微信,這一做法比俄國和印度的微信封殺令溫和得多。

微信問題在澳大利亞也引起過關注。在2019年1月28日的一篇題為《中國微信平台引起澳洲網絡安全專家的擔憂》的報導中,BBC指出,澳大利亞的安全專家警告說,北京可能通過微信影響澳大利亞聯邦選舉;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國際網絡政策研究室當時警告,澳大利亞有150萬微信用戶,他們可能受到錯誤信息、審查、宣傳的影響,因為微信是個受北京控制的社交平台。在這篇報導中BBC引用澳大利亞《世紀報》的報導說,專家們對此的看法存在分歧;而據澳洲媒體的消息,那時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通過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正同臉書谷歌推特溝通,制定對付惡意散布不實信息的辦法,但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沒有同微信的母公司騰訊溝通過。

白宮在關於微信的禁令中禁止的「與騰訊發生與微信業務相關的任何交易」,可能包括商對商、商對人這兩類。比如,如果騰訊不願意或不能在45天之內把在美國的微信業務切割成獨立的公司,找到美國的購買者並出售,那麼,9月21日起騰訊將無法再出售此項業務;而個人在美國使用微信完成人與人之間的金融交易(包括微信紅包、微信轉帳、微信支付、公眾號「打賞」等),屬於微信用戶與騰訊的交易往來,亦在被禁之列;此外,9月21日起如果在美國購買新手機,想下載微信應用軟體,同樣屬於用戶與騰訊的交易,會被禁止。但是,微信現有的美國用戶9月21日起如果繼續使用微信的通訊功能,白宮的禁令並未加以約束;也就是說,微信在一段時間內仍然可以繼續使用。

至於微信的北美用戶今後能否長期使用微信,這個「球」其實是在北京當局的手裡。儘管白宮對微信的交易禁令已發布5天,而騰訊若要出售微信的美國業務,45天的寬限期只剩40天了,時間非常緊,但到今天為止,騰訊並沒表示出「打包出售」美國的微信業務之意向。這意味著,北京似乎準備把騰訊在美國的通信服務也當作一張政治牌來打,就像它要求抖音就川普總統的TikTok禁令在美國起訴川普總統一樣。顯然,只要中南海有要求,抖音公司就必須乖乖地充當「反擊」美國的「白手套」,而騰訊公司現在似乎是這種「白手套」的「備胎」。

騰訊在全球各地都架設了伺服器,構成了分布式內容網絡(CDN),以支持微信的視頻通訊等功能。北京當局有可能要求騰訊在未來某個中南海高層選擇的時間點,關閉微信在美國境內架設的伺服器,倘若如此,微信就在美國被徹底封殺了。相對於美國華人對微信的使用問題,北京當局更關心的其實是中美對抗的手段運用,在這方面,騰訊的美國華人用戶只能聽憑中共約制。當然,美國也可能要求騰訊關閉在美國的微信伺服器,但目前美國行政當局並未提出此類要求。

不過,據《德國之聲中文網》8月10日報導,有IT業內人士指出,即便微信在美國境內的伺服器都被迫關停,美國微信用戶的使用體驗也不會「斷崖式下跌」到印度用戶的水平。因為美國網際網路與其他國家的接口數量及頻寬十分龐大,美國的微信用戶可以借道加拿大墨西哥的微信伺服器。

美國的微信禁令確實是一枚「震撼彈」,但它更像一顆「延時炸彈」,到底什麼時候被引爆,就看中美冷戰的升級速度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SB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5/1489471.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