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只有信用霸權沒有美元霸權——港幣的基礎是美國主權信用

作者:

美國對香港的制裁再升一級,美國海關通知,所有從香港產品進入美國,一概改成"中國製造",不再用"香港製造"的標識。新規定,從45天之後實施。就是說,大部分輸美的香港產品,以後都要寫中國製造了,不再是香港製造了。

香港特區政府對這個規定表達了強烈抗議。香港政府發言人說,"香港特別行政區在'一國兩制'下享有單獨關稅區的獨特地位,是根據國家《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並獲世貿等多邊組織認可,並非個別國家施予或可以撤銷。"

香港政府說的有冇道理?當然也有,但美國所更好的規定是限於香港賣到美國的產品,而不是說香港出口到別的國家的產品,所以香港政府對美國內部事務進行抗議,也就欠邏輯考慮。美國把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對待既沒有侵犯中國主權完整,也沒有干涉中國內政。中國如何管理香港是中國自己的事,美國如何對待香港出口到美國的產品是美國自己的事。美國對聯合國和世貿組織極度不滿,正在醞釀退出世貿,如果他退群,世貿的規定能不能管轄到美國?過去多年,中國也沒有遵守世貿的規定,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有15年的過渡期,然後要全面開放市場,但中國沒有遵守。所以,用世貿規則去約束美國,美國肯定不以為然。

川普是7月14日簽署總統令,取消了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原因很簡單,就是不再認為香港依然是出於一國國兩制地位。中國在香港推動的一系列措施,按照中方自己的說法,是二次回歸,所以香港已經等同於中國,現在外國把香港視同中國,難道不是中國大陸和香港政府的共同目標嗎?

當然,美國對香港政策的後續不會僅此而已。

比如對香港和中共11官員的制裁,會有很大的連鎖效應。最大的效應是,香港的銀行是否遵守美國的制裁令?滙豐和渣打據說已經承諾會遵守制裁令,那麼中銀呢?其它銀行呢?

我們先來沙盤推演中銀機構如果不遵守,會發生什麼問題?簡單而言,就是這些銀行可能失去美元交易和結算的資格。當今世界,全球八成以上的國際貿易和資本運作,都通過美元進行,沒有美元交易資格,等於是剝奪了銀行的國際業務。雖然這些業務不是盈利大部分,比如滙豐,主要盈利在亞太地區,但美元結算是它運行的基礎,如果沒有這個基礎,等於一棟樓沒有地基,上面的樓房再花俏、再先進,最終都會倒塌,根本無法長期存在。其它香港的大銀行都一樣,包括中銀、中國工商銀行等等都一樣。

這是香港銀行業面對的巨大問題。如果他們跟隨美國的制裁,同樣有問題,因為違反了"港版國安法"。國安法規定,任何人和機構,都不能受外國挑撥,傷害香港和中國。這些銀行,是勾結外國勢力呢?還是向外國勢力低頭?都違反了港版國安法。

所以,香港銀行業面對兩難了。

還有,香港投資公司呢?如果被制裁的這些人,購買了投資公司的基金,是不是要投資美國,如果投資美國,是不是違反了制裁令?香港的強基金,是不是有這些人的私人戶口,如果有,是不是不能投資美國,不能和銀行發生業務往來呢?

其實,有關制裁還有很多可以追究的細節。如果這個制裁,不止是美國呢?如果是五眼聯盟國呢?歐洲呢?黃奇帆說的丟掉幻想準備鬥爭有一點邏輯錯誤,他的意思是中國最近沒有在鬥爭嗎?還是現在叫妥協,以後才算鬥爭?他考慮過最壞的狀況和怎樣鬥爭了嗎?

所以,如果要認真追究起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還剩下多少呢?如果香港認真執行國安法,追究遵守美國制裁令的銀行,這些銀行就必須自己切斷和美元的資金聯繫。如果是這樣,也就不用美國來取消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了,港府和中國自己就可以輕鬆斷掉它了。然後去建立自己的體系。

針對美國制裁,林鄭月娥說除了美國動用核手段,否則不怕。她說的核子手段,就是美國切斷聯繫匯率,攻擊聯匯制度。現在,不用美國來動shouq了,特區政府可以自己去按下那個"核子手段"的按鈕了。

香港沒有中央銀行,香港也沒有主權國發鈔機制。香港的港幣,是以美元儲備為基礎的。也就是說,每一美元進入香港,香港就可以發行7.8元港幣。美元,對香港來說等於是黃金。你切斷美元,可以轉為用人民幣做儲備,來發行港幣,為什麼香港不這樣做,為什麼中國不這樣做呢?

現代的主權貨幣,基本都是主權信用貨幣。你拿著一塊錢港幣,意味著香港政府欠你一塊錢港幣的價值,這是一張紙質證明。香港用美元作為港幣發行儲備,簡單說,是相信美國的主權信用。不用人民幣來做儲備,就是不相信中國的主權信用。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我們說,很快中國和美國都會研發出新的疫苗香港人,不論黃絲和藍絲,到時候都可以自己選擇。我們假設美國的疫苗和中國大陸的疫苗都在香港進行注射,大家自己選擇,你會選哪個?這和中國大陸居民來香港購買奶粉,來香港打疫苗,其實是一個道理。那些親共的人士,那些親共的香港政府官員,平心而論,你相信他們會給自己的孩子吃大陸奶粉、和給孩子打大陸疫苗嗎。

這其實是一個信用問題,也是信任問題。金融市場、貨幣市場、資本市場,所有的基礎也都是信用和信任。既然香港政府選擇信任中國大陸的法律,選擇信任中國大陸的制度,那就同樣應該信任中國大陸的奶粉、疫苗和人民幣。徹底跟美元脫鉤。

所以,美國人掌握的不是美元霸權,而是信任霸權。實際上,現在國際秩序,現代國際關係的基礎,就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的美國體制。包括南海、台灣等等問題。

本月初,美國國防部長埃斯帕公開說,美軍已經做好了與中共軍隊"高烈度衝突"的準備,而且他說"要打就打贏"。同時他說,希望能夠去中國訪問。記得當時中共媒體諷刺他,說埃斯帕害怕了。《環球時報》就這麼說的。

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報導說,北京最近透過多個渠道,向美方展示友好姿態,而且還表明"永遠不會做首先開火的一方"。這個報導是英文的,我估計中文應該是"絕對不開第一槍"。北京試圖把局勢穩住,不能和美國繼續鬧下去。這位消息人士說,"下命令開火很容易,但無論中國或美國都難以控制那後果。"這個說法比較好聽,其實意思就是,你懂的。

這個後果,一方面是美中關係,雙方會在多大範圍用多大的烈度衝突,是局部還是全面的,是要消滅對方,還是抑制對方?這些都難以控制。

馬雲擁有的《南華早報》的報導還說,中共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魏鳳和同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8月6日通了電話。他們說什麼?雙方都沒有報導通話內容。以目前的局勢,大概就是,中方表達了"絕不打第一槍"的那些話。

中國當然也有各種應對方案,也在做與美國全面開戰的準備。這包括清理防空洞,擴大招兵,重新集結民兵。當然,最大的動作,應該是內部已經悄悄下令戰備了。

過去,我們可以經常看到一些有關的報導,說美國電腦推演,美國和中國海軍或者艦隊開戰,結果美國戰敗,幾艘航母被擊沉等等。很多大陸人士因此非常高興,認為美國必敗。

我想介紹一下美國的這種電腦兵棋推演。

因為這種兵棋推演,本身就是要找出己方的漏洞,包括部署和戰術、武器等等各方面可能存在的問題,所以在設定條件的時候,一定會把所有的變化因素,比如天氣因素、地理因素,還有油價、雙方的武器性能、疾病疫情、雙方盟國參與程度等等,都歸為對對方有利。在這種壓力下,才能找出己方的弱點所在了。

2003年伊拉克戰爭,美國曾做過三次推演,兩次都是美軍輸了,最後一次才勉強打勝了。當然,最後實戰的結果大家很清楚。

沙盤推演做壓力測試這一般是強勢軍隊的做法。弱勢一方一般不這麼做,比如朝鮮宣稱肯定是美軍必敗。

所以簡單來說,美國軍隊這次在南海頻頻挑釁,對華做極限壓力,很明顯是已經做了多次的電腦兵棋推演,然後是實地,實際做推演測試。意思是,一旦真有戰爭或衝突,他們相信結果根本就是完全徹底的一邊倒,沒有任何意外,沒有任何其它可能。這一點中央政治局內部會議文件稱美方"利用其海空優勢....."。這樣的字眼和判斷出現在中國最高級文件非常罕見。

這一點,中國國防大學的研究室,應該也是知道的,他們自己的兵棋推演,大概也得出類似的結果。否則,也不會有中國全力避免軍事衝突,希望緩和軍事對峙局面的動作了。

中方的意圖其實很明顯,就是以拖待變。中國希望今年11月的美國大選川普下台,特別希望川普下面那些超級鷹派下台,然後再作打算。在此之前,所有有可能和美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刺激動作,中國恐怕都會避免,尤其是在南中國海地區。

美國現在依靠的不是美元霸權,而是信用霸權。他印錢是要變成國債進入市場流通的。全世界(包括中國)只要還信他不會破產,就會繼續買美債,繼續使用美元,也就是繼續借錢給美國。美國借錢沒有任何抵押品,靠的是信用和信譽。就連朝鮮古巴伊朗委瑞內拉這些美國的死對頭也不相信美國會夸台。可見美國信用霸權目前還是主導市場和人心。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N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6/1489753.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