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劉銳紹: 中美超限戰大爆發 中共兩大原因必敗

時事評論人士劉銳紹 

中美關係香港問題日趨緊張,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形容目前中美關係已上升到「超限戰」,但中共專制體制的弊端,根本無法應對西方國家的團結、反共理念和順應民意的大潮。

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形容目前中美關係已上升到「超限戰」,即是「超出任何界限的戰爭」:「大家看到美國與中(共)國打關稅,跟著打貿易戰,現在已經是超限戰了。超限戰包括了科技、金融、電腦、宣傳、輿論等等各方面的,外交等等都會打的。」

中美超限戰 中共應對乏力

科技戰方面,美國從封殺中興通訊華為到近期的TikTok(字節跳動),而早在本月6日已發出WeChat禁令,禁止騰訊(00700)就旗下WeChat(大陸版為微信)與美國企業或個人交易,劉銳紹說,美國一步步的制裁有官方背景的電訊企業:「現在美國制裁中移動,跟著是華為海外網絡,這個大家可以看到華為都是很多種不同業務,除了手機、電訊等等,電纜,很多東西都有做。現在好了,美國制裁了這些有官方背景、有軍方背景的電訊機構之外,還有美國已經點名了阿里巴巴、騰信、百度等等。」

為何中國的大企業皆有中共黨的背景呢?因為從江澤民開始便將民營企業主列為六大統戰對象之一。他說:「阿里巴巴馬雲大家看到了,他是在自己打拼之下,創造了阿里巴巴出來,但到最後,要逼他退出領導層,排名做一個董事,讓他拿一部分的資金,其他差不多間表要歸公。..當你這間民營公司去到某一個規模的時候,中(共)國高層便會要你入黨,你入黨它才安心,你不入黨,它覺得你早晚很可能富可敵國。這個說是中國共產黨的心態。」

劉銳紹表示,美國封殺這些中共操控的電訊企業,看準其他歐洲國家會跟進。於是習近平變提倡「內循環」:「內循環即是趙紫陽當時提出的大循環,是這麼回事。你的手機市場、電訊市場飽和了,你自己便飽死了。美國這些超限戰的招數,並不是純粹硬體。」

金融戰方面,金融戰是中共最薄弱的一環。劉銳紹說,現在估計中國在美國的投資大約是5萬億美金,即是多過中國的外匯存底,中國外匯存底是3萬1千億美金,所以一打金融戰,只要凍結在美資金,中共便被箍頸:「3萬1千億美金的外匯存底,原來其中有百分之70是用美金來儲存的。有百分之30是用英鎊、歐元或者其他貨幣。七成是用美金儲備,只要美國玩一玩財技。我剛才講那些凍結你的資產,第二,玩一玩財技,他都不需要你人民幣升值或者貶值,只需要美國自己動盪一下,你的外匯存底,便又高又低,這些就是財技。」

至於中共常自豪的說,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債主,他笑言其實「債仔」才是老大:「金融世界最重要、最光榮的是做『債仔』,『債仔』是『錢在我手,你債主,我不還給你,我爛你尾,你又怎樣?』」。

劉銳紹直指,中國沒有金融市場,雖然在上海深圳有股分買賣,有A股B股,但外國人又不可以買A股:「在香港又搞H股、創業板等等。有時候去海外上市的。那時候去到新加坡那些,稱為S股。去到紐約上市那些叫做Y股。後來有些人笑,幾時有P股?P股即是屁股。你何時發行屁股?可以看到中國的金融財技,其實完全沒有一種現代金融的概念,只是有一個框架模式而已。」他強調在中國的土地上也只有香港有金融市場。

中共打金融戰是用行政手段來達到中國化,他以國務院操控的光大、中訊為例,是最早來港上市的公司,當年1984年中資概念股占香港股市約4%,到1997年回歸時,中資概念股由4%上升到24%。回歸後,「恒生股即是紅籌、藍籌等等,中國的企業越來越多,逼走人。它是用行政手段達政某一些經濟效益。中資的概念等,已經占60幾、70%。」

中共金融政策害死香港。劉銳紹指中共已在香港實行禁聯政策,即是「這塊肥豬肉是我的,你們其他人不要把人伸過來,甚至你舔一下手指,你都會吃了我的味。」,更糟糕的是禁聯政策無限擴大:「擴大到別人講一句話,香港要有民主自由,它都覺得是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更何況現在又接見香港泛民,有些人去了歐美等等。」

習近平戰術完敗川普

劉銳紹直言目前中共面對超限戰的策略跟戰術很貧乏:「毛澤東那種戰略戰術觀,沒有,鄧小平那種務實又沒有,江澤民那種忍而不發,徐圖後計又沒有,胡錦濤那種弱勢,弱勢就好像江澤民所說的,悶聲發大財,現在又沒有。」

中共失去了天時地利。以人均GDP而言,中國是排全球65:「大家就會馬上記得李克強較早的時候曾說過,現在還有六億人,每月的收入是低於一千元人民幣。以前扶貧,貧窮的標準,是每日可使用的是一美金,現在中國說要脫貧了,脫了很多,今年還說是脫貧的收官年,即是要達至目標。但是它是把很多年前的貧窮的標準壓著,現在全世界貧窮的標準已經去到兩元美金一天,中國還停留在一元美金,那麼它從這個標準便覺得,脫貧很有成績。」

一帶一路政策失敗,他說:「在一年內把中國的外匯存底弄丟了一萬億美金的,它覺得以後可以收回的,但看現在能不能收回?這就是計算準不準確的問題了」他又說,「總之單從時機上看,有些人覺得,習近平你是早了二十年,以致太早出頭,很早地引起美國的關注,於是你又做了初一了,傷害了美國的利益,於是美國便聯手去打你了。」

所以中共在戰略上,第一個宏觀的部署以失敗。再從戰術方面,美國採取集體戰:「跟它的西方盟友談好了,我走第一步,你們接著第二步,制裁中國關稅,那時候我已經提醒了很多國內朋友了,我說你們看看中國服關,即是重新加入關貿總協定,後來成為世貿,整個過程裡面,美國是跟歐洲串通好,美國當時說我先來跟中國談,談好了這塊肥豬肉,然後我們拿回來分。」現在中國完全掉入陷阱,「五眼聯盟,外交上、經濟上,完全是用當時的政策」。

但中國是單打獨鬥,他說:「我跟俄羅斯很友好,但俄羅斯也懶得理你,我上次也分析過,中國現在是自己打,你說我還有這麼多社會主義兄弟,你數一數,還有誰,古巴?古巴怎幫你?越南?越南親美多於親華,那你還有多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兄弟?你現在是單打獨鬥,不是死定嗎?」

劉銳紹分析美國的集體戰包括利益和理念,但中國只是靠利益凝聚:「但你看現在中國跟中國友好的非洲國家,它們都不理你,對不對?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坦尚尼亞,即是中國跟它很友好,那麼坦尚尼亞最近便跟中國談一百億的投資跟貸款,但是中國開口殺價,獅子開大口,要這個,要那個,要土地甚麼甚麼,結果現在搞到坦尚尼亞,我一百億不要就不要了。」

西方國家還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反共」,他說:「因為他們也覺得意識形態上,共產主義已經是人類的毒瘤,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中國你從戰術上,你如何去拉這個打那個,也不成功。」同時西方國家還有一個互相協調,互相制約,以至不可以弄權的機制:「但中國呢?是反過來的,是會更加專制、弄權,以致做到鴉雀無聲,這點使很多人感覺到,是反其道而行的。」

西方國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民意」。「因為你利用了那個民意,就會順風順水,中國便逆民意的,那麼你便行船偏遇對頭風」。他指,中共不但反其道而行,還自創民意:「例如小粉紅五毛黨,以至官媒,你們有誰不聽話的,我便殺你,你一定只能夠有官媒來說話,沒你民間說話,那麼這些從基本戰術上來說,你也錯了,對不對?」

劉銳紹繼與北京當局能自我反省:「外國做這些事情,已經形成了一個,借東風,所以它做事,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但中國就逆著風來做,便是白費氣力,做了這麼多,最後自己人也不喜歡你,對不對?」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7/149019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