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我給林彪、江青拔牙:林很隨和與我們握手 但是江青卻…

作者:
有一次給汪東興看牙,從他的話語裡,我才覺察到一些不尋常的「口風」。汪東興待醫生如客人,十分客氣,總是先坐下陪我們喝茶,聊一會兒天。他不止一次地說過:「醫生犯錯誤是有的,但是不會害人的。」粉碎「四人幫」以後,劉院長調離301 醫院前,他才告訴洪主任:江青說,我和洪民給她吃了毒藥,叫總後領導處理。總後將此事壓下了,劉院長也將此事壓下來了。據說是汪東興保了我們。好在我們懵懵懂懂、糊裡糊塗過來了。

沒有用完的丁香油被林彪吃了幾滴

文革」開始不久,我第一次給林彪看病,當時林彪還沒有成為「副統帥」。林彪的醫療保健任務原來由北京醫院負責,因為看牙,就請了我們301醫院口腔科主任洪民和我。

事前我們開了一個會,從各個醫院請來一些內科專家、教授會診,商討醫療方案和細節問題。他們對於給林彪看病都有些發怵,因為林彪不願意看醫生是有名的。據說,在他精神狀態不好時,生了病,醫生無法接近他。

那次去給林彪看牙病,他出來時面無表情,也不和我們打招呼,洪主任給他先做了消毒、麻醉,沒想到一切還頗順利,只是一顆鬆動的牙需要拔除,十幾分鐘手術就完成了。洪主任將幾個帶血的棉球用紗布蓋上,台子上乾乾淨淨。可是,到晚上有了點情況,保健醫生打電話來說:「首長拔牙創面出血了。」

我們立刻上車去看了,原來只是林彪在一張潔白的紙上吐了一口唾液,內有幾絲血跡,不是血管出血。林彪這才放心。由於首次治療順利成功,取得了「信任」,我們就「攬」下了以後的工作。

另一次是林彪當「接班人」以後,他的一個牙套壞了,要重做。並請了上海華東醫院的孔新民醫生來,孔醫生在製作義齒方面很有經驗,由他操作。後來又請來了北京醫院的朱希濤教授,每次由30l醫院的曹根慧副院長陪同,形成了一個不小的「醫療組」。林彪的病牙是上頜第一前磨牙。我們給他做了一個「全套冠」,在頰面「開窗」加上一個白塑膠面,工藝精雕細刻,前後修治了一個月。最後,難得林彪滿意地說:「很好,很好,很好。」並且面帶笑容和我們一一握手。

林彪平時有「出汗」的毛病,經常自己看醫書、找偏方。在這次看牙期間,我們因為經常去,帶去的藥品有時沒有隨手帶回來,其中有一瓶丁香油。後來保健醫生說:「首長知道丁香油能治出汗,就自己吃了幾滴丁香油。」為了安全起見,叫我們以後每次將沒有用完的藥品都帶回去。

在此期間,我們也給葉群及其子女看過牙。他們一家人好發齲齒。最初接觸葉群時,她是某大學的副校長,還和我們閒談,談起家中一些瑣事,如林彪和他們的孩子都不愛說話,有時她下班回來,客廳里是黑的,打開電燈一看,父、子、女三人默坐無言。

給林彪一家看牙,倒沒有什麼精神壓力,只是疲勞一些,尤其是葉群和林立果擔負「要職」以後,為了適合他們的時間,我們常常要工作到夜晚十一二點,第二天照常八點鐘上班。

江青說,我們給她吃了毒藥

江青治牙,其艱巨性、危險性是從未想像過的。以往我們多年給首長看病,即使是性情急躁、看來十分嚴厲的人,通過我們的認真治療,最後也會讓他們滿意。可是,那次的經歷卻超出了我們的經驗。

當時,江青左上第三磨牙發炎,疼痛。我們去時,急性炎症已消,是慢性牙周炎。我們給她局部沖洗上藥時,她指定我們每人輪流給她治療,看來是為試試我們各自的手法輕重。她的牙已鬆動,需拔除。

為慎重起見,我們先拍X線牙片。拍片時,我按常規用手指將X線片送入她的口中,碰到了上齶,她本能地噁心反射,我立即將片退出。她生氣地說:「你不果斷。」第二次,我便用止血鉗夾住片子放入口中,以避免觸及上齶。片子拍好後雖比實際只放大了一點,但尚可供參考。這是第一次碰到的矛盾,我也沒太重視。

後來她說要洗牙,牙醫所講的「洗牙」,是清除牙結石,我將她下前牙側結石清除了。誰知第二天她卻說:「你犯錯誤啦,我的牙齒很薄,你把琺瑯質刮去了,現在酸痛、過敏。」我也未加以解釋,幸好後來她再未提起此事。每次治療時,汪東興都在場,事後他說:「你還算沉得住氣,我怕你會有思想負擔呢。」

江青的保健醫生走後,「中保辦」遲遲不派新的醫生來,估計是難派。汪東興就讓我們給她開安眠藥,我們再三推辭,說不懂內科用藥。汪東興說沒關係,就照她以前的處方加加減減即可。我們勉為其難開了處方,還是提心弔膽。江青說:「我看過你們(指洪民主任和我)的檔案,你們學過藥理學。」解放前的大學文憑背面有學生各科的成績表,她可能就是從那兒看到的。

有一天晚上,汪東興跑來,說江青「不太好」,讓我們趕過去看看。原來是關於拔牙的問題。她同意拔牙,但是說我們「太緊張」,她不放心。過了幾天,周總理來釣魚台接見我們,同來的還有康生。那次是由我向周總理匯報治療方案,周總理聽後說:不要緊張嘛。於是決定拔牙。先由洪主任給她頰側注射麻藥,齶側未注。一是齶側進針痛,二是注射後可能有噁心。因為這是一顆鬆動牙,在齶側齦溝內上碘酚,也有止痛作用。結果病牙拔除很順利,她沒有叫痛,我們也鬆了一口氣。周總理再進來時,手術已結束。

在釣魚台住了近兩個月,江青請我們看了鋼琴伴奏《紅燈記》。工作人員預先告訴我們,看完一定要說「好」。當然我們不會如此之傻,說「不好」。

給江青治病,體力上倒很輕鬆,每天可以在釣魚台優美的環境裡散散步,看看書。當時雖未預見到可能發生什麼嚴重後果,但是在與江青的接觸過程中,逐漸看出她的反常性及毫不掩飾的無理行為,精神上總感到緊張不安。我們就這樣不知深淺地完成了那一段「出診」任務。

後來有一次給汪東興看牙,從他的話語裡,我才覺察到一些不尋常的「口風」。汪東興待醫生如客人,十分客氣,總是先坐下陪我們喝茶,聊一會兒天。他不止一次地說過:「醫生犯錯誤是有的,但是不會害人的。」粉碎「四人幫」以後,劉院長調離301醫院前,他才告訴洪主任:江青說,我和洪民給她吃了毒藥,叫總後領導處理。總後將此事壓下了,劉院長也將此事壓下來了。據說是汪東興保了我們。好在我們懵懵懂懂、糊裡糊塗過來了。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文史博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690.html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