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香港國安法的影響力已蔓延到美國校園

作者:

香港街頭的「國安法」宣傳(美聯社)

香港國安法》的影響力,已經蔓延到美國大學校園。為了保護學生安全與捍衛學術自由,包括哈佛大學在內多個常春藤名校,正考慮採取不同措施,保護來自各國學生的安全與隱私,並捍衛美國的學術自由。請聽記者鄭崇生的報導。

打開電腦、連上ZOOM,哈佛大學今年9月開學後的教室,會是如此「真實的虛擬存在」。

新冠肺炎疫情之賜,這樣遠距線上教學的方式,幾乎成了多數美國大學院校不得不做出的應對方案。但一些政治、經濟或亞洲與區域研究相關的領域與學科,學生們在虛擬教室里進行互動,卻可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名字。

哈佛大學正考慮,經過相關課程的教授核准後,有安全風險顧慮的學生,可以選擇不參加線上討論,或以匿名或其他方式參加討論。

擔任哈佛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的任美格(Meg Rithmire),也是哈佛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教師研究員。專攻中國經濟研究的她就告訴本台,保護所有學生的安全,當然是學校的首要考慮,對她來說,學術獨立、不自我審查,則是永不妥協的堅持。

學術獨立不能犧牲美學者拒絕自我審查

擔任哈佛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的任美格(Meg Rithmire)。(哈佛大學官網)

「要去中國(做研究或訪問),我就得申請簽證,這會讓我有點擔心。不過,我在簽證申請上還不曾有過問題,但世事難料;然而,對像我這樣的研究者來說,最重要的是,不能把我們的擔憂變成自我審查。如果(因為這樣一部法律)就阻礙研究的獨立性,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任美格告訴記者。

北京制訂的《香港國安法》適用對象包括外國人士。香港政府7月31日以違反國安法為由,對美國公民朱牧民發出通緝令。

朱牧民是香港民主委員會總監,他在美國國會推動立法,遊說美國制裁侵蝕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員。

習近平上台後,對中國校園下令七不講的要求,扼殺了言論與學術上的自由與獨立;《香港國安法》實行後,七不講會變成全世界校園的圭臬嗎?

美國校園也七不講?賓州教授課綱將加注警語

賓州大學,該講的課程不會少,但和哈佛大學一樣,為了保護學生,尤其是要保護因為疫情、困在中國或香港家中的學生,賓州大學有教授已經打算主動採取新措施。

賓州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高登斯坦(Avery Goldstein)透過電子郵件回複本台查詢時說,賓州大學尚未公布關於全校適用的新指引,而他個人在教學上則是會採取標註警語的措施。

賓州大學今年秋季也會採取線上遠距教學。高登斯坦說,當學生線上註冊選擇他的課程後,他照例會寄出教學課綱,但會加注相關內容可能包含敏感信息的提醒,讓身處在中國的學生考慮要如何保護自己,必須讓學生自己有選擇的機會。

截至發稿,包括哈佛大學與賓州大學校方都尚未回複本台查詢。

事實上,早在香港國安法誕生前,中國共產黨監控海外學習的中國留學生,就越來越不加掩飾。

無法無天?香港國安法前中共已伸手管海外留學生

本台今年1月初報導,中國留學生羅岱青2018年考入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後,他在推特上借用別人身分、發布諷刺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的言論和圖片。羅岱青去年回武漢後就因「尋釁滋事罪」遭捕並判處6個月的刑期。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及高等國際研究學院政治經濟學教授孔誥烽來自香港。他告訴記者,關鍵不在香港國安法,因為中共在沒有這部法律前,就已經伸長手臂到各國校園;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幾乎全世界所有的教育方式都得改成網絡進行,這增加了教授與學生談話互動遭存檔為證的風險,但如果人們因此心中自己先劃紅線,是助紂為虐。

他說,「中共的國安法,其實一個很大的用處就是要大家害怕,大家害怕之後會特別小心,那麼,就算它沒辦法對你做什麼,你都會害怕(並)就不講話。這樣,它的效果就達到了。我們得時刻提醒自己,要小心是不是有自我審查的狀況。」

孔誥烽還沒決定要用哪一個線上會議軟體在秋季開學後上課使用,這還要視選擇線上課程的學生人數與學生所在地而定;就他了解,一些學校接下來可能會考慮禁止對線上教學與學生意見表達的內容進行錄音錄影。

美國官方數據顯示,2018-19學年,美國大學有近37萬名中國留學生和約7000名來自香港的學生。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325.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