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美容瘦身 > 正文

7歲小孩就整容 是不是有點太早了?

01

看到一則新聞,感觸比較深。

高考結束後,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療美容科里,高考生扎堆做雙眼皮手術。

美容科主任說:今年諮詢整容的隊伍呈現低齡化趨勢,初中畢業生占有一定比例,很多都是家長主動要求孩子整容,接過的最小諮詢者只有8歲。

這是一個老生常談的事整容日漸低齡化。

更早時候,一個7歲的小女孩割完眼皮的視頻在網上火了。

7歲、8歲。

搜搜新聞還有10歲、11歲。

如果說小學生整容還能上新聞的話,那到了初中、高中去做整容的青少年,就已經普遍到媒體都不會報導的地步了。

用一位做媒體的朋友的話來說叫做:

不報導了,司空見慣了。

而為了迎合趨勢,醫美機構打出的口號也極為洞悉人性:

當不了學霸,那就當校花。

高考是最後一次不看臉的競爭,以後顏值最重要。

真心勸高考完的學生好好整容,別去打工了,以後有的是時間打。

看起來很有道理,但其實裡面滿滿的套路。

針對的是絕大多數當不了學霸的普通學生;

針對的是不少想靠臉混飯吃的學生;

針對的是很多不打工而準備一夜暴富的學生。

在營造一種只要整容整得好,輕輕鬆鬆走上人生巔峰的遠景。

這也不能全怪醫美機構的大肆宣傳。

學生自己主觀上也想要藉助全新的面貌迎接新生活。

還有主動投懷送抱的家長,很多媽媽不僅要求孩子整容,還專門帶女兒去。

她們覺得女兒太年輕,需要成年人來形塑她們的審美觀點。

媽媽不想讓自己孩子從形象上輸在同齡人的起跑線上。

因為她們也相信,好的形象就有好的人生。

一言以蔽之,很多人有一種深信不疑的觀念:

整容要趁早,早就早在有利可收。

但是他們往往忽略了整容的兩大風險。

02

首先第一個,就是整容是有風險的。

小孩子模樣還沒定型,隨時可能變化。

比如最流行的雙眼皮手術,很多人小時候單眼皮,長大後反而生出雙眼皮來。

這不白忙活一場嗎?

如果只是割雙眼皮還好,但像上面某媽媽一樣,帶孩子去墊鼻子,就不一定了。

十幾歲的孩子骨骼和肌肉軟組織等發育還不完善,整個面部還未完全定型。

臉部填充物在成長過程中,有可能萎縮、破裂、自體脂肪壞死等,引發面部塌陷、感染、留疤或變形

太小就整容,將來很容易垮。

還有。

現在流行高鼻樑、雙眼皮、錐子臉,所以你們雙眼皮、打玻尿酸、削骨。

但如果未來不流行了呢?難道再整回來嗎?

所以未成年就整容,有太多太多的不可預估性。一句話,風險遠遠大於回報。

而且,未成年人對各種填充材料和注射藥劑的耐受性要遠遠低於成人,出現不良反應的概率要更大。

再加上國內大醫院的整容資源局限,很多人都是去其實根本沒有資格的小醫院整容。

整容醫美這個行業現在是暴利,我認識很多趨之若鶩的人,其實他們啥都不懂,雇的人也都半瓶水晃蕩,但最後就是能賺得盆滿缽滿。

看看這個故事。

北京女孩靳魏坤之前對自己的容貌並沒有不滿意,自己的胸太大,嚴重影響了生活和工作。

她決定進行縮胸手術,但一場手術下來,卻發現自己的胸部已經完全變黑,乳腺組織也全部壞死。

在無盡的痛苦時期,她報名了一檔中韓國合作的整容節目,為了節目的效果,韓國的整容專家還會對她的臉部進行整形。

更煞羨旁人的是,之後會有專門的公司對她進行包裝。讓她成為一位眾人矚目的明星,這是她多年求之不得的夢想。

這對於身處困境的她來說是喜上加喜。

靳魏坤參加了節目,但胸部整形手術繼續失敗,臉部手術下來更是慘目忍睹,鼻子歪了,下巴歪了,只能用醜八怪來形容。

她不得不走上維權之路,可是之前簽署的醫療責任書卻讓她在異國他鄉被人唾棄、謾罵、羞辱。

為了復原,靳魏坤繼續對臉部進行修復,臉部的每一根骨頭都被切開過,重新接上。

五年時間裡,她接受了10次手術,涉及17項整容。

她越來越後悔自己最初邁出的整容第一步:

如果這一切你都能接受的話,親愛的,我相信,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什麼你不能接受的事了。包括那張你並不滿意,但卻健康天然的臉。

魯豫在嘉賓席聽著台上的靳魏坤演講,滿臉同情、痛苦和無奈。

實際上,這不是個例。

抽脂或注射脂肪後,導致失明、肺栓塞、腦血栓、心梗甚至死亡的不在少數。

損傷面部神經,出現雙眼不能閉嚴、嘴唇不能閉嚴、口角漏水、腮記憶體留食物、言語含混不清、口角下垂、抬眉受限等症狀的也不在少數。

騰訊時尚數據就表明,僅2012年全球整容事故達96853起,中國曾在十年時間毀掉了20萬張臉。

還有一大堆因為整容而選擇裸貸的姑娘,導致身邊人跟著遭罪。

年輕者只有14歲。

更悲慘的是對性命的危及。

有姑娘因為貸款整容,無可奈何之下捐卵還債,後來轉入重症加護病房,病危。

有女大學生到正規整形美容三級專科醫院做隆鼻手術,手術中發生意外,沒能搶救過來。

雖然這是一個蒸蒸日上的產業。據中國整形美容協會統計,到2019年中國的整容手術業規模達8000億元,成為世界第三大整容市場。

但,這也是一個缺乏規範運行的產業,遍布著各種詐騙、傷害、技術不成熟等毛病。利慾薰心下,很多時候趕鴨子上架,倒霉的就是消費者。

央視新聞爆料過,很多人去的整形美容機構,是5天速成班出來的醫生在做。

這不是在整形,而是在玩命!

但依然很多愛美的年輕人,在這些機構里跑得樂此不疲。

回過頭來想想,既然存在著發育、技術、維權等等方面的問題,就算是三四十歲的成年人往往都會遭受整容風險。

那些身體還沒長成熟的十多歲,甚至幾歲的女孩子真的能承受得了嗎?

03

第二大風險是整形對不成熟心智的影響。

TED有個視頻講。

青少年日漸沉迷網絡世界,他們會模糊網絡和現實的界限,分不清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什麼是真實的美,什麼是虛假的美。

而一些在審美上過分注重自己外貌的孩子,會出現厭學、逃課的行為,

嚴重者會酗酒、自暴自棄,甚至傷害自己。

因為他們那時候心智不成熟,扭曲的審美觀能帶偏他們的行為。

正是這種心理使很多孩子瘋狂地想通過整容讓自己變得一下子就美。

13歲女孩3年整了100次,從可愛變成了僵化的芭比娃娃

之前青澀的模樣,在整容之後已經不能稱作漂亮,簡直就是妖精。

害她的正是畸形的求美心理。

為此很多人痛心,他們也想幫著糾正孩子們的不正常審美心智。

2019年,南都 NDX實驗室發起了題為《是否需要立法禁止未成年人整容,你怎麼看?》的熱點站站隊討論,

一天內,收到7000多份網友投票意見,贊成禁止未成年人整容的意見占68.6%。

很多觀點基本大概:

未成年人自我決斷意識還不是很成熟,並且整容有可能對身體造成傷害,所以還是禁止未成年人整容比較好。

心智發育不成熟,易出現心理社會問題。

整容這麼大的問題,應該等未成年長大成年後再自作打算。

等他們擁有穩重的心態,能分辨什麼是真或假,什麼是心靈美,什麼是外貌美的時候,

再考慮整容的事也不晚。

04

我寫這篇文章,不是要否定整容,否定整個行業,以及人們的愛美之心。

整容是一個人的權利,外人沒理由去阻止,應該尊重愛美之心。

外在很重要,這我也承認。

但現在我們是不是有點過於強調我們的外在了?

比如我們現在的電視節目裡,基本只有帥哥美女

主角要長得美,主角的老公當然也要長得帥,就連渣男,也要渣得好看才行。而許多我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的,不那麼好看的老藝術家,從我們的電視劇里徹底消失了。

再比如現在在街頭,你能看到鋪天蓋地的廣告。

我上次在重慶下飛機搭計程車,一出門每一個計程車上面都有這樣一個廣告牌。

王鼻子、李下巴、拜博整形、藝星整容。

每一個都在說著變好看人生會更容易,變好看就是一切的意義。

很多人相信這種論調。

中新網2018年調查顯示,大約51%的學生整形是為了畢業後在職場中更有優勢。

前瞻研究院數據顯示,整形消費者中25歲以下的占到了53.7%,其中大多數是大學生或新入職者。

更美 APP聯合創始人兼 COO王思璟說,從全年來看,學生用戶帶來的收入約占總收入的40%到50%。

把這三個調查綜合起來看,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

這些年輕的整容者,相信整容,能為自己帶來更大的優勢,尤其是在職場中。

很遺憾,這確實是事實。

這也是狂熱的媽媽們帶著女兒們去整容的直接原因。

好工作,好婚姻,都是成年人的重要考量。一次整容,便宜終生,很有誘惑力。

而丑呢?丑是一種病,帶著原罪。

如果丑真的不是病,那整容醫院為什麼要叫醫院?

長得難看就不配和其他孩子玩,長得難看就面臨更多的校園霸凌、職場壓迫的風險。

但這是事實,並不代表著這種事實就是正確的。

存在並不一定合理,過分地追求外在,其實是一個社會的病態。

我不知道這樣的狀態還會持續多久,但一個邏輯是,如果好看的人越來越多,無論男女的美貌帶來的優勢會越來越少。

最後還是要回到最初的起跑線上。

就像上面提到的電視劇,因為帥哥美女的加持真的就更好看了嗎?

並沒有。

那些瘋狂追求外表的人,人生也不一定就會更容易。

吳曉辰用15年的時間,花了近400萬元,不下百次整成了精緻的臉蛋兒。

但是她一路走來的總結恰恰是:

整容只會讓外表加分,不會使得人生一下變得多美好,還是要努力學習提高自己。

最瘋狂的整容女孩,獲得的真理竟然是,自己的能力更為重要。

整容易,整心難。

樹立起內在和外在一樣重要的概念,需要家長、學校、社會一同努力。

讓孩子們在挫折中學會堅強,學會揚長避短,學會在眾人面前表現自己的特色。

從而認識到自己獨特的美,增長自己的信心。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為你寫一個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0/1491659.html

美容瘦身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