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北京「招商引資」的背後 民營企業血本無歸

北京通州區宋莊鎮20年前的「招商引資」項目,讓數十家民營企業走上血本無歸之路。

居住宋莊鎮富豪村的民營企業家劉先生投資幾千萬的廠房和承租戶的幾千萬物資,也同樣面臨當地政府要求「不馬上搬走就強拆」的困境。

劉先生向大紀元表示,「現在就是本地鎮政府翻臉吧,不承認原來簽的用地合同,原來區里、鎮政府蓋的章,現在不承認了,然後說是違章建築,要給強行拆了。」

「我知道他們為什麼,他們就是把這個土地的價值給你清零。」劉先生說,「強拆之後政府收回來,再賣出去,因為現在土地價格增長得特別快,比20年前我們來的時候翻了一百倍。」

「土地價格上漲了,(政府)翻臉不認帳了,這地他們要收回,而且基本上是零成本收回,沒有什麼補償,你要不聽話,他們就強拆。」劉先生強調,「全是土匪一樣的做法。」

20年前宣傳招商引資現在看來都是欺騙

宋莊鎮地區有40多個村,劉先生說,2000年左右,當地招商引資,每個村都有一個項目,鼓勵企業投資支持地方工業,當時在進北京的高速路上就立著大牌子,宣傳「投資宋莊鎮,設籍北京城」。

北京通州區宋莊鎮20年前的「招商引資」項目,讓數十家民營企業走上血本無歸之路。(受訪者提供)

劉先生家是製造潤滑油的企業,「父親是廠長,從2000年到2008年,大概投了3、4千萬,蓋了很多廠房,大概蓋了2萬3千多平方米。然後所有的收益又全投資在建廠房上。」劉先生說,正規蓋的大廠區,房子蓋得非常結實又環保,管件都用最好的,建設非常貴。

「當時招商引資來簽合同的,都是外來的私營企業,我們這個位置有60多家吧。是北京市政府批准的,通州區政府牽頭蓋章,然後審批確定的項目,都是有著公章的。」

「現在看來都是欺騙性,騙你過來投資,然後解決當時的稅收的問題,就業的問題,土地利用的問題。」

謊言一個接一個最終要強制收回土地

劉先生說,2016年北京開了個會,要求所有的加工行業都得搬走,「連做麵粉的都搬走,做麵粉的可能有污染嗎,但只要是生產你就得搬走。」

「我當時就知道他們為什麼,因為你一直在這生產,土地是有價值的,一旦企業搬走,再收購土地的時候價格就低了很多,他們是借著環保把土地清出來,不讓用了。」

劉先生表示,「當時鎮長還說,地還是你們的,你們可以搞倉儲,這都是騙人的鬼話。然後好多人又相信了,不讓生產,就租出去當庫房。」

「當時也認為這麼大面積的廠,一年租金幾百萬,當時想靠租房也行,還省心,現在這個也不行了。這回又不能用了,一個謊言接一個謊言。」

他說,「後來政府部門的拆遷公司,過來要求籤字,必須放棄土地權利,解除合同,還說要不聽話我們就怎麼著,跟黑社差不多。」很多家只好放棄權利簽字走人,原本一共60多家企業,被哄走了三四十家,還有十幾家在堅持。

劉先生指,8月11日他家收到通知,14日要收回土地,要不聽話就強拆,「租也沒法租了,我有4、5家租戶,他們現在加緊時間搬,但是兩萬多平方米倉庫,多少卡車拉啊,從知道消息到走人三天可能嗎?反正就是土匪行為,不可理喻。」

劉先生80歲的父親一直在交涉,「鎮政府和村里說緩你兩、三天可以,你要不馬上搬走就強拆。幾千萬的貨物存在裡面,要臨時找庫房,要搬家,我估計一家不得掏個十幾萬,連搬家,打包等,連夜地干。」

北京通州區宋莊鎮20年前的「招商引資」項目,讓數十家民營企業走上血本無歸之路。(受訪者提供)

政府不發土地、房屋所有權狀私營企業權益無保障

劉先生回憶,兩年前政府說要拆遷,但因為拆遷要按照拆遷補償條例賠償,後來就不提這事。去年開始說騰退,但是騰退也得給錢、補償,又不提了。今年改說是違章建築,沒有土地證,沒有房屋所有權狀,強制收回。

「當年招商引資來的時候,政府蓋章,說在工業大院裡面不需要這些證件,政府蓋章就行,園區統一管理,不需要單獨辦證。」劉先生說,「政府蓋的公章,做的項目,最後是不符合手續的,那是不是政府應該負賠償責任,否則(政府)不就是騙子嗎,一個圈套。」

「我們都有營業執照,在當地上繳著企業所有稅,甚至包括房地產稅,還交土地稅,如果我們是違法占地的話,工商局能讓我們20年在這?現在就因為價格上漲,就要免費收回了?」

他提到去年8月10日,有兩個企業被幾百個黑衣人來強拆後沒有任何賠償,企業老闆告區政府,官司還打贏了,因為這是很明顯的政府違法的案子。可是,在中共體制下,官司打贏了也沒用。

「老百姓沒有談判的籌碼,你打官司,他也不怕。個人的權利和私營企業的權益不受到任何保障。」他說。

「太相信政府了」民企老闆走投無路跳河

富豪村另一位民營企業家趙軍(化名)也有類似的遭遇。趙軍原本是國營工廠的工程師,太太是高級會計師,兩人白手起家。2000年,趙軍相信了當地鎮政府「招商引資,二次創業」的宣傳,與富豪村簽訂了50年的租賃合同。

他們向親戚朋友借錢,一邊建廠一邊籌錢,陸續投資了很多,「20年過去了,政府現在需要收回這些地,要高價轉賣,然後就坑我們這些民營企業家。」他對大紀元記者述說創業的辛酸,「年輕時,許多困難都克服了,沒想到現在落得這樣的結果。」「我們太相信政府了,現在我們被坑了。」

趙軍說,當初沒有產權證,心裡也很不放心,「一再問村里,能不能辦產權證,他們給的答覆是,這個辦不了,統一規劃,這不對你個人。所以我們就一直相信村里和鎮政府。」

「去年政府來貼『強制拆除催告書』,當時我們就告到法院了,想著司法保全,可是,法院遲遲不給立案,說,怎麼證明這個房產是你的?」

趙軍透露,去年8月13日,政府派人來強拆,他在房頂維權30個小時,屋頂底是鋼板的,白天燙得受不了。當時他心想,「他們一點憐憫心都沒有,就這麼對待人民,我從來沒有想到晚年遇到這事,我一直聽黨的話,按黨的指示去辦事,沒想到現在對我這樣。」

14日下午,趙軍被控制住了,然後開始強拆,「他們糾集了社會閒散人員,糾集了330個人,還有堆高機,大的挖掘機,斷路、斷電、夜間強拆,他們都做到了。」

第二天中午,趙軍去了天安門打橫幅,橫幅寫的是「宋莊鎮政府封殺投資人」,他跟遊客講,房子是如何被強拆的,「我的全部積累都在我的房屋上,現在一無所有了,我為了辦企業,犧牲這麼大,我沒有活路了。」後來他跳了筒子河,結果被救上岸。

第二天,法院給他立案。雖然立案了,但是拆遷的對他揚言:「你勝不就勝一張紙嗎!」

趙軍說,他告鎮政府行為違法,「法官給我們透露,你這個官司肯定能贏,然後再談賠償,賠償按照通州區的標準,平均也就是一平方米給我幾百塊錢。」

「我26年的心血就給我賠幾十萬,這不是坑我嗎,無償地把土地收走,政府賣高價,就這麼坑國內老百姓。」

趙軍嘆息,「就是說(中國)老百姓太難了,現在我理解,為什麼很多投資的商人賺了錢到外國去,在國內投資環境太差,政府的誠信能力太差了,讓人懷疑。」

他說,「在中國老實人吃虧,辦企業的,辦實體的都是老實人,我們太相信政府了,最後反被政府坑了。」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方淨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157.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