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全國逾1/4人口靠它傳遞資訊!白羅斯反獨裁示威者掀起「Telegram革命」

白羅斯反政府示威,抗爭者在集會時揮舞手機燈光與國旗。

通訊軟體Telegram上,現在每天都出現大量白羅斯(白俄羅斯)抗爭的資訊,包括抗爭運動的「代辦事項」,告訴群眾精確的時間地點,搭上振奮人心的精神喊話等等

「今天為自由而戰,比往常的日子更為重要,前線已經開始出現結構性的轉變,所以不能鬆懈下來,」某個頻道在18日寫道:「早安,戰線擴大中……11點支援庫帕拉(劇場)……19點在獨立廣場集合。」

從8月9日開始,白羅斯掀起史無前例的大規模示威,9日總統大選之後,在位26年的現任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以囊括8成得票的壓倒性優勢「六連霸」,但反對勢力在選前選後處處遭政府打壓,官方計票也與民間監票結果有巨大落差,徹底引燃排山倒海的民怨。

白羅斯反政府示威,通訊軟體Telegram再次成為抗爭的最佳利器。

抗爭神器快速崛起

示威之中,警察以震撼彈、橡膠子彈對付和平示威者,超過6700人被濫捕關押,很多人被毒打、虐待並施以非人道囚禁;反對派總統候選人蒂卡諾夫斯卡婭( Svetlana Tikhanovskaya)聲稱受威脅而逃到立陶宛;當局還一度封鎖網路,讓民眾無法接觸獨立新聞網站或社群媒體,示威者似乎也頓失龍頭。

全球通行的軟體Telegram就是在此刻登場,高度隱私的加密技術,讓上面任何通訊都難以追查真實身分,早在2019年開始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Telegram已經爆紅,是名符其實的「抗爭神器」,如今為白羅斯人民所用。

美聯社(AP)報導,Telegram有成千上萬個由普通人開設的「頻道」(群組),白羅斯抗爭者在這些頻道發布政治新聞,時時更新抗爭現場的影片、照片與其他資訊,包括重裝警察聚集地點、人權組織聯絡方式,或是直接號召新的抗議行動等等,動輒吸引數萬人參加。頻道內為抗爭者打氣的重重貼文,也不乏引述香港運動口號「Be Water!」(如水聚散)的訊息。

通訊軟體Telegram再次成為白羅斯抗爭的最佳利器。

成千上百的頻道中,最受歡迎的包括「白羅斯智囊」(Belarus of the Brain)與NEXTA、NEXTA Live等頻道,前者2個月增加了30萬訂閱人數,後兩者的訂閱數總和更在短短兩周內,從幾十萬人竄升到270萬人。對於人口數僅約950萬的白羅斯來說,至少1/4人口都在Telegram上緊盯局勢,這些頻道的影響力大到難以估計。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白羅斯專家維亞科卡(Franak Viacorka)指出,Telegram已在極短時間內變成動員抗爭的主要方式。「白羅斯的命運,從來不曾像這樣緊緊維繫在單一科技產品上,」他說。

地下行動成標靶

有「歐洲最後獨裁者」之稱的總統盧卡申科,自然不會輕易放過Telegram背後的反對勢力。白羅斯當局在上周瞄準NEXTA的頻道創立者、年僅22歲的部落客普蒂羅(Stepan Putilo)展開調查,意圖以「煽動大型暴動」的罪名起訴他,若定罪可能遭判最高15年徒刑;白羅斯智囊的頻道創立者羅希克(Igor Losik)更是在大選前就被逮捕,但他的頻道仍維持運轉中。

「我們變成了大聲公,宣傳了白羅斯的當前情況,」普蒂羅日前接受立陶宛媒體Delfi採訪時說,他目前居住在波蘭華沙。「我們成了這場革命的聲音,但並非為我所願,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

NEXTA在白羅斯語的意為「某人」(somebody),普蒂羅2015年就在YouTube開設一個同名頻道,專門討論白羅斯政治,當時他僅是17歲少年。去年普蒂羅突然竄紅,因為他上傳了30分鐘的影片〈盧卡申科的犯罪紀錄〉,該影片觀看次數將近300萬次,還被法院判定為「極端分子」,不過影片並未被撤下,還能在YouTube上找到。

2018年,普蒂羅又在Telegram上開設頻道,他的團隊開始收到網友寄來的照片、影片和資料,內容多是有關政府或執法單位的「爆料」,他們會挑選其中最有價值的資訊在頻道內公開。抗爭爆發之後,訂閱人數急速增加,「地下行動」不再只是暗潮洶湧,但也成為更明顯的攻擊標的。美聯社向NEXTA邀約專訪時,頻道總編普洛托瑟維奇(Roman Protsevich)僅回覆到一半就沒了下文:「當然可以,問題是何時……」,通訊顯然遭人截斷。

白羅斯新聞工作者也指出,Telegram的頻道確實扮演組織、動員等重要角色,也會發布很多重大即時消息,幫助眾人突破資訊封鎖線,但白羅斯新聞工作者協會會長巴斯圖內(Andrei Bastunets)強調,新聞媒體的平衡報導工作也相當重要,媒體也有在Telegram開設頻道作為傳播平台。

社群媒體重獲信任

社群媒體平台在民主社會的作用,近幾年來不斷引發正反討論,例如2016年,俄羅斯被證實利用Facebook散播不實資訊、操弄美國總統大選,引起民眾對社群巨頭的不信任。但世界各地的反政府、反獨裁運動中,社群媒體如Twitter、Telegram又能發揮去中心化、高度流動性的優勢,成為抗爭者最好的溝通管道。

英國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資深研究員昆納尼(Hans Kundnani)指出:「白羅斯現在發生的事正好提醒大家,社群媒體其實可以用在對民主具正面用途之處。」

「Telegram頻道不屬於政府,現在已是我們的主要資訊來源,因為我們不能依賴國營媒體,」一位NEXTA訂閱者與抗爭者也認同:「這是一場Telegram革命。」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風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437.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