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鄭中原:觀察蔡霞的「換習論」

作者:

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紅二代蔡霞,因批評中共和習近平被開除黨籍。圖為蔡霞和習近平

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紅二代蔡霞,因批評中共和習近平被開除黨籍。但近日因為她的換掉習近平的觀點,以及對江澤民的態度,對中共本身的態度,引發一些爭議。筆者無意介入紛爭,因為紅朝沉船在即,頗有點歷史上朝代滅亡之前,朝中各種勢力,以及在野的各路義軍,未免會出現一輪混戰。本文主要是羅列一些公開的事實,特別是最近外媒專訪,讓讀者一窺蔡霞內心的真意。但無論讀者看到什麼,無需急於褒貶,因為時勢在變,每個人也都在變。

首先看今年6月初流出的一個疑為蔡霞在紅二代聚會上的一段講話錄音。

錄音內容要點包括:中國經濟搞到這一步,不能往前推進,是因為體制本身已沒有出路,改它沒有用,這個體制根本上要拋棄它。但不是要鬧革命;中共現在這個理論根本上出了問題,要鉋根;中共已是一個「政治殭屍」,習(未點名)完全成了一個黑幫老大,誰想出來挽救這個危局都不可能;這個黨已經走到窮途末路,體制內絕大多數黨員心裡明白,現在之所以這樣,「是因為都被裹挾著往前走」,出路是請這個人下去體面的去二線養老去,重新撥亂反正;如果不解決這個人,這個體制就是自由落體,五年之內,中國會經歷一次大亂世,亂世出梟雄,然後重新來。

再看蔡霞5月30日在社媒上發表的關於對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看法。她說:「表面上看是中共威脅挑戰香港人民的自由權利,實際上是威脅全球秩序和人類文明價值。……從這個角度看,中共與全球為敵,尤其與人類文明為敵。中共是人類公敵。」

在聲援被捕的紅二代任志強的文章中,蔡霞批當局「充分暴露出他們反憲政、反民主、反人類的黑惡本質」。

8月17日,蔡霞被中共當局開除黨籍並取消其退休待遇。同天,身處美國的蔡霞接受自由亞洲專訪時表示,對於被開除黨籍並不意外,她也不想與中共這個黑幫為伍。

蔡霞在接受採訪時透露,換掉習近平已經是中共黨內普遍想法。她說:「這是大家普遍的想法,而這個想法並不是今天(才開始)。從中美貿易戰的第一階段後半段時,我們就已經議論了這個事情。」蔡霞說,習近平2018年的修憲決定,把整個國家倒退了100多年。

8月18日,蔡霞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共產黨高層現在千方百計去壓制不同聲音,下狠手去清洗和打壓黨內人士,就是因為它陷於一種內外交困的狀態。

蔡霞證實,那段流傳的錄音講話的確是她說的,她在專訪中特別重申了她對中共未來的觀點:其一,習近平必須下台——只有換掉習,才能緩解黨內目前恐怖高壓狀態;其二,共產黨這個外殼必須被拋棄。

「中共是一個政治殭屍。從這個黨本身來講,它是不可能完成中國的轉型這個歷史任務。所以它必須要下去,」她說。「不是我們讓它下,而是整個歷史就會把它拋掉。」

蔡霞又說,不可否認的是,中共9000萬黨員中還是有相當多的社會精英,這部分精英的力量要凝聚起來,不是以共產黨的名義,而是可以另外組黨,和社會各界人士共同溝通,重新組合政治力量來促成中國政治轉型,推動國家進步。

她再三強調,體制內外的精英可以合作,但在這個轉型過程里,共產黨的政治外殼必須被拋掉。

但是她指出,並不是說黨內這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希望共產黨馬上下台,畢竟在幾十年統治中,這個黨對人民欠了很多債、積了很多民怨。這種歷史的帳沒有畫上句號,沒有清算過。有些官員也被捲入各種矛盾和紛爭,因此一旦當中國發生政治轉型的時候,他們會擔心自己的安危。

「我講的百分之六七十指的是價值觀念、價值取向和基本的思想認識,」蔡霞說。「他們是知道歷史在往哪裡走的。」

8月19日,在《紐約時報》採訪報導中,蔡霞指責習近平破壞了中國和平民主化的前景,不計後果地搞壞與美國和其他大國的關係。她認為習近平「要承擔很大的責任」,蔡霞在講述自己從黨內人士變成叛教者的轉化過程時,數度哽咽。「但是一個人作惡能夠長期做,全黨一聲都不吭,一定是黨的體制和機制出了很大的問題。」

這則報導寫道:在江澤民的領導下,中國於2001年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蔡霞曾支持江澤民讓更多的商人和專業人士入黨的做法。在那段時間裡以及後來,她經常出現在中國的新聞媒體上,聲稱中共可以成為穩步的政治和經濟自由化的工具。

這個報導還這樣寫道:蔡霞說,私下裡,她對黨越來越失望,因為黨的領導人不願意進行與經濟改革相匹配的政治改革。江澤民之後胡錦濤死氣沉沉的威權主義方式讓她灰心,胡之後2012年上台的習近平所採取的嚴厲做法讓她更加擔心。

蔡霞說,讓她對中共逐漸失去的信心徹底破滅的不是一個大危機,而是雷洋在2016年被警方拘留期間死亡。警方指控雷洋嫖娼,蔡霞和其他支持者說那是誹謗,「雷洋那個事件讓我徹底的絕望了」。

蔡霞:「從內心來講,其實我早就想退黨了,」她說。「現在他們把我開出去,我很高興,因為我覺得我終於有了自由了。」

8月21日,德國之聲的報導列出蔡霞早年在黨校任職時對中共黨建的說辭。

2009年,新華社記者在採訪蔡霞時,她說,「黨內民主的實質是全體黨員是黨的主人,黨的一切權力屬於黨員」。

2016年,任志強發微博質疑「人民政府啥時候改黨政府了」,被留黨察看一年。蔡霞當時曾發表《黨章黨規保護任志強們的黨員權利》文章公開力挺任志強,稱扣帽子堵塞言路,對黨則有百害而無一利。

2017年《南方人物周刊》專訪中,蔡霞認為,現在中國共產黨黨內理論建設存在很大問題,她批評兩個「極端傾向」,一是固守被蘇聯共產黨總書記史達林扭曲的馬克思主義,奉為主流意識形態,這會窒息政黨的思想活力;二是認為馬克思主義已經無用,無法指導中國共產黨,應該將其拋棄。她認為中共所普及的馬克思主義是史達林解釋過的版本。蔡霞尤其反對史達林解釋過的馬克思主義,認為它最終演變成維護專制的意識形態工具,而非推動社會進步、實現社會公平和公眾利益的思想武器。

CNN》今年8月23日發表的專訪中,蔡霞挺美制裁中國政府官員,並呼籲國際社會合作阻止共產黨「滲透」國際機構。她認為習近平下台改革派才能出頭。

根據報導,蔡霞去年赴美後,受到今年初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持續滯留在美國。她在接受採訪時,力挺美國政府加強對中國的強硬態度,也支持川普(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對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禁令。

針對美中關係近日持續惡化,中國政府的態度也疑似開始放軟示弱,蔡霞表示,「中美關係不是兩國人民之間的衝突,而是兩種制度和意識形態之間的較量和對抗;現在中共的目標是要以自己的治理模式,取代以美國為代表的現代人類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和平、民主、自由與正義的價值觀和秩序」。

曾見證、參與過毛澤東長達的「文化大革命」的蔡霞表示,「我看到沒有任何法治、任何權利的保護,人們會多麼痛苦。這使我感到非常傷心,從那時起,我一直非常警惕我們的國家無法回到那個時代;但是,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他的語言、思想和行動都回到文化大革命,對於那段時期的我們來說,我們對這種轉變非常敏感」。

對於中國的未來局勢,蔡霞說,習近平正帶領中國遠離改革開放的道路,如果不進行內部改革,衝突和緊張局勢將會建立,有一天會突然爆發,從而導致黨國體制突然崩潰,並使該國陷入混亂。

蔡霞指稱,防止未來災難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讓習近平擔任最高領導人,繼續「綁架」中國,「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將無法走向民主政治;只有讓習近平辭職,才能在黨內產生贊成改革的聲音,贊成改革的力量才能在調整中國前進的方向中發揮作用」。

但是,什麼事都有不同意見,蔡霞事件,對中共高層當然是投下了震撼彈,有「御前五毛」之稱的《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則在微博發文猛批蔡霞「做了一個『扔掉紅旗反紅旗』的示範」。蔡霞的表態迎來了不少名人以及眾多網民的支持和讚賞。但與此同時,也有人認為蔡霞同是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其最初所提出的「換湯不換藥」的想法也並不符合當下中國問題的核心。更有人甚至將事件視為中共黨內權鬥的延伸。

推特上有個背景不明的叫「反共小葉」的推特帳號尖銳地說:「江讓紅二代及貪官悶聲發大財,換取對江的認可。習近平的反腐損害它們利益,故反習。它們主要目標是反習,絕對不反江!換下習,換上江派!為共匪延壽!為迷惑人,對共匪小罵大幫。」

該帳號還轉推一個推文稱:「蔡霞有江澤民派系背景!江讓紅二代悶聲發大財,換取紅二代對江的認可。習近平的反腐觸及到一些紅二代利益,故反習。」

以上,相信讀者可自辨。

對於不斷從中國大陸專制政權中反正出來的人,人們一方面可以指出問題,另一方面應該抱著理解和寬容。畢竟脫胎於中共體制,要清醒認識中共本身的邪惡本質需要一段時間和過程,建議包括蔡霞女士本人都不妨讀一下《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本書從更長的歷史,從全世界範圍講透了共產主義的本質和目的。

從蔡霞上文中的幾處表態看,她目前還是信馬克思主義的,但是她認為現在習近平和中共走的是史達林、毛澤東的那種暴力共產主義,她似乎在希望中共能走向非暴力的共產主義。但那也是魔鬼的意識形態,並且正在嚴重侵蝕西方社會,只是還沒有完全在西方顛覆成功而已。只有徹底放棄任何形式的共產主義,才能真正實現和保障她所推崇的「以美國為代表的現代人類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和平、民主、自由與正義的價值觀和秩序」。

另外,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也不是什麼大膽嘗試,而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而炮製出來的。江澤民時代,中共開始欺騙世界加入世貿,黨內各個高層家族、以及大大小小的黨官們,悶聲插管大吸血;江澤民並對信仰團體瘋狂迫害,造成社會道德加速崩盤,甚至動用國家力量大規模活摘人體器官;江澤民本人也是一直企圖終身「垂簾聽政」,先是大量安插心腹看死胡錦濤,再又想暫時利用「老實人」習近平,再過渡到真正的自己人,卻不想看走了眼。

今天中共即將崩盤的結局,是中共從毛、鄧、江、胡、習所謂五代統治者所作所為一路相承的,但直接原因就是江澤民所欠下的罪債。習近平誤以為中共還有什麼千年大計,卻不知中共已經到了破產還債的時刻,他其實也自以為是在保黨,但卻在最後時刻承擔一切。

筆者倒是有一點建議,這次脫離中共,象蔡霞說的「歸隊」,畢竟是被動的,如果她能主動的在海外退黨網站補發聲明退黨,那才是內心真實的認識。至於對江澤民的特殊情結,如果能夠看看江時期迫害人權和引領中國官場和社會敗壞的事實,良知進一步覺醒,自然能夠解決。也可以多揭露一下中共的黑幕,為未來中國立功。包括許多從體制內出來的人士都一樣,比如,最近雞西前副市長李傳良一出來就主動聲明退黨和揭露中共黑幕。

當然,象維權律師高智晟這樣主動聲明退黨,那對人生的意義是絕對不一樣的。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退出中國共產黨的書面聲明中,他這樣宣布:從即日起,退出中共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雖然每個人各自人生經歷不同,但徹底分清正邪,才是最真實的覺醒,這對每個人都適用。

寄望於中共黨內高層或者是中層的骨幹來改變一個壞政權,只算是解決中國問題的其中一個方案,在古今中外不少這種例子。但正如筆者此前在專欄文章中說過,中共高層的人其實並不怎麼樣,他們大多人品低劣、起於腐敗,只懂內鬥,難以跳出黨文化思維。人們絕不是要改良中共或換一個包裝,人們真正希望的是,摧毀已經罪行累累的中共,讓人民脫離共產邪靈魔鬼附體。這也是天意所在。中共高層沒人做,自然有更多的仁人志士在做。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4/1493216.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