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西氣東輸」 新疆疫情封鎖下線友們的吶喊與無奈

新疆為控制疫情採取一刀切封城,導致以烏魯木齊為主的多個城市生產生活全部停擺,社區人員將大量居民家門封死不讓出門,還強制要求喝不明配方的中藥,令百姓們怨聲載道。

新疆網友上傳的封門圖片(圖片來源:微博

新疆為控制疫情採取一刀切封城,導致以烏魯木齊為主的多個城市生產生活全部停擺,社區人員將大量居民家門封死不讓出門,還強制要求喝不明配方的中藥,令百姓們怨聲載道,相關信息在中國網絡上不斷發酵。微博#新疆超話#、#烏魯木齊超話#更遭集體刪貼,大量微博帳號被封,網友們於是把話題搬到#北京超話#,繼續控訴政府粗暴的防疫行為,這種現象也被網民稱為「西氣東輸」。8月24日,一篇題為《我們發出的聲音太微弱...》的文章,在微信及微博上廣傳,但該文發出後不久就再度遭到全網封殺。

《我們發出的聲音太微弱......》遭全網刪除

8月24日,一篇名為《#烏魯木齊#我們發出的聲音太微弱,可能什麼都不能影響也什麼都無法改變,但請大家活著,並且要記得》的微信公眾文章在微博#烏魯木齊超話#及微信平台熱傳,但文章很快遭全網刪除。該篇文章全文由微信或者微博截圖組成,裡面都是網友對新疆當局處理疫情的控訴。文章稱,在烏魯木齊發生疫情後,無差別對全新疆一刀切、休克式的全部封閉,且在全民核酸檢測後,仍然將低風險無城市封閉達30天以上,居民無法下樓,社會經濟遭到破壞,陷於停滯。

 

文章指控基層單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嚴重,封城期間關閉超市、市場、藥店等關係民生的商家,阻礙物資運輸,快遞業務接近完全停滯。居民購買蔬菜只有「盲盒」形式,物價大幅上漲,部分人員從中賺取差價。

文章並控訴民眾就醫出現困難,叫不動救護車;防疫作風虛浮,出現半夜叫醒居民吃藥錄製影片、志工睡在樓梯間、將居民家門貼上膠帶封條等。部分社區工作人員態度惡劣,以居民上級領導自居,導致防疫怪象百出,社區內社會矛盾嚴重。

文章還控訴當局對壓制言論自由,只要有人透過網路反映物價上漲、奇葩管理、無法就醫等民生問題,隨即接到轄區社區人員的電話要求刪文,更有透過威脅恐嚇手段防止居民將真實情況發布到網上。

 

這篇《我們發出的聲音太微弱…》文章引發高度共鳴與熱傳,並有多名新疆網友接力發文,其中有不少人控訴自己因此見不到病危家人的最後一面。但沒多久,這些文章都「被消失」。多名新疆網友迄今仍在微博的烏魯木齊超話持續發文揭露當地真實情況。

 

 

「西氣東輸」——新疆疫情期間特定的網絡名詞

今年7月15日,新疆烏魯木齊出現1例新增確診及3例無症狀感染者。烏魯木齊在17日封城,隨後封城範圍不斷擴大至全省,嚴厲封城措施讓烏魯木齊和新疆其他地方的居民生活飽受困擾與折磨。大量網友在新浪微博的#新疆超話#中發聲,有人表示,因為嚴厲的防疫,導致一些居民無法得到及時的醫療救助而死去,還有人因抑鬱自殺,還有的因無法正常工作而生活難以為繼,但是在防範疫情的政治標準下,這些都被視而不見。而#新疆超話#及#烏魯木齊超話#中的大量討論都被刪除,有網民調侃稱:「2020年8月,你在這裡可以死於自殺難產癌症誤吞玻璃球,就是不能死於新冠。在超話里尋求幫助的人,活生生的人,還是沒有成為新聞。」

 

 

於是大量新疆網友攻陷#北京超話#,此類現象也被稱作「西氣東輸」。這個名詞原指新疆、青海、川渝和鄂爾多斯「四大氣區」生產的天然氣向長江三角洲地區輸送的現象。現指「在西部土地上不合法政策給民眾帶來的麻煩因找不到有效的解決途徑,從而迫使微博大眾來到東部發達地區表達怒氣的一種自發現象。」

強制服藥爭議

在過去一周,有大量新疆網友在微博的超級話題「烏魯木齊」下發帖稱,當地社區向他們發放了藥物,並以拍照上傳確認、社區人員上門監督等方式要求其每天服用三次。

至少六名居住於新疆的市民對BBC證實,他們被社區發放了藥物,主要為連花清瘟膠囊、阿比多爾(Arbidol)以及中草藥。出於安全考慮,他們均要求匿名。

儘管其中一人表示,他所在的社區居民可自願決定是否服用這些藥物,但剩下的人均表示,服用藥物已成為強制性要求。

「我是接到社區電話,說我是經過大數據篩查判定的密切接觸人員,但他們也沒說原因,」一名烏魯木齊市民說道。「所以從封城第四天家裡就開始被貼上封條,第七天開始要求我們喝藥……但最近這幾天開始要求喝藥時一定要拍照上傳到群里。」

在微博#北京超話#上,一些網友稱,社區要求每天強制喝藥,孕婦都不放過,有的是由社區人員上門看著喝藥,有的管制嚴格的社區需要在微信群中每天發布喝藥的視頻。為了檢驗民眾是否真的把要喝下去了,社區人員要求喝藥的民眾張嘴展示口腔。而當局卻對這些藥的成分諱莫如深,很多網友表示被強制喝藥後感到頭疼、噁心、肚子疼。而至於強制喝藥的原因,有網友援引社區人員解釋稱,喝藥後核酸檢測只會呈現陰性。

香港大學醫學院教授金冬雁批評新疆強制要求民眾喝藥的行為。他對BBC表示,目前國際上普遍認可的對2019新型冠狀肺炎有治療效果的抗病毒藥物是瑞德西韋(Remdesivir)。他表示,像連花清瘟及阿比多爾對於輕症患者的治療作用「仍沒有非常確鑿的證據」。

「就算他們有效,也是用來治療病人的。你也不能給大眾,這些健康的人普遍使用,」金冬雁強調說,「是藥三分毒,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些藥有預防作用,中國自己的指南也不允許這樣做的。」

「你不能完全把這個當成一個運動式來做,而且完全根據長官意志來搞防控,這是違背科學的,」他補充道。

家門被貼封條禁止出門禁止發微博

烏魯木齊等多個城市的住宅小區採取完全封閉式的管理。上傳至社交媒體的圖片顯示,很多住戶的家門口被貼上封條或膠帶,完全禁止下樓。

從8月16日起,新疆已連續8天沒有新增確診病例,但當地的防控措施依然非常嚴格。在烏魯木齊,人們依然停工、停業,被要求待在家中。滯留當地的外地人也不被允許離開新疆。

一些網友還表示,自己社區不許在微博發布任何信息,否則後果自負。還有網友發布一個用遊戲植物大戰殭屍音樂配樂的視頻。視頻中,一個社區的民眾在樓下散步,每個人的步調一致,前後間隔數米,圍繞一個花壇在行走,與殭屍的音樂呼應毫無違和感,但也讓不少網友看哭了,紛紛表示,「就算是這樣,我也想下樓!」

另一個視頻顯示,被困在家中30多天的新疆民眾在夜晚開窗瘋狂吶喊,無比悽慘。而新疆民眾在微博發出的呼喊,沒有一家中國媒體予以報導,他們的痛苦與無奈和「404」一起被淹沒在中共嚴格的網絡審查及厚厚的防火牆內。

金冬雁認為,新疆防控措施是「過度的」。他表示,很多地方疫情的捲土重來主要都是由一個「超級傳播事件」所導致,當局在掌握傳播鏈後可以進行更加精準的防控。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28.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