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章天亮: 中共疾速出台新冠(中共病毒)疫苗 目的在於將其武器化

中共宣稱7月22日已開始生產新冠疫苗。中共是否真正走完了疫苗測試過程,引高度懷疑。(示意圖:Wikipedia)

8月22號一則新聞說,中國國家衛健委科技發展中心主任鄭忠偉在央視「對話」節目中稱,中國已於7月22號正式啟動新冠疫苗的緊急使用。這個速度快得令人生疑。那麽中共為何如此疾速出台新冠疫苗?它中間可能存在的問題是什麼?

8月20號《紐約時報》登了一條消息,說習近平準備在中國開展一場「新延安整風」運動,打擊黨內異己。據悉是針對政法系統的整頓,因此政法系統的很多人像陳一新趙克志都出來講話表忠心。那麽習近平要搞「新延安整風」的心理是什麼?中共在如今情勢下他能搞成功嗎?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台《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分享了他的分析和見解。

中共自稱7月開始生產新冠疫苗,速度只快違反疫苗開發基本規律

章天亮說,中共官方稱7月22號就已經開始生產新冠病毒疫苗了,這讓我們覺得特別吃驚,因為疫苗通常來講它的開發周期非常長,要是美國說18個月把疫苗開發出來,這已經是非常快的了,因為疫苗開發中間需要經過很多的環節,特別是臨床試驗這一塊,再加上後面的數據分析,包括審批,再到最後的生產,這個周期是相當漫長的。

其實我們可以看到,有的病毒都已經存在幾十年了,像愛滋病病毒,一直到現在疫苗也沒有開發出來;像2014年出現過的寨卡病毒,對人的致死率非常高,能夠達到70%,對人的生命威脅實在太大了,所以各個國家也在抓緊開發這個疫苗,但是一直到2019年,也就是5年之後,才得到了美國和歐盟的批准,可以大規模生產了。所以,要說今年1月份時爆發出了新冠病毒,到7月份時這個疫苗就已經被中共開發出來了,這快得有點難以置信了。

疫苗開發路徑之一:體外培養

章天亮介紹說,病毒疫苗的開發它有不同的路徑,可能有的路徑快一些,有的路徑慢一些。我們簡單的科普一下,讓大家知道一下疫苗的開發為什麼要花那麽長的時間。

疫苗開發大概有兩大類:一類是體外培養;另一類是體內培養。培養什麼?就是培養那個病毒能夠讓細胞接受那個蛋白,在這個新冠病毒中他們管它叫做S蛋白。病毒培養方法在體外又分為兩種:一種是把病毒進行滅活,即把病毒的活性減低甚至把病毒殺死,然後再把這個病毒注人的體內,讓人體對這種已經滅活的病毒產生抗體。那麽當人體一但對這種病毒產生抗體之後,當真的病毒侵襲的時候,人能夠抵禦得住。這是一種疫苗生產的方法,這種方法其實具有一定的危險性,因為病毒滅活究竟到什麼程度合適是個關鍵,如果滅大勁了,連蛋白都變性了,當然就不可能產生這種抗體的效果;那麽如果滅得不夠,它就有可能對人體進行感染,給人帶來危險。所以它是一個比較難拿捏的分寸。

那麽還有另一種,就是把病毒產生蛋白的基因提取出來,然後注入到其它別的細菌里去,比如說大腸桿菌或其它別的細菌里去,這些細菌可以作為病毒的宿主,生成細胞可以接受的這種蛋白之後,再把這種蛋白提取出來,然後再注入人體之內。這個是第二種S蛋白體外培養。

疫苗開發路徑之二:體內培養

章天亮說,那麽中國和美國現在可能用的都是體內培養的方法。所謂體內培養,就是把造成感染的那種蛋白基因提取出來,主意提取的是基因而不是這個蛋白本身,然後把基因注入到一種對人體無害的病毒之中,比如說腺病毒,再把那種病毒注入到人體內,然後讓人體內產生這種抗體。還有一種是直接把這個基因注入到細胞里,讓人體直接產生抗體。這兩種是屬於體內培養。

那麽這種東西做出來之後,需要進行臨床試驗,分臨床試驗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就是第一期和第二期試驗,可能會比較快。所謂第一期,就是病毒安全性試驗,就是注入人體之後對人體會不會產生危害。這種安全性試驗它只要找很少的人,比如說10個人一組就可以做這樣的試驗,加上觀察期,這個也是比較快;然後就進入到第二期,就是有效性試驗,就是是否真的能夠讓人體產生抗體,這是第二期。第二期如果說需要100個人參與,這個也比較快。

但是如果離床試驗到第三期的話,就非常慢。第三期實際上是要在大量人群中進行測試。在美國大概需要1萬個志願者,因為每一個人他的身體素質不一樣、病史不一樣、年齡不一樣、對這個病毒的反應肯定也不一樣,所以需要大量的數據進行搜集和觀察。然後還要觀察當人產生抗體之後,這個抗體在人體內能夠停留多久,比如說到下一個這個病毒傳染季節的時候,這一群已經注射了疫苗的人他們是不是還會感染,就是這個疫苗對於人的保護率是怎麼樣。所以到第三個階段,一方面是需要大量的人群,再就是需要長期的觀察,包括這個疫苗對人有沒有副作用。有的時候那個副作用它可不是說當時就能夠產生的,可能過一段時間之後會慢慢地凸顯出來。所以這個第三階段其實花的時間是最長的。

中共是否真正走完了疫苗測試全過程,令人高度懷疑

章天亮說,疫苗開發,等第三階段臨床試驗的數據搜集完之後,再交到國家衛生部門進行批准,批准之後再進行生產。當然如果是一種核酸病毒,就是說這種病毒的蛋白提取完了之後,再通過別的病毒作為仲介然後注人體,或直接注入人體,這種它的生產可能相對來說要容易一些。但是整個從生產線的設置到生產再到最後環節的質量控制,其實整個這個過程也是相當長一段時間。因為這個疫苗開發都是各個不同國家獨立開發,包括美國有很多公司在通過不同路徑進行開發,那麽這種開發就可能有的在第三期試驗中是失敗的,有的可能是成功的,所以實際上第三期需要花的時間是相當相當的長。

所以我們要是看中國和美國現在這個新冠疫苗開發的速度,美國是在7月27號時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對外發布說,現在已經進入了臨床三期。那麽中共那邊是在6月底的時候稱臨床二期已經完成,也就是那個時候開始進入臨床三期。那麽中共竟然在6月22號剛剛完成第二期臨床試驗後,就已經在7月份的時候就生產疫苗了!所以,中共是否真的走完了疫苗測試全過程,實在令人懷疑!它是把大量人群作為像小白鼠一樣,把所開發的疫苗注射到人體內,聽說有的是注射到軍隊裡的一部分人,還有一部分是注射到大型國有企業的員工身上。因為中共對於這些地方它的控制是下達一個行政命令後就可以推行的。如果在社會上招募志願者,人家不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健康冒這個風險吧,所以在大型國企和軍隊中進行測試它就來得方便許多。

中共疫苗惹出與巴新國風波

我們最近就看到了一件事,就是中共和巴布亞紐幾內亞之間發生了外交上的一個風波:就是中共派了一批人到巴新去開發它的礦產資源。這個國家是一個太平洋島國,離澳大利亞比較近。這個國家人口比較少,人均收入也比較少,它的人口大概只有800萬,人均收入每人每年不足2000美元,是相當窮的一個國家,它就是靠出賣它的礦產資源來維持這個國家的政府運轉。中共看上了巴新的鎳礦,派了一些人到那邊去開採礦藏。中共前兩天派了一個包機,機上有48人。中共通知巴新說這48個人已經注射了新冠疫苗,說這些人到了你們國家後,如果要對他們進行核酸檢測的話,有可能他們的檢測結果會呈現陽性;說不要害怕,你們可以把他們隔離起來,過7天後再測一下看是否仍然是陽性。

巴新方相當緊張,因為你不知道中共那個病毒疫苗到底活性怎樣,是否具有一定傳染力。等於是我告訴你我送的48個人身上是帶著病毒的,這病毒活性怎樣、傳染性怎樣沒有人知道。所以巴方不敢冒這個風險,緊急召見中共駐巴新大使,措辭非常嚴厲地責備他,然後下令這架包機不得在巴新降落,讓他們回去。中共這邊就開始進行辯解,在《環球時報》上採訪。鬧出這麼一場風波。

中共疾速出台疫苗目的在於把它武器化,解決其國際困局

章天亮認為,這個事其實就是說中共在疫苗試驗這方面其實是非常地不負責,不要以為中共因為把新冠病毒傳到全世界心懷愧疚,希望趕快把疫苗開發出來彌補一下給各國造成的損失。一定不是這樣的!這個疫苗現在已經成為了一種戰略資源,中共之所以這麼著急要開發這個疫苗,包括前一段時間美國關閉休斯頓領事館,不是有一種說法嘛,是因為休斯頓領事館是偷竊美國這種生物科技的一個基地,就可能是在偷竊美國的這個疫苗技術。為什麼這麼講?因為我們知道現在各國都在急於開發疫苗,當疫苗開發成功的話,如果能夠在社會上大面積地注射的話,那麽就可以重新把因疫情封鎖了的社會重新打開,恢復經濟、恢復生產,同時也減緩了社會恐慌。

那麽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候哪個國家掌握了疫苗,哪一個國家就掌握了對其他別的國家的控制,因為畢竟在世界上民主國家是大多數,都希望保護自己民眾的生命安全,如果政府對此無所作為的話,民眾也會很不高興,甚至可以把你選下去。那麽當民意有如此強烈的要求時,而那些還沒有開發出疫苗的政府,哪一家疫苗開發出來,它就只能去討好那個國家,希望儘快得到疫苗的供應,儘管能夠得到一定的配額。因此,中共它現在在國際上已經四面楚歌,跟美國關係搞得很僵,美國又跟自由社會包括歐盟、日本、澳大利亞等,都讓它們跟中共切割,那麽這個時候中共就可以拿疫苗作為一個非常有效的武器,換取使用華為5G,或是用疫苗換高科技、智慧財產權等等。

所以,各國對於疫苗的開發,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的公共安全問題,它涉及到地緣政治,涉及到整個新的國際秩序的建立等等,就這麼關鍵!所以中共現在才痴心瘋一樣,在7月22號就已經開始生產疫苗了。

中共疫苗生產難以被國際社會認可的三個原因

章天亮指出,中共這種疫苗的生產,在國際上是很難得到其他別的國家的認可的。就是說中共它想把這個疫苗武器化,但是其他別的國家真的很難接受它的疫苗。原因有幾個:

第一個原因,中共本身它由於長期以來人的道德敗壞,造成中國產品質量一直是非常糟糕的,如果要是一般的東西,質量出問題壞了之後,大不了扔了。但是如果一旦很糟糕的疫苗注入人體的話,就有可能造成生命安全問題。其實我們看中國在過去大概十幾年的時間裡,毒疫苗事件如果去查一下,發生過很多很多次了,比較大的是2007年山西毒疫苗事件,從那時候之後開始,2008年、2009年、11年、12年、13年,幾乎每年都有毒疫苗事件發生,網上有很多照片,相當的可怕!一個小孩渾身都出那種皰疹,因為打了那種毒疫苗,即那種無效的疫苗。疫苗如果是純的、無效還行,但很多疫苗在生產和儲存過程中,由於不嚴格遵守規定造成了那種毒疫苗。其實兒童種的疫苗已經是那種很成熟的疫苗了,按說不應該有問題的。但是就是因為中共它的產品質量問題、生產和運輸過程中的問題,比如說必須在零下多少度保存和運輸,結果沒有按照這個嚴格規定執行,造成那個疫苗注射到人體之後,人就全身起那種很可怕的反應。這種事還有很多,導致小孩致殘、還有很多小孩死亡。

因此,中共如果抱著這樣一種態度去生產疫苗提供給全世界,特別是在現在全世界都需要疫苗的情況下,可能很多根本就沒有生產資質的企業也會獲得中共授權,那麽就可能給全世界造成一場醫療的災難。

第二個原因,過去中共生產的很多產品,跟疫情有關的產品,已經把自己的名聲搞得很臭了。3月份的時候中共向捷克提供核酸檢測盒,當時還有西班牙,這兩個國家拿到核酸檢測盒之後發現,檢測盒的合格率不足30%,捷克好像連20%都不到。也就是說用中共生產的這種檢測盒根本就檢測不出來正確結果。後來荷蘭還曾經從中共那裡進口了130萬片口罩,結果發現那些口罩是完全不合格的,第一批60萬口罩都已經發下去了,之後政府又緊急命令全部收回。還有後來包括額溫槍、呼吸機等等衛生產品都是不合格。那麽你生產的疫苗,別人敢用嗎?

所以說,疫苗如果沒生產出來可能還好一點,或者說生產出來後別的國家也沒用,可能還好一點。如果你給別的國家用了,又造成了公共衛生的危機,甚至可能說你的疫苗病毒滅活不夠,或者是什麼其它原因,注射了疫苗的人反而成了一個病毒感染者,成了一個傳染源,這個情況就變得更加糟糕。到那個時候全球對中共的索賠,那種壓力會比現在要大得多。

第三個原因,我們難以相信中共疫苗的效力,同時對中共疫苗的生產過程、包括質量保證等等也是抱著一種懷疑的態度。中共之所以這一次疫苗弄那麽快,就是很多時候,在做數據搜集的時候,在審批的過程中,很有可能是造假的,就是你的數據是造假的,才把這個事情推得這麼快。這種事可能跟習近平有很大的關係,因為非常符合「習一尊」那種「大干快上」的那種思路。習近平很有可能是為了把疫苗武器化,而要求衛生部門必須要儘快推出來。

習近平效仿毛澤東搞「新延安整風」無法成功的三個理由

習近平現在實際他的處境究竟如何?北戴河會議已經開完了,但這次開會的會期拉得特別長,也就是說,習近平在會議上可能受到很多質疑。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他越受到挑戰的時候,他就越要樹立自己的絕對權威。

紐約時報》8月20號登了一條消息,說習近平準備在中國開展一場像延安整風似的運動,打擊黨內異己。這其實感覺有點殺氣騰騰了,當然習是針對政法系統,就是「刀把子」,所以政法系統的很多人都出來講話,像陳一新、趙克志都出來講話。陳一新講話要求黨內同志們放棄私人之間的關係,要考慮對黨的絕對的忠誠,要勇於揭發周圍的同事和朋友,向黨交心。趙克志說要保證黨的絕對純潔、絕對忠誠,他用了一堆的排比向習近平效忠。感覺好像中共建政70多年了,還在搞1942年延安整風那一套。其實習近平這種整風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第一,他不可能使出像毛澤東那樣的手腕,當時搞那種逼供信,然後搞極端殘酷的暴力,什麼揭發、酷刑折磨⋯⋯讓人去揭發他的同事同僚,這種事習近平現階段是不可能大規模地搞,所以他也搞不出什麼太多新的情報來。

第二,當時中共是處在一個國際環境相對友好的時期,就是當時延安整風的時候,有一批西方的紅色記者,像埃德加·斯諾、史沫特萊等等,他們到延安去,歌頌共產黨,給全世界造成一個對共產黨相對來說還比較好的印象。但是中共現在在全世界的印象已經是相當糟糕了。包括川普都覺得跟習近平已經無話可說,美國現在有一些國會議員提出法案,說以後不能夠再稱習近平是中國的president,就是總統。其實習近平的三個頭銜中沒有一個是總統,他是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這都應該是chairman,還有一個是中共中央總書記 general secretary。但是很多美國的英語世界中,一提到他的時候都叫他president,這裡邊就有一個暗示,因為 president是民選的意思。所以當稱習近平為President Xi的時候,等於是給他賦予了一種他根本就沒有的合法性。現在美國議員提出提案說,不能夠再叫他習總統,應該叫他習總書記。現在美國已經把他的稱呼給改了,意思就是:你是一個獨裁者。所以實際上現在這個國際環境對於習近平來說,跟毛澤東那個時候不一樣,變得很糟糕。

第三,更為嚴重是,當時毛澤東在延安整風的時候,畢竟還有很多人真誠地相信共產主義這樣一種學說是中國未來的希望,所以加上毛澤東本人也是有一定的欺騙性,所以很多人他們還是相信毛澤東是他們的領袖,從意識形態上還是有一種認可。但是現在習近平所搞的這種整風,已經沒有什麼意識形態的認可了,而且長期以來中共在破壞人的道德的過程中,也讓人變成完全沒有誠信的人,人和人之間撒謊是一個完全沒有任何負擔的行為,心裡邊沒有任何負擔。那麽這種情況下他再向你效忠,有多大程度上是出自於真心?當一個人可以沒有誠意的時候,他那種忠誠都是不可靠的。

所以習近平無論怎樣通過這種所謂的整風,他都不可能凝聚起來對他的忠誠。習近平唯一可能做的就是,把一個小圈子籠絡住,把他可以信任的人用在那些關鍵部門上去,保證他二十大連任。可是中共還能不能夠有二十大,都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了。

希望了解更多內容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我們同時為您提供本期節目音頻如下: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30.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