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到不了終點的順風車

作者:
乃悟在網上看到過各種各樣的案例,有人搭乘哈囉順風車,還沒開始行程就發現訂單已經結束,而且錢都到了對方口袋裡;有人撥打客服電話,卻被平台告知他們聯繫不到司機;有人還沒上車就被勒索行李費;甚至有女士被大半夜拉到荒郊野嶺要求加錢,最後報警才得以脫身。

7月16日,來自廣州的梁先生和三個同事在哈囉出行上叫了一輛順風車,一起去深圳出差。當天上午10點22分左右,行駛在高速路上的順風車遭遇了車禍。4人受傷,梁先生在被送往醫院途中因傷勢過重,不幸離世。唯獨司機幾乎沒有受傷。

梁先生的妻子事後發現,載著梁先生的車並不是他們在哈囉上叫的那輛,而是屬於一家叫做淘車伯樂公司。涉事司機今年4月剛過了實習期,這輛車的交強險也已經過期了。

遲遲得不到哈囉平台回復的家屬們無奈將事件曝光。哈囉出行發了聲明,說自己會配合警方調查釐清事件。聲明里不斷強調自己的安全措施多麼到位,轉單司機是多麼狡猾,意思非常明確:

不是我的責任。

誰的責任,相信警察叔叔最後會有個公平的結論。這起慘禍里,乃悟最好奇的就是哈囉的訂單為什麼會轉到了另一家公司。

兩年前,滴滴順風車出事後,順風車功能下線整頓。順風車這個高利潤市場頓時出現了真空,很多公司都擠了進來。

乃悟看過大家有針對性的宣傳,針對的都是以往滴滴順風車的雷點——安全。比如哈囉去年就講過,自己有一套五重安全網,產品設計上拒絕了社交功能,事前、事中、事後各環節的多重審核,全方位保護乘客……

這次的事故里,哈囉平台的司機先用自己的手機和帳號通過了平台的人臉核驗,然後將單子轉給了小平台的另一個車主。

怎麼轉的呢?有記者去了哈囉平台轉單的司機,他說:

我為啥要告訴你?

乃悟猜測過許多非常複雜的操作,如何繞過多重驗證、GPS跟蹤等等。比如,轉單後,為了避免被平台發現,兩個司機可能的操作有三個。

第一,哈囉司機沿著同樣的路線跟在頂替車輛屁股後面跑。但很明顯沒可能,因為這樣做就壓根沒有必要轉單。

第二,哈囉司機中止訂單,或者選擇已經到達目的地,再把乘客交給頂替車輛。然而根據梁先生同事的回憶,行進過程中訂單一直顯示進行中。

第三,哈囉平台出現了偶然性的失職,並沒有發現司機和乘客的GPS定位與訂單不符,路線偏離沒有預警。

郝大星和我分析了好久,以上三個操作,任何一個小細節平台如果注意到,都會大大降低慘劇發生的機率,五重保護這麼嚴格,倆司機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但最後發現自己想多了。操作其實非常簡單,小平台車主只要登陸哈囉接單車主的帳號就行了,驗證過程只需要:

一條簡訊。

梁先生和同事們上車後發現,司機有兩部手機,當時並沒有多想。叫做淘車伯樂的公司並不是網約車營運平台,只是一家租車的公司。接單的哈囉司機只要配合淘車伯樂的司機進行簡訊驗證,就可以了。

載著梁先生的司機和車輛到底是什麼情況,司機是不是合法合規的駕駛員,現在只有警察叔叔們知道了。

吃過虧的滴滴,後來在重新上線順風車業務的時候,加入了很多新的環節,比如,乘客上車之後,會對乘客和司機雙方再次進行人臉核驗。

這個環節已經上線很久了,被很多司機和乘客抱怨過很麻煩,所以,其他的平台幾乎都不抄這個作業。省環節不能省宣傳,哈囉一直在說自己:

全程行程監護,保障行程安全。

這個全程,可能指的是乘客上車之前的全程。

哈囉的朋友告訴乃悟,這個轉單的哈囉出行註冊人,應該是多平台都註冊了帳號,接單後,他提成:

其實我們也是受害者。

宣傳了那麼久的安全措施,被人用上個世紀的方法就輕鬆突破了,還藉此成為了職業搶單人。梁先生家屬告訴乃悟,之所以遲遲沒有結案,是警方判斷這是一次團伙作案。這些根據海恩法則,哈囉可能已經當過很多次受害者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家屬告訴乃悟,他們的事件曝光後,發現很多人有著和他們同樣的遭遇:

登記資料和實際出車不一致。

哈囉就這樣讓這些團伙在眼皮子底下運作了這麼久。現在,哈囉還在和家屬們協商保險賠付的問題。按照哈囉的打算,他們不準備按照原保額賠付。理由是:

投保人和司機不一致。投保人姓張,事故司機姓程。

這有啥。乃悟在網上看到過各種各樣的案例,有人搭乘哈囉順風車,還沒開始行程就發現訂單已經結束,而且錢都到了對方口袋裡;有人撥打客服電話,卻被平台告知他們聯繫不到司機;有人還沒上車就被勒索行李費;甚至有女士被大半夜拉到荒郊野嶺要求加錢,最後報警才得以脫身。

那麼多乘客都現身說法給哈囉出行提了醒,最後哈囉的補償措施統統都是:

20元優惠券。

我是缺那20塊的人嗎?我缺多餘的命。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星球商業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805.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