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撣封塵:中共「政治殭屍」的悲哀:「刀把子」已成負資產

作者:
當年數據顯示,全國檢察系統立案調查1557人,有1215人被給予黨政紀處分,113人被追究刑事責任,1523名犯有嚴重違法違紀行為者被開除、辭退;全國法院系統共立案調查違法違紀案件10014件,有2271人受到黨政紀處分,221人被追究刑事責任,4221名不合格人員被清理出法官隊伍。

曾經的中共政法系掌門周永康,敢問「今在何方?」(大紀元合成圖片)

腐敗不堪的中共政權,被人形象化稱作一具「政治殭屍」,只有一絲余息尚存,但已是苟延殘喘,註定來日無多了。

與之相對應,構成政治殭屍的各個部分,也都在極其深度敗壞之中。中共對內維穩的「刀把子」政法系,其在民眾中的惡劣形象和斑斑劣跡,給中共政權造成日益嚴重的衝擊。從某種意義上講,「刀把子」已經成為中共手裡的一筆「負資產」。

8月25日,微信公眾號「中國新聞周刊」刊發約7千字長文披露,全國多地的政法系出現塌方式腐敗,對政法系的整頓迫在眉睫。

筆者梳理眾多媒體的相關信息,本次教育整頓出現如下多個標誌性熱詞——

「中央來人了」,「中央抓人了」,「傘黑一體」,「沉疴待除」,「有組織犯罪」,「塌方式腐敗」,「刀刃向內的自我革命精神」,「刀刃向內、刮骨療毒」,「清除害群之馬」,「打造新時期『延安整風』樣本」,「不整不行,不抓不行」,「查究問題環節是真正要拿人的」……

以上熱詞,表明此次運動大有來頭,事出有因,下手會狠,很多人要「倒血霉」了。概括來說,就是作為中共「政治殭屍」構成部分的政法系已經癌變,「政治殭屍」要想僵而不死,必須得「清理門戶」。

政法系有多爛?靈寶看端詳!

靈寶市,是豫陝晉三省交界處的一個隸屬河南的縣級市,這個「三不管」地帶的無名小縣,近來卻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因為一場來自最高層的「空襲」正在這裡發生著。

7月8日,中央政法委召開會議,正式宣布啟動「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擔任辦公室主任,而靈寶市被作為縣級試點單位之一。

自2018年1月「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以來,靈寶市政法系不斷有官員涉案被查。「如果身邊某個人突然聯繫不上,大概率是被查了。」而自試點以來,靈寶市警局幾乎每天都被安排學習或考試,頗有當年「延安整風」的況味,不死也得扒層皮,「恐怖情緒」有如無處不在的「警察藍」揮之不去。

能不恐怖嗎?2018年以來,靈寶市的「四大班子」及政法系官員大面積落馬,丟烏紗的丟烏紗,進班房的進班房。截至去年底,至少有22名前任或現任官員被查或被判刑。他們是:靈寶前後兩任市委書記喬長青、李宏偉,市長級幹部(正處級)李少白,市人大原主任張社平,市政協原主席張成寶,市委政法委原書記趙龍,原副市長楊社軍、周增順,市公安局原局長宋中奎,警局原黨委委員馬松濤、劉占強、李靈偉,市檢原檢察長楊紅岩、副檢察長唐洪敏等。

一名熟悉靈寶政情的人士感慨道,「掃黑除惡」行動中,「靈寶政法系不但被連鍋端,連爐灶幾乎都被拆了。」

此外,2019年11月,河南省公安廳原副廳長、靈寶人許寶成主動投案;2019年11月,河南省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原巡視員、曾任三門峽市政法委書記趙長法退休8年後落馬;今年4月,三門峽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振清主動投案。而此三人均關聯馬長江涉黑案。

馬長江何許人也?能把這多位高官拉下馬、拖下水?

《中國新聞周刊》早有報導,馬長江「膽子大、有魄力、肯砸錢」,收買了不少公職人員;對他的起訴書提到,「馬長江等人對基層黨政國企幹部進行利益輸送,形成『以黑錢養黑傘』的黑色經濟利益鏈」。2018年3月,馬長江因涉黑被立案偵查,隨後引爆靈寶官場大地震

「靈寶乃至三門峽的政法系自上世紀80年代黃金產業發展以來,逐漸被金礦老闆滲透腐蝕,形成打不透的關係網,而馬長江案揭開了這個蓋子。」據知情人披露,在靈寶黃金重鎮朱陽鎮,包括梁某民、馬某濤、劉某吉等多任派出所所長,因涉黑或充當「保護傘」被查。

此次教育整頓開始後,靈寶市警局旗下公眾號有提到,黃金產業讓靈寶一度被評為全國百強。但同時因礦權眾多、形勢複雜,各種經濟糾紛、社會矛盾相互交織,給當地治安形勢帶來了很大影響。「一些不法企業主甚至黑惡勢力,未得到徹底剷除,一些政法幹警受之腐蝕,擋不住誘惑,違規經商辦企業、入股黃金礦山,甚至插手刑事案件、充當『保護傘』等現象還沒有完全禁絕,給政法隊伍形象造成了惡劣影響。」

今年4月,被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靈寶梁氏兄弟」一案,則反映了靈寶政法系涉黑的另一面。靈寶市警局原副局長、正科級偵查員梁寶民在上世紀90年代曾破獲多起要案,曾獲評「全國優秀警察、公安二級英模」,但同時和其兄弟梁寶成結成「傘黑聯盟」。根據警方通報,梁氏兄弟涉嫌及危害公共安全、敲詐勒索、尋釁滋事、強迫交易等多個罪名。而梁寶民這種頂著英模頭銜同時涉黑的醜聞,在中共官場早已屢見不鮮,或可視之為另類「黑白通吃」型。

難怪一名熟悉靈寶政情的人士評說,掃黑除惡行動中,「靈寶政法系不但被連鍋端,連爐灶幾乎都被拆了。」

政法系有多爛?接著看呼蘭!

說來話長。此次政法教育整頓的信息,在今年1月召開的中央政法工作會議已經流出,經過半年準備,直至7月方案才落地,一場由點及面,囊括公、檢、法、司行政機關、監獄和安全機關等整個政法系的整頓旋即鋪開。短短一個多月的試點階段,全國已有30多名政法官員接連跌落馬下。

此次教育整頓,隸屬於黑龍江哈爾濱市的呼蘭區也被納入試點範圍。之所以在這個區搞試點,是因為有被稱為「鏈條式腐敗」在這裡發生。

據官媒報導,在政法系的保護下,呼蘭當地出現「家族式、集團式」黑社會組織。2018年以來,呼蘭區打掉了以「四大家族」為代表的一系列涉黑案件。因涉嫌為黑社會集團充當「保護傘」,呼蘭區有14名官員被查。

以此為橋頭堡,有關部門架起「高射炮」,由區一級向市一級追查,結果是彈無虛發,戰果多多。去年7月,哈爾濱市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哈爾濱市掃黑除惡領導小組組長任銳忱被查;去年8月,曾任哈爾濱市中法院長和檢院檢察長等職的王克倫落馬;今年4月,哈爾濱市檢原副檢察長、紀委原常委劉傑落馬。

這幾個落馬官員很有看點:掃黑組長任銳忱並不清白,中法院長王克倫坐上被告席,紀委常委劉傑本身就是違紀違法者。

這次「教育整頓」來頭大,所以壓力也大。膽大的可能死扛,膽小的只好「自我出賣」。據悉,試點以來,呼蘭區已有31名公安警察遞交了涉嫌違紀問題自查報告。

政法系有多爛?豈是靈寶、呼蘭了得?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統計數據,十九大以來截至7月28日,政法系中共有5名中管幹部、124名廳局級幹部被查,包括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等等,4名中管幹部、80名廳局級幹部受到黨紀政務處分。

中紀委國家監委官網,近日發布《清除妨礙司法公正的絆腳石》一文提到:從查處問題來看,有的濫用職權,辦「人情案」「關係案」「金錢案」(「婊子案」);有的甘於被「圍獵」,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大肆索要、收受財物;有的違規干預插手行政許可事項;有的不僅不查處黑勢力,反而縱容涉黑涉惡活動,充當「保護傘」從中漁利。

《中國紀檢監察報》近日報導,湖北廣水市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周峰案,一系列隱藏多年的違紀違法案被挖出,政法委書記、法院院長、審判庭長、看守所所長、看守所民警聯合織就黑惡勢力「保護網」;截至今年7月,該案共查處涉及腐敗和「保護傘」問題者31人之多。

7月13日江蘇省檢院原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嚴明被查,成為此次整頓行動開始後落馬的首個正廳級官員。

8月14日,三門峽市接連公布三起政法官員涉黑案情:市警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夏東,亞因充當惡勢力保護傘等被立案;市委政法委原副書記翟萬壽因縱容涉黑涉惡活動、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等問題,被開除黨籍、降低退休待遇;靈寶市警局原副局長梁寶民因縱容涉黑涉惡活動、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等問題,被開除黨籍、取消退休費待遇。

不久前,義馬市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代檢察長曹樣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值得注意的是,曹樣婷此前的身份是靈寶市檢察院黨組副書記、副檢察長,她在靈寶市政法系任職超過20年,而靈寶正是此次整頓的試點單位。

「傘黑一體」在全國範圍內,公安機關領導幹部涉黑、「傘黑一體」的現象並不鮮見。今年6月,全國掃黑辦披露的新疆兵團石河子警局原副局長白波涉黑案中,白波團伙被判定實施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故意殺人(未遂)、販賣運輸毒品、開設賭場、非法拘禁等62起犯罪。

一查一串,一端一窩,拔出蘿蔔帶出泥,洗掉泥露出大蘿蔔;查出一個政法腐敗分子,往上追,往下挖,都能有斬獲。

事實上,就中共政法系的公安分系而言,如果有人膽子大,從一個公安腐敗分子往上追,再往上追,再再往上追,或許能追到「中共警察一哥」趙克志。這並非開玩笑,據媒體爆料,趙克志在美國名列「億元俱樂部成員名單」。他這麼多錢哪來的?

同理,中共政法系公、檢、法、司目前掌門的另外三位:最高檢張軍、最高法周強司法部唐一軍,還有他們的多位左右副手們,這些人恐怕也跟趙克志半斤八兩。

正所謂,滿朝文武皆和珅,政法豈甘做太監?

政法系糜爛至此,「政治殭屍」奈若何?

中共政法系的全面整頓,此前已有先例。

1997年兩會期間,最高法、最高檢的工作報告被人大代表亮了「黃牌」!數千名人大代表對政法存在的貪贓枉法、徇私枉法、錯誤執法等大量腐敗提出尖銳批評,強烈要求政法系自我「淨身」,由此引發一場規模空前「教育整頓」。

當年數據顯示,全國檢察系統立案調查1557人,有1215人被給予黨政紀處分,113人被追究刑事責任,1523名犯有嚴重違法違紀行為者被開除、辭退;全國法院系統共立案調查違法違紀案件10014件,有2271人受到黨政紀處分,221人被追究刑事責任,4221名不合格人員被清理出法官隊伍。

20多年過去了,中共的「刀把子」政法系的多病纏身不但沒有絲毫康復,反而已經深入骨髓,病入膏肓。

2018年5月18日,大紀元《九評》編輯部推出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書中闡明了「共產主義」(共產黨)的實質:

「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最終被淘汰。」

中共——共產邪靈禍亂中華百年,竊政中國71年,它從來都沒有變好過,因為它本質上根本沒有變好的基因與機制;然而中共也從來沒有變壞過,因為它一開始就是最壞。百年來所不同的,只是其壞的表現形式不同罷了。

民間有言,「過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

這句話,既道出了民眾的一腔憤懣與無奈,也道明了中共與政法系的土匪血緣。按照兩者的這一歷史淵源推論,中共今天的所謂整頓,其實是老土匪對新土匪的點撥與調教,只能使後者越來越土匪。

許有人會問,這次整頓不是已經取得了不少成果嗎?怎麼還說政法系不會變好些呢?

筆者的回答是,1997年的整頓不也取得了那麼多成果嗎?後來如何?請記住,魔鬼不僅是藏在細節中,絕大多數的時候,魔鬼還會隱藏在表象的背後。就像白骨精隱藏在老翁、老嫗和少女背後一樣。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不都是以社會更快更徹底的敗壞為代價的嗎?這次整頓政法系難道是個例外嗎?

香港警隊曾號稱亞洲第一。去年一個鎮壓香港民眾反送中運動下來,由於中共黑手的浸透和操弄,如今聲名狼藉。再好的東西,只要到了中共手裡准完蛋。

筆者注意到,中共為了給「扶不上牆」的政法系招魂,近期至少有兩個動作。一是給警察配置了新型公務車,採用國產「紅旗」系列,車身有明顯的「紅色符號」;二是給警察授旗。其目的還在於提升「對黨忠誠」度。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授旗儀式跟八一前那次授銜儀式差不多少,一向「喪事喜辦」的中共,這兩次儀式都是「喜事喪辦」,從「主演」到「配角」都是一臉的哭相。一個個強打精神,末日心態一覽無餘。

腐敗不堪的中共「政治殭屍」的最後覆滅,已經進入倒數計時。而構成殭屍的所有部件,其在維持殭屍存在的同時,也在消費著殭屍最後殘存的一線生機。

此番中共企圖再次握緊「刀把子」保命的算盤註定要失靈,因為這「刀把子」已經是一筆賠本賺吆喝的「負資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8/1494606.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