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香港之完結 與大陸「改革開放」走上絕路同步發生

—一切只是巧合

作者:
到了加拿大,就不行了。加拿大索性取消醫療私有化,每一個醫生都是公務員。確實醫院都蓋得像養和,但初發現癌症,只要認為第一期,須排期半年才有得做手術。有人在加拿大突然牙痛,死去活來,明明認得一個好朋友是牙醫,請他幫忙,該牙醫朋友說:不可以,一切要經政府,我現在來替你看症,我就是犯法。這就是社會主義癌症擴散之弊。

英國公共醫療本來是社會福利,前首相艾德禮戰後重建經濟,大手筆建立,還拆除倫敦的貧民區,興建公屋。後來麥理浩來香港照搬這套,而且香港的錢比英國政府多。居然真有一個外來殖民地政府真心想改善香港華人民生,而不是自己貪污、將財產和子女私送外國,如此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三千年歷史幾未見過,遂將麥理浩當救世主。

到了加拿大,就不行了。加拿大索性取消醫療私有化,每一個醫生都是公務員。確實醫院都蓋得像養和,但初發現癌症,只要認為第一期,須排期半年才有得做手術。有人在加拿大突然牙痛,死去活來,明明認得一個好朋友是牙醫,請他幫忙,該牙醫朋友說:不可以,一切要經政府,我現在來替你看症,我就是犯法。

這就是社會主義癌症擴散之弊。

社會福利主義,只能有限推行。當人口膨脹,整體生活富裕,尤其多了外來移民,移民在經濟好時會拼命在基層勤勞建設,但是畢竟人性自私,移民家庭一旦失業,也會躺著享受西方國家的醫療和房屋福利。因為想到賣命了幾十年,醫療福利之回報,當然要盡情領取。

然後是左膠思想之「我我我」大我本位。我有這樣權利,我有那項權益。我頭昏咳嗽,有權揮手叫救護車進醫院。社會福利最終一定會濫用,導致加稅。一加稅加最低工資,企業就會撤退。

二十世紀為西方資本主義經濟提供良性實驗,有兩個地方:一個是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中國之前的殖民地香港,另一個是一九七九年鄧小平決定引入外資經濟改革之後的中國。

中港俱華人社會,只要政府放開手,華人死活拼命工作、儲蓄存款、為子女賣命的民族奴工(不是奴才,那是讀過書的中國人的另一種)基因,一定得到最大的發揮。鄧小平和麥理浩在一個重迭的時空,但又在兩個不同的社會,俱利用了華人的良性基因。

這兩條軌道,八十年代完全交集,中港直通車、白天鵝賓館、深圳特區、香港居屋、免費教育,全部在這十年一齊實現,因此成為香港和中國人歷史上罕有的黃金十年

為何上一代黃面孔的山東警察寧願替英國人守港督府,也不回大陸甘肅省,全家做殖民地二等良民?因為英國管治配對了中國人基因,這兩條軌道一分叉,奇蹟即刻終結。香港之完結,與大陸「改革開放」走上絕路同步發生。這就是歷史規律。

因此英國要重建,需要引入香港華人。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02/1496274.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