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當阿明得知「國庫空了」,如何反應?

作者:
「你們這些部長為什麼老向我阿明總統嘮叨個不停?你們真是蠢透了。如果我們沒有錢,解決的法子很簡單:你們應該印出更多的錢。」

伊迪·阿明(Idi Amin,1923-2003年)是20世紀最殘忍的統治者之一。許多人會記得2006年電影《最後的蘇格蘭王》中福里斯特·惠特克扮演的這位烏干達總統。惠特克也因為在此劇中對阿明的生動刻畫而贏得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西方媒體經常嘲笑阿明,把他當成是個自吹自擂的小丑。阿明在1971~1979年統治期間,殺害了大約30萬烏干達人,其中許多人死於殘忍的暴行。儘管歷史學家和新聞記者偏好關注他暴虐的一面,但他的經濟政策同樣也值得我們留意。

烏干達簡史

烏干達是中非東部的一個內陸國家,1962年10月9日獲得獨立(儘管伊莉莎白女王仍然是正式國家元首)。這個國家早期處於動盪不安的狀態中。

烏干達之前由阿波羅·奧博特博士統治。奧博特起初擔任總理,後來擔任總統——直到1971年1月,將軍伊迪·阿明,一位在殖民軍隊服過役的暴發戶奪權。(阿明奢侈成性、揮霍無度,因挪用軍隊資金即將遭到逮捕。他先下手為強,發動了這場政變。)

阿明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完成他前任奧博特任內開始的企業國有化。奧博特此前發布了一項命令,讓國家持有該國頂尖行業和銀行60%的股份。《紐約時報》當時報導稱,奧博特的聲明導致了大量資本外逃,「新投資幾乎停滯不前。」阿明上台之後,非但沒有撤銷這道命令,反而加以鞏固和擴大,宣布他仍將奪走另外11家公司49%的股份。

然而,阿明才剛下手。次年,他下令驅逐大約5萬名印度裔人士,給本國經濟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亞當·斯密研究院院長馬德森·皮里在一篇有關阿明驅逐令的文章中寫道:

「這些『亞裔』烏干達人富有創業精神、頗具才華,工作勤奮、擅長經營,他們構成了烏干達的經濟支柱。然而,阿明偏袒和自己同種族背景者。他恣意任性、使盡手段,把亞裔全部驅逐出境。他的親信獲得了這些財產和生意,最終因能力不足和管理不善,把企業迅速搞垮了。」

他一邊將私營企業國有化,驅逐印度裔烏干達人,一邊熱衷於迅速擴張本國公共部門。

烏干達經濟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混亂。阿明的財政顧問當然害怕把這個消息告訴阿明。然而,記者里卡多·奧里齊奧在新聞作品《談論魔鬼》中說,一位財政部長咬咬牙,終於告訴阿明——「國庫空空如也」。

阿明的反應很能說明問題。他說:

「你們這些部長為什麼老向我阿明總統嘮叨個不停?你們真是蠢透了。如果我們沒有錢,解決的法子很簡單:你們應該印出更多的錢。」

當然,印鈔是一個不切實際的解決方案,財政部長也明白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他沒有照阿明的要求去做,而是選擇逃往了倫敦

毫無疑問,這位這位「最後的蘇格蘭王」(阿明自封的頭銜之一)找到了其他大臣為他印刷鈔票。不管怎樣,到阿明遭廢黜時,烏干達人工資的實際價值跌掉了90%。

貪慾和虛榮心

人們很容易嘲笑阿明——這個人認為印更多鈔票就能真正解決烏干達任何潛在的經濟問題。但阿明可能對解決烏干達的問題並不怎麼感興趣。印鈔票是解決他自己問題的一種方法。

稍微了解一下阿明的生平就會明白,他主要感興趣於自己的貪慾和虛榮心。印鈔票使他本人得以維持奢華的生活方式,並暫時解決了某些政治問題。

多年後,阿明流亡沙烏地阿拉伯。阿明在吉達的公寓裡接受了記者奧里西奧的採訪。這位記者當時正在探究這位「非洲卡里古拉」(Caligula,羅馬帝國第三任皇帝,被認為是羅馬帝國早期的典型暴君,他建立恐怖統治,神化王權,行事荒唐)的心理問題,但阿明想談論的只有美食——當地人談到了他對「烤山羊、木薯和小米餅」的喜好——還有他那台全新大彩電以及上面的所有頻道:BBC利比亞電視台、沙特電視台。奧里西奧寫道:「他對這些東西如數家珍。」

無中生有的錢

阿明的經濟解決方案就是:印更多的錢!——也許在我們很多人看來,這可能太荒謬了,但值得注意的是,光從今年3月份以來,美聯儲就增持了近2萬億美元國債。這意味著,就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聯邦政府從自己的中央銀行借錢來維持巨額支出。(編者註:由於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的)

事實上,美國聯邦債務現在已經超過了美國GDP,比經濟學家6年前的預測還要早了20年!

不祥的是,我們似乎從中學到了錯誤的東西。一個新興的經濟思想學派——現代貨幣理論認為,可以通過創造更多貨幣來替政府計劃的願望清單提供資金。這就是為什麼,即使聯邦債務正通往27萬億美元,我們仍然看到政客提議在未來10年內增加46萬億美元支出。

如果印鈔真的能解決我們的經濟問題,生活就將是美好的,但事實上,那樣根本行不通。貨幣只是一種便利於貿易的交換媒介;它本身並無真正的價值,且像其他任何東西一樣,受供求規律制約。

貨幣供應量大增會使美元貶值,這是大多數美國人2020年去食品雜貨店時都能看到的現象。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顯示,在短短几個月時間裡,從3月到6月,肉類價格上漲了20%。家禽和雞蛋等必需品價格也大幅上漲。

貫穿整部歷史——從古羅馬到魏瑪德國,還有其他國家——政府發現,利用印鈔票(古代的主要作法是削減硬幣成色)來購買商品、資助項目和進行他們實際上負擔不起的戰爭,是很方便的。

最近的一個突出的例子是委內瑞拉,該國2019年通脹率達到了百分之1000萬。極左激進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2013年上台後不久,全球油價暴跌。之前委內瑞拉嚴重依賴石油來為其前任烏戈·查維茲制定的國家計劃提供資金。

由於缺乏這些計劃項目所需的資金,馬杜羅在上任之初就開始印鈔,但這只會稀釋委內瑞拉貨幣玻利瓦爾的價值。

後果就是:價格飆升。到2018年,一袋兩磅重的胡蘿蔔賣到了300萬玻利瓦爾(46美分)。一卷衛生紙:260萬玻利瓦爾(40美分)。一隻5磅重的雞:1460萬玻利瓦爾。這種經濟現象被稱為「惡性通貨膨脹」。

大量推出新錢也會使經濟泡沫不斷膨脹,而這些泡沫最終將不可避免地(並令人痛苦地)破滅。

像阿明和馬杜羅這樣認為印鈔是解決經濟困境可行法子的政客,經常成為人們戲謔嘲諷的對象。但在取笑他們之前,美國人應該好好審視一下美國經濟中某些財政開支和貨幣擴張的趨勢。否則的話,也許有一天,我們會突然發現自己也陷入了這種熟悉的困境。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03/1496768.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