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12首宋詞巔峰之作 千古傳誦的名篇 一生一定要讀一次

在文學史上,宋詞與唐詩,並稱雙絕。

千年過去,物是人非;不朽宋詞,情韻猶存。那些詞人的所思、所想、所嘆,已由瞬間凝結成永恆。讓我們走近宋詞,去領略這份含蓄迤邐的古典之美。

12首宋詞巔峰之作,首首名作,句句經典,一生一定要讀一次。

天仙化人之筆

水調歌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這是中秋詞的絕唱。蘇軾以詠月為中心表達了遊仙「歸去」與直舞「人間」、離欲與入世的矛盾和困惑,以及曠達自適,人生長久的樂觀枋度和美好願望,極富哲理與人情。

全篇皆是佳句,典型地體現出蘇詞清雄曠達的風格。情韻兼勝,境界壯美,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

胡仔《漁隱叢話後集》卷三十九: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余詞俱廢。

「無可奈何」二語工麗,天然奇偶。

「無可奈何」二語工麗,天然奇偶。

《浣溪沙》

宋·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這是晏殊最膾炙人口的一首詞。葉嘉瑩先生評價晏殊詞「情中有思」,這首也不例外。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為天然奇偶句。惋惜與欣慰的交織中,蘊含著某種生活哲理:一切必然要消逝的美好事物都無法阻止其消逝,但消逝的同時仍然有美好事物的再現,生活不會因消逝而變得一片虛無。

楊慎:「無可奈何」二語工麗,天然奇偶。(《詞品》)

慷慨雄放,蒼涼悲壯

慷慨雄放,蒼涼悲壯

《漁家傲·秋思》

宋·范仲淹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

四面邊聲連角起。

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

羌管悠悠霜滿地。

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這是一首邊塞詞,千嶂、孤城、長煙、落日,這是所見;邊聲、號角聲,這是所聞。邊塞局勢嚴峻。將士們既希望取得勝利,而戰局長期沒有進展,又難免思念家鄉,妻子兒女魂牽夢繞。

愛國激情,濃重鄉思,兼而有之,構成了他們複雜而又矛盾的情緒。將軍與征夫的矛盾情緒通過全詞景物的描寫,氣氛的渲染,委婉地傳達出來,情調蒼涼而悲壯。

先著、程洪《詞潔》:一幅絕塞圖,已包括於「長煙落日」十字中。唐人塞下詩最工、最多,不意詞中復有此奇境。

英雄壯志,直衝霄漢

英雄壯志,直衝霄漢

《滿江紅》

宋·岳飛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中原陷入敵手,岳飛將滿腔悲憤化作詩句,傾泄而出。詞裡句中無不透出雄壯之氣,顯示了作者憂國報國的壯志胸懷。

它作為愛國將領的抒懷之作,情調激昂,慷慨壯烈,充分表現了中華民族不甘屈辱,奮發圖強,雪恥若渴的神威,從而成為反侵略戰爭的名篇。

清代陳廷焯:「何等氣概!何等志向!千載下讀之,凜凜有生氣焉。『莫等閒』二語,當為千古箴銘。」(《白雨齋詞話》)

余恨無窮,餘味不盡

余恨無窮,餘味不盡

《雨霖鈴》

宋·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是婉約詞的代表人物,在宋代,他是第一個大量創作慢詞的人,這首《雨霖鈴》是其中的傑作。

這是一首離別之作,時當秋季,景已蕭瑟;且值天晚,暮色陰沉;而驟雨滂沱之後,繼之以寒蟬淒切:詞人所見所聞,無處不淒涼。柳永寫委婉淒側的離情,可謂盡情盡致,讀之令人於悒。

清代周濟《宋四家詞選》:清真詞多從耆卿奪胎,思力沉摯處,往往出藍。然耆卿秀淡幽艷,是不可及。

疊寫三句閒愁,真絕唱!

疊寫三句閒愁,真絕唱!

《青玉案》

宋·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華年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閒情都幾許?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以偶遇美人而無果比喻懷才不遇,形象而寫實,讓人「心有戚戚焉」。

結句用博喻的修辭手法將無形變有形,將抽象變形象,變無可捉摸為有形有質,顯示了超人的藝術才華和高超的藝術表現力,受到歷代詩人學者的讚頌。

先著、程洪《詞潔》:方回《青玉案》詞工妙之至,無跡可尋,語句思路亦在目前,而千人萬人不能湊拍。

詠梅之絕唱

詠梅之絕唱

《卜算子·詠梅》

宋·陸游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這是一首梅花的絕唱,詩人以梅花自況,詠梅的悽苦以泄胸中抑鬱,感嘆人生的失意坎坷。

那「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的梅花,正是詩人一生對惡勢力不懈的抗爭精神和對理想堅貞不渝的品格的形象寫照。

明·卓人月《古今詞統》:末句想見勁節。

精工佳作,句句經典

精工佳作,句句經典

《一剪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此詞通過女詞人獨特的感受和體驗另闢蹊徑地揭示了女子多愁善感的心理共性。

全詞不飾雕飾,明白如話,以女性特有的沉摯情感,絲毫不落俗套的表現方式,展示出一種婉約之美,格調清新,意境幽美,稱得上是一首工致精巧的別情佳作。

清·陳廷焯《雲韶集》卷十:「起七字秀絕,真不食人間煙火者。梁紹壬謂:只起七字已是他人不能到。結更淒絕。」

英雄氣格,千古絕唱

英雄氣格,千古絕唱

《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氣象磅礴,格調雄渾,高唱入雲,境界之宏大。

它第一次以空前的氣魄和藝術力量塑造了一個英氣勃發的人物形象,透露了作者有志報國、壯懷難酬的感慨,為用詞體表達重大的社會題材,開拓了新的道路,產生了重大影響。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東坡「大江東去」赤壁詞,語意高妙,真古今絕唱。

千古創格,絕世奇文

千古創格,絕世奇文

《聲聲慢》

宋·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這是李清照的名作,開頭14個疊字,緩緩讀來,只覺齒舌音來回反覆吟唱,徘徊低迷,婉轉淒楚,有如聽到一個傷心之極的人在低聲傾訴。

這首詞以接近口語的樸素清新的語言譜入新聲,運用淒清的音樂性語言進行抒情,又體現了倚聲家的不假雕飾的本色,誠屬個性獨具的抒情名作。

清劉體仁《七頌堂詞繹》:惟易安居士「最難將息」、「怎一個愁字了得」、深妙穩雅,不落蒜酪、亦不落絕句,真此道本色當行第一人也。

豪壯悲涼,義重情深

豪壯悲涼,義重情深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宋·辛棄疾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辛棄疾在京口,面對錦繡江山,緬懷英雄人物,感慨國家悲涼。

此詞用典頗多,讀完,可理解辛棄疾一片為國的熱忱,他想為國效勞,卻報國無門,大志不得伸。空對古蹟悵望,卻毫無辦法。

明代楊慎《詞品》:辛詞當以「京口北固亭懷古」《永遇樂》為第一。

筆法空靈,寄寓深長

筆法空靈,寄寓深長

《揚州慢》

宋·姜夔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

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

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姜夔善於化用前人的詩境入詞,餘音繚繞,餘味不盡,姜夔用詞清雅空靈,「清」「寒」「空」「波心」「冷月」營造了一種空靈的意境。

詞人運用對比的手法,將昔日揚州城的繁榮興盛景象對比現時揚州城的凋殘破敗慘狀,寫出了戰爭帶給了揚州城萬劫不復的災難。

《歷代詩發》:極平淡,亦極新異,宜顧況之傾倒也。

國畫作者:錢松岩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唐詩宋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03/1496862.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