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最兇殘貪官:把情婦炸兩截!殺死妻子!

省級領導炸死情人

段義和,男,曾任山東濟南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黨組書記。2007年8月23日山東省高級法院以爆炸罪,判處段義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五年,以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2007年9月5日在濟南被執行死刑。

1994年2月,已擔任山東省電子工業局黨委書記、副局長的段義和,被組織上派往聊城地區,掛職擔任聊城地委副書記,時間兩年。段義和的妻子在省立醫院工作,所以段是隻身一人前往聊城。聊城地委所在地是聊城縣,為了安排好地委段副書記的生活,地委辦公室讓段義和住在縣委招待所一個豪華套間裡,並讓招待所派專人照顧,當時年僅18歲、長相十分漂亮、身段又好的柳海平被指定為段義和的專職服務員。當時段義和48歲,比柳海平大整整30歲。後來有人發現,賓館的這個服務員「服務」到了段義和的床上,結果掛職時間沒當段義和明確告訴柳海平不能和她結婚後,柳海平向段義和索要100萬元補償費,併到有關部門告了段義和一狀,有關領導找段義和談了一次話,讓段處理好與柳海平的關係,不要影響工作和家庭。這次事件後,段義和決定要與柳海平徹底分手。段義和要分手,而柳海平卻認為段義和是要拋棄她,兩人發生了激烈的爭吵。從這時候開始,段義和萌生了致殘或殺死柳海平的犯罪動機,他曾對一位好友流露出要擺平那個「忘恩負義」的女人的想法,因為「那個女人知道得太多了,又不識好歹」。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段義和決定尋找一個最可靠的人來實施自己的計劃,他首選了侄女婿陳志。開始,段義和與陳志商量採取製造交通事故的辦法,把柳海平弄成植物人,陳志開車跟蹤了幾天,發現柳海平的活動範圍都在市區,路上車水馬龍,車速提不起來,製造交通事故很可能殺不死柳海平,反而會暴露自己,就把這個方案放棄了。「陳志最後想出了一個既能達到殺死柳海平的目的,又認為能自保的『上策』,就是爆炸。」一位辦案人員說,陳志是工程兵出身,知道爆炸後所有的證據都銷毀了,特別是爆炸起火後,現場幾乎找不到證據。

2007年7月9日下午5時左右,陳志開著一輛警車帶著陳常兵一起來到濟南市國土資源局停車場。陳志攜帶爆炸裝置下車後,直奔柳海平的淺藍sè廣州本田思迪轎車。他們之所以這個時間來,是因為這時正是下班時間,停車場來開車的人多,不會引起保全的懷疑。陳志迅速打開車門,將裝有磁鐵的爆炸裝置徑直放在駕駛座位下,2公斤炸藥和3枚電雷管就被緊緊吸在車座下面,整個過程陳志在一分鐘內就完成了。然後「二陳」回到車上,由陳常兵駕駛車輛,等柳海平下班駕車回家時,就跟蹤在後面,伺機引爆。

不到5分鐘,響起一聲巨響,接著是火光沖天,濃煙滾滾,伴隨著爆炸聲,受傷的小商販們的哭喊聲,亂作一團。

2007年8月9日,段義和、陳志、陳常兵涉嫌爆炸犯罪,段義和涉嫌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一審宣判。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爆炸罪、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罪併罰判處段義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副省長雇兇殺妻

這是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案件:身為留美博士、著名農作物專家、河南省副省長的52歲的呂德彬,和時任新鄉市副市長尚玉和共謀僱傭殺手,在6月8日殺害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陳俊紅——殺手很殘忍,他們將陳分屍後扔進水庫中。整個過程手法粗糙,河南警方僅用3天時間就迅速破案——高級知識分子出身的副省長和他的殺手顯然不熟悉「殺人之道」,作案過程漏洞百出。

事後看來,整個作案過程還算有條不紊。

根據知情者的敘述,2005年6月8日早晨,正在北京開會的呂德彬給時任新鄉市副市長尚玉和打電話,要他動手。

接到電話的尚玉和隨後把15萬元交給了殺手張松雪和徐小桐——這是一筆騙呂德彬的妻子陳俊紅說要帶她去買車的錢。當然,買車是假,這15萬實際上是殺手的酬金。

拿了錢的殺手張松雪隨後給呂妻陳俊紅打電話約她出來,殺手用來聯繫的手機號碼是之前就買好的,專門用於聯繫作案,呂德彬與尚玉和也各有一個新號碼。

陳俊紅是呂德彬的第二任妻子,農村出身,小呂德彬14歲,之前曾照顧過癱瘓的呂父。呂德彬在1997年與身為河南農大老師的前妻離婚,1999年和陳俊紅結婚,婚後有一子。兩年來,陳和呂德彬爭吵不斷,甚至對呂大打出手,這被視為呂德彬要殺她的直接動機。

就在前一天,呂德彬的「學生」尚玉和對這位師母說,有人願意出錢為她買一輛轎車,而且呂副省長也同意。知情人說,陳俊紅此前剛剛考取了駕照,對這部送上門來的私車自然滿心歡喜。尚還和陳俊紅約好第二天就讓人跟她去買。

陳的同事說,接到電話的陳俊紅興高采烈地說有「好事」,然後就出門了。她沒有想到的是,跟她去「買車」的,就是殺手張松雪和徐小桐。

兩個殺手按照事先的計劃開車來接陳俊紅,外出「買車」。張松雪駕駛著尚玉和事先準備好的帕薩特轎車,徐小桐與陳俊紅坐在車後排。

隨後發生的事情有兩個版本:一種說法是,車拐上北環道後,見四下無人,與陳俊紅同座的徐小桐突然掐住了陳俊紅的脖子直至其昏迷,然後徐小桐用仿『六四』手槍砸死了陳俊紅。

另一說法是,兩個殺手很不「專業」,所走的方向不對,很快被陳俊紅看出破綻。此時陳要求轉向,殺手只好在沒出市區的情況下慌亂動手。

不管過程如何,殺手最終是完成了「任務」。張松雪隨後下車逃到新鄉,徐小桐載著陳俊紅的屍體逃回老家河南唐河縣。

根據此前媒體的報導,為了製造綁架的「證據」,當日下午,逃到新鄉的張松雪用作案用的手機卡,向呂德彬平時所用的手機上發了一條簡訊:「你夫人在我這裡,要想活命,請速準備50萬元。」呂德彬接到簡訊後,知道一切辦妥,便讓一省政府工作人員以妻子被綁架為名,向公安機關報案。

當晚,在唐河的徐小桐則將陳俊紅的屍體肢解,裝入編織袋內,扔進南陽虎山水庫。

副省長的妻子被綁架,自然是非同小可。知情人透露說,河南警方馬上立案,展開監控。河南農大的知情人說,公安廳的人不久就來學校進行調查。

很快,陳俊紅遭肢解的屍體在河南南陽虎山水庫被發現。當地村民說,公安機關雇了三個船工,在水庫里打撈了一個星期。

警方很快鎖定了犯罪嫌疑人,6月9日,張松雪的妻子去見正在新鄉某賓館躲藏的丈夫,兩人剛見面,河南警方便進門帶走了張松雪。

尚玉和的一個失誤也讓案情進展迅速:6月8日當天,忙亂的尚玉和無意中竟用他日常工作所用的手機卡打了個電話給陳俊紅;更「倒霉」的是,殺手在殺害陳俊紅之後,也曾用手機與尚玉和聯繫。這一疏漏成為迅速破案的關鍵,6月10日,尚玉和被警方控制。

事實上,殺人方案經過了精心準備:一開始,殺手準備在呂德彬在農大家屬院的住房內,冒充劫匪殺死經常在此居住的陳俊紅。殺手之前已經得到了鑰匙,並提前買好了手槍。6月6日上午,張松雪和徐小桐二人尾隨陳俊紅進入農大家屬院附近伺機入室殺人,但因當時呂德彬家的保姆在旁而沒有找到下手的機會。

呂、尚二人隨後決定實施另一套殺人方案,最終以買車為名將陳俊紅騙出殺害。

事後看來,正因為呂德彬與陳俊紅「報恩」式的結合,以及他要找沒文化的農村婦女為妻子的極端標準,成了致命的隱患。

2000年底,陳俊紅為呂德彬生育了一個兒子。此後陳一直在家待業,直到2003年呂德彬當上副省長後,陳被安排到河南農大農學院資料室工作。

2005年10月30日,鄭州市城東路113號,河南省政府家屬院,門口武警凜然。升任副省長後,呂家也由河南農大搬到這裡。據家屬院的知情人說,呂的妹妹呂紅麗現在仍住在院內,「騎一個紅色電動自行車,經常帶著呂德彬5歲的兒子出去玩。」

事實上,呂德彬一家在院內頗有「名聲」——從2003年初,他們搬到家屬院後,呂家就不時傳出叫罵聲,甚至有人見到陳俊紅追打呂德彬,原因在於呂德彬有外遇。有消息說,呂德彬在認識陳俊紅前就已經有了一個固定情人。呂認為陳是農村婦女,好掌握,所以依然跟陳結婚。

情人的問題顯然觸怒了陳俊紅,知情人透露,2003年底,呂德彬到某市開會,陳俊紅跟蹤而去,結果呂德彬和情人當場被捉。陳自然怒不可遏,大鬧一番,但此後呂德彬仍未能斷絕和情人的來往。有知情者說,陳俊紅起先還不錯,「笑眯眯的,不怎麼說話」,呂有外遇後陳俊紅性格大變。

事情愈演愈烈,陳俊紅開始控制呂德彬的時間,最後發展到呂下班後超過一個小時不回家就要下跪。有一次陳俊紅竟跑到省政府大樓鬧,說要從省政府大樓跳下自殺,逼著呂德彬在辦公室里下跪認錯。

2004年4月的一天晚上,在呂的家裡,一位朋友見到陳俊紅手持水果刀,追刺呂德彬,呂德彬打不過身強力壯的妻子,嚇得到處跑。在庭審時,呂德彬也痛哭說,陳俊紅經常打罵自己,讓他下跪,打耳光甚至用刀子扎傷他的腰部。他說,如果法庭允許,他可以當庭脫下褲子,查驗傷疤。

呂對陳俊紅的痛恨不僅因為挨打。呂的一位同事說,陳俊紅為人大大咧咧,「愛炫耀,啥都說,什麼都不考慮。」有一次陳俊紅曾當著呂德彬學生的面掀起衣服給孩子餵奶,讓身為老師的呂尷尬不已,據說,她還經常越權指揮呂的秘書。

在知情人眼裡,正是「覺得沒法過了」,呂德彬才動了殺心。據說之前呂曾提議給陳錢然後離婚,但陳不同意。

呂的性格缺陷也是重要原因。知情人說,他給人的感覺「像個孩子」,經常把自己受氣的事跟司機、下屬甚至省領導說。呂的前妻說,呂「脾氣大但心軟」。在庭審時,呂曾經出人意料地情緒失控,喊叫痛哭,說自己只是想讓人把妻子打殘養起來。

「官殺」背後————————

一些人把這歸結於呂對「政治前途」的考慮:不論是情人還是妻子,只要影響了他政治上的發展,影響了他的享樂,都會被除掉。可見貪官的人性有多扭曲!有多兇殘!

事實上,因為怕婚姻問題影響「政治前途」而狠下殺手的情況並不少見:2003年2月,山西省陽泉市檢察院反貪局偵查科科長王俊平,因同時包養兩個情人惹火了「二奶」。王俊平擔心此事暴露影響前程,僱人將「二奶」及4歲的女兒殺害。就在呂德彬殺妻的前一個月,王俊平及殺手三人剛剛被執行死刑。在更早的2001年9月,為保住官位,安徽省蕪湖市政法委書記周其東雇兇殺害了與其廝混多年的情婦。

怕「家庭問題」影響仕途只是「官殺」之一種,更多的則是為了「升遷」而下手,殺手更多的是介入仕途紛爭。媒體報導中較早的一起「官殺」案是在1994年,時任江西安義縣縣長陳錦雲雇凶用汽車將縣委書記胡次干撞傷以取代之,在陳錦雲如願當上縣委書記後,他再次僱人將其下屬的一位縣委副書記殺成重傷。

曾有人分析了「官殺」的類型,共有為官位雇兇殺同事,為轉正殺害上級,為報復殺害舉報人,為泄憤剪除異己,為前途殺害情婦等幾種;作案官員,也從鄉鎮幹部到省局官員不等。

需要指出的是,從官員到殺手之間往往有個仲介者,大多「官殺」案件中都有一個混跡於官員和殺手之間的商人,替主謀物色殺手。呂德彬一案的不同處在於,作為仲介人的,是同樣身為官員的尚玉和。

普遍的看法認為,除了個人品質外,「行政官員權力的含金量太大」是造成官員如此看重仕途的原因之一。雖然「官殺」只是極少數偶然現象,但這一現象及其背後所代表的官員權力利益問題也正在日益引起重視。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網易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0/1499259.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