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人心啊!女子復盤在泰國被丈夫推下懸崖全程

2019年6月9日,江蘇南京的王女士在泰國被當時的丈夫俞某推下懸崖,墜落過程中被大樹攔住,身上最大傷口吻合釘打了近90根。王女士生還後,指控丈夫將其推下懸崖。

今年3月,俞某在曼谷被判處終身監禁。他和律師當庭提出上訴,二審將移交上一級法院審理。

事發一年多後,王女士復盤兩人的交往,「都不正常」。她甦醒後在醫院救治時,無法說出實情,因為丈夫就在病房盯著她……她希望她的經歷能警示他人。

王女士全面復盤泰國墜崖全程

以下為王女士的自述:

加微信搭訕

「我是2019年6月9日泰國烏汶府孕婦墜崖案的受害者。我在曼谷有自己的房產和公司。

(和俞某)認識的時間是2017年5月18日,在一個聚會上。他刻意調座位坐到我面前來搭訕,問我是哪裡人。我保持謹慎的態度,就不太想跟他說話。他一而再再而三要求,後來就加了微信。之後就散了,也沒想過以後再有聯繫什麼的。

對於穿著和長相都沒有深刻的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他會說我的家鄉話。加了我的微信以後,他就經常跟我發信息搭訕聊天,但是因為我比較忙,所以多數時間是不回復的,或者是他發的太多以後禮貌性地回復一些。

每天接送上下學

「那個時候我還在念泰語,一周7天,周一到周六,我都會在固定的時段去上下學。他找到了我生活的規律以後,就每天去接送我上下學。

就是當時在異國他鄉,相當於說你有了一個伴,可以一路說說笑笑回去,而且他對你也沒有過分的舉動和非分之想,讓你覺得非常舒服,越來越熟悉。

兩周以後他跟我表白說希望跟我交往,當時寫了一個非常長的小作文,他希望能夠跟我最後是有結果的。我們的戀愛最終的導向是結婚是婚姻,然後我們會有共同的孩子,會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他的表述中心跟我要的東西完全是契合的。」

塑造積極向上人設

「在試著交往的過程當中,他給我所有的感覺都是積極向上的,他非常喜歡健身,而且每周去健身4-5次,而且他不會說一些很喪的話,非常紳士、勤勞。當時覺得終於遇到良人了。

他做功課了,應該就是說從他認識我的時候,他把所有的朋友圈都翻了一遍。其實他應該是在我們認識20多天的時候,準確的說就跟我開始求婚了。婚求了將近有一個月,當然我是不斷拒絕的,因為我覺得太倉促了不合適。他從早到晚在磨你,就說我們結婚好不好,你嫁給我好不好?

『如果對的人出現了,早和晚是沒有關係的,我們先領證先進入婚姻,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來奮鬥,很快我會給你的親朋好友一個滿意的答覆,我會向他們證明你勇敢的跟我攜手進入婚姻,你選對人了。』他當時反反覆覆講這些話,我當時應該是被洗腦了或者是太信任了,我就選擇了他的方案。?」

坐過牢卻辯稱無辜

「他跟我用南京話說話,說得8分像,這個事情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婚後才找到答案。他之前在盜竊和搶劫案件當中被判12年,實際服刑8年的期間,同屋的獄友幾個人,剛剛好是南京人,所以他跟他們在一起待了8年就學會了南京話。

他說他坐牢屬於無辜被牽連的,他並沒有參與這一起案件,說了另外一個版本的故事讓我不再害怕。如果他講的是原版本,足夠讓我遠離他。?」

耍手段騙領結婚證

「2017年7月15號領的證,回中國領的。

他是背著我買機票的,我並不同意。他說要不這樣子,反正我們在曼谷已經好久了,都沒有回家去見過家人朋友,既然機票也買了,我們就不要把它浪費掉,順便再思考一下要不要跟我結婚,我也就同意了。

7月14號的晚上突然出現在我們家門口,他說他太想我了,他要見我,然後他說你回家把戶口本偷出來,他說我明天去領證。我說沒有經過父母的同意,我不敢。

他說你拿出來我們去看一下,明天7月15號剛好是周六,一般像這種國家機關的話,周六周日是雙休的不開門的,我們賭一把。後來第二天去了民政局以後,居然發現是開門的,他就遊說我按道理說不開門的地方都開門了,那就是註定你和我就是一家人。當時就這樣跟他領了證,糊裡糊塗把婚結了。」

婚後原形畢露

「他已經不想要再演了,他的所有積極向上、自律(都沒了)。他不管你的,不要說是給你遞一個紙巾,就是你生病了他都懶得看你一眼。

他所有跟我的交流,就是找我要錢,叫我幫他還債,跟我吵架。所有的焦點就是圍繞著跟我要錢,如果我不給他,他就要求離婚,離婚然後分我的財產等等。」

妻子以為孩子能化解矛盾

「確定懷孕是2019年4月1號,然後他就說你想生的話你就生,你不想生我們就去打掉,隨便。

關係已經進入一個非常壞的局面了,但是我懷孕以後他停止了他這個舉動,整個人變得溫和正常了,他也會偶爾下廚做飯,也會去買菜,所以我覺得是因為孩子的到來讓我們的關係開始有所升溫,我很堅信等跟他之間有互動會建立感情的時候,那個時候所有的冷漠都會瓦解的。」

突然給妻子買保險

「他是2019年4月18號來給我買的保險。出現重大疾病的話,可以賠償30萬,如果意外身亡可以賠償31萬。

賠付對象這個地方拿給我的時候,就是簽好的是他的名字。然後當時我就對這個地方就提出了異議,保險代理人就跟我說,我以為你要填你丈夫我幫你填。我說我想想填我自己或者是別人可以嗎?他說當然可以了,但是他說不建議塗改,而且他今天帶了這一份過來。他說你就先按這個版本把別的地方先填上,這個地方先不動。他說你是保險的主體人,你有權利更改。我當時就說既然如此,那就按這個來吧。

這個點現在回想起來也是不正常的。其實關於很多問題我都有思考和提問,只不過他都能夠把這個事情給你圓過去。」

四處考察懸崖

「去到曼谷以後他就很反常拒絕了所有的聚會,而且他也不讓我跟朋友聯絡。

那段時間他早上五六點就醒了,他跟我說是因為曼谷天太熱他睡不著,而曼谷是盛夏。他找的這個理由,我當時也沒懷疑。

我們是6月7號抵達烏汶府的,我問他去哪裡,他沒有回答我。他租了一輛車,然後我們就直奔烏汶府的帕登懸崖,他就說帕登懸崖其他地方也沒什麼好看的,懸崖比較有特色。

因為我沒有做功課,所以我當時就信了他說的話。

懸崖邊上有一個停車場,下來以後他就在前面走,然後就開始四處打探。當時我們去的時候怕登懸崖已經沒有遊客了,就我們兩個。

當天晚上他可能也是第一次去帕登懸崖,然後也在考察這個地方是不是一個理想的動手環境,所以當天沒有對我動手。如果是當天對我動手的話,我估計真的是救不回來了。

然後8號在烏汶府的另一個國家公園進行遊玩,他也是全程都在尋找什麼。只要但凡逢到有高地或者是斷崖的地方,高低落差特別大的地方,他是一定要停車下來看的。」

將孕妻推下懸崖

「他說他有一個夢想就是和他愛的人一起看日出,他覺得這個是非常具有紀念意義的。然後就走到懸崖邊了,在規定的觀測點和其他的遊客一起看日出,大概有兩三組人,總共給我們加起來10個人左右。後來大概7點多鐘,這些遊客三三兩兩的就散掉了,我也提出要走。他說還有一個壁畫沒看,3000年來的人古人類的壁畫,在懸崖的鏡頭書叢裡面,他說我帶你去看。

當時他就顯得非常興奮,他一直在往懸崖底下看,而且是腳踏在懸崖最邊的邊上,然後他就開始朝我走,他走到我後面以後就雙手環住我,先抱著我親了一下我右邊的臉頰,非常惡狠狠地說一句「去死吧」。然後狠狠地把我推下去。

把我推下懸崖以後,他又在推我的地方,據他自己口述是坐了半個小時左右。他認為作案是成功的,所以他開著車走了。?」

兇手混在圍觀人群中

「我當時醒來的時候就是躺在懸崖底的一個岩石棧道上,非常的清醒,無法自救。

去機場必須要走國道,國道只有一條救護車就從國道上開過來,打了個迎面,他馬上選擇掉頭跟著救護車折返,然後他就混在這些圍觀的人當中。

34米的一個懸崖,非常難走的山路把我弄上去的。我不知道用了多久,反正在我的意識里因為太疼了,我覺得他們每走一下每顛一下我渾身都是劇痛。如果是我的孩子撐不住了,如果我血崩了,在路上運送我的過程當中我就得死。?」

兇手在病床邊照顧

「後來這個事情警方就過來問我發生了什麼,然後他們講泰文和英文,其實我聽得懂的。我沒有說,因為當時傷得太重了,說不出來話,血流得都差不多了。他們以為我聽不懂,然後他們又找了一個會一點點中文的人來問我發生了什麼。我剛準備說,他跟我說你丈夫在外面。

我看到他以後,我就情緒很激動,我就一直在質問他。他愣了一下,然後他就開始他的表演。他說老婆你在說什麼。

他走到床邊跟我說,這邊也沒有人會中文,你不要亂喊亂叫的,我推你也沒有證據,如果你再這樣亂喊亂叫的話,等一下我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當時是覺得非常害怕和不安全的,我立刻就閉嘴。

獨立的病房裡面只有我一個人,然後因為他們不知道我的丈夫就是兇手,所以安排我的丈夫來照顧我。我保持沉默,我認為是對我自己最大的保護。

丈夫是一直在床邊上時刻盯著我的,然後時不時的會有醫護人員進來。警察他們做筆錄,所有的醫護人員包括兇手就是我丈夫,都在現場,然後我丈夫就這樣站在床邊上瞪著我。警察問一句,我就被迫答一句,是非常痛苦的。」

終於等到報警機會

「所有的官方單位他們都對這個事情表示非常重視,所以輪番到醫院來探望我。我三號那天特別巧,早上他出去買早飯了,他前腳剛走,然後我的主治醫師就進來了。看望我的時候,他還清場了,我就跟他講了,我不是自己掉下去的,我沒有敢指認我丈夫。醫生出去以後,正好我丈夫就回來了。

醫院就把我調到ICU外面去了,是不允許家屬24小時陪護的。我剛換出來我就報警了,他們在12小時之內就拿到了逮捕批文,15號中午12點就把他逮捕了。?」

「我現在的身體情況還在穩步復健,上肢的功能大部分恢復到80%了,想要100%的恢復是不可能的,下肢的功能現在是不太好,可以藉助拐杖短距離的行走,但是走不好。

相不相信愛情?相信,為什麼不相信?愛情真實美好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我沒有碰到,只是缺了一點運氣,但是不代表別人不會碰到。

那麼我這個案件出來以後,通過新聞媒體的報導,很多網友會在我的案件當中看到很多的不足,我做得不好的地方,包括很多網友給我的留言我都會去看。

我相信在復盤的過程當中可以警醒以及啟示很多女性同胞,特別是未婚的一個群體。我就像是高速公路上的一個指示牌一樣,我就豎在這個地方,上面寫著:事故多發,請各位放慢車速,保證安全。」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梨視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3/1500359.html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