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蘇軾:3首意境極美的中秋詞

公元1056年3月,父親蘇洵帶著二十一歲的蘇軾、十九歲的蘇轍告別親友鄉鄰,從眉山老家到京城汴梁去參加科舉考試。

父子三人到達汴京的時候,已經是五月份了,離考試還剩三個月。

那一屆科舉,擔任禮部考試主考官的是當時的文壇領袖歐陽修,歐陽修在看過蘇軾的《刑賞忠厚之至論》後,對其大加讚賞:「讀軾書不覺汗出,快哉!老夫當避此人,放出一頭地。」「此人可謂善讀書,善用書,他日文章必獨步天下。」

最後的榜單出來後,歐陽修將蘇軾兄弟二人置於高等,給了蘇軾第二、蘇轍第五的好名次:轍兄弟試禮部中第……轍中第五甲。

在那個「五十少進士」的年代裡,兩個二十歲出頭的兄弟一起中了進士,這可算得上當年的頭號新聞。

宋仁宗在發榜當日,很興奮地對皇后說:「我今天為子孫得了兩個太平宰相!」

一、弟弟: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蘇軾和蘇轍在文學造詣上,水平極高,但他倆率直、眼裡容不得沙子的性格,卻並不適合做官。

當時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支持下正在推行「青苗法」,蘇軾卻看到地方官吏在執行青苗法過程中存在強行讓百姓向官府借貸錢糧並提高還款利息的行為,他寫詩諷刺到:贏得兒童語音好,一年強半在城中

而蘇轍更是在王安石同他討論對《青苗書》的看法時,一點面子都沒給王安石:以錢貸民,使出息二分,本以救民,非為利也。然出納之際,吏緣為奸,雖有法不能禁,錢入民手,雖良民不免妄用;及其納錢,雖富民不免逾限。如此,則恐鞭箠必用,州縣之事不勝煩矣。(《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傳第九十八》)

一上來就得罪了當朝宰相,這樣的性格註定兩兄弟融不進官場那個渾濁的泥潭,不久,蘇轍和蘇軾兩兄弟便相繼被排擠出京。

……

公元1076年的中秋節,蘇軾端著酒杯,獨自望著遠方正在歡慶中秋的人們,此時,他的心越發覺得落寞:弟弟,你還好嗎?

從弟弟被貶開始算起,蘇軾已經六年沒有見過自己的弟弟了,

酒越喝越多,蘇軾心中的孤獨也越發濃厚,當孤獨和才華碰撞出火花時,蘇軾給我們留下了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千古佳作: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蘇軾舉著手裡的酒杯,詢問青天:這明月究竟是從何時開始有的呢?……明月不應該怨恨人們,究竟是因為什麼才會讓你在人們分別兩地時才變圓呢?

前一刻,蘇軾還在詢問上天,為何要讓他和弟弟分隔兩地,以至於在中秋節這天還無法團聚。

而後一刻,蘇軾又似乎想通一般,說道:人的悲歡離合和月的陰晴圓缺一樣,從古自今,人們就沒有什麼兩全的應對之法。只希望人們能夠長長久久地在一起,哪怕相隔千里也能共同欣賞這美麗的圓月。

畢竟,對於蘇軾而言,他和蘇轍的父母姐妹已經去世,他倆便是彼此最親密的手足兄弟。

二、時隔七年,兄弟首次相見

公元1077年,離蘇軾在《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裡思念弟弟,時間又過去了一年,兩個兄弟在分別七年後,終於在徐州這個地方見面了。

那一年,蘇軾被調往徐州任知州,而弟弟蘇轍也改任簽書應天府判官,在途中相遇後,兩人便相約在徐州一起生活了一百多天。

八月十五日,蘇軾拉著弟弟一起共賞中秋,這一次,兄弟倆終於可以一起欣賞這美景了。

興致來了,蘇軾便做了這首《中秋月》:

暮雲收盡溢清寒,銀漢無聲轉玉盤。

此生此夜不長好,明月明年何處看。

——《陽關曲·中秋月》

詩的前半部分,蘇軾描繪了和弟弟一同所見的中秋美景:

夜幕來臨時,黑夜將雲彩都收了起來,天地間只剩下清寒之氣,銀河流淌在天空之中,輕輕推動著月亮前行,抬頭望去,那皎潔的圓月猶如潔白晶瑩的玉盤。

閉上眼去,好好思量這幅蘇軾先生所描繪的畫卷,那意境,實在美極了。

中秋佳節,良辰美景,又有家人相陪,在蘇軾的心中,沒有比這更令他感到幸福的事了。但也正因為眼下的日子太美好,蘇軾又想起了和兄弟分隔兩地的日子,他不免感慨道:

我這一生很少看到像今天這樣的美景,不知道明年中秋,我又在何處賞月呢

王國維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一切景語皆情語。

蘇軾先生表面上在談賞月,實則在含蓄表達自己即將和弟弟分別,內心深處那種深深的不舍之情。

三、兄弟二人相處百餘日,蘇轍再一次告別蘇軾

人在朝野,兩人都有公務在身,一百多天已是極限。

轉眼,又到了兄弟離別的時候,分別之際,蘇軾寫下了這首離別詞:

離別一何久,七度過中秋。去年東武今夕,明月不勝愁。豈意彭城山下,同泛清河古汴,船上載涼州。鼓吹助清賞,鴻雁起汀洲。

——《水調歌頭·徐州中秋》

這首詞呼應了第一首《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它既補充了蘇軾在寫《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一詞時的時間和所處的地點,也直接表達出內心對弟弟蘇轍的不舍和關愛。

「離別一何久」、「七度過春秋」、「明月不勝愁」,短短15個字,就勾勒出了兄弟二人分隔兩地、長達七年時間不能相見時,蘇軾內心的那種遺憾和孤獨,此情此景令人動容。

詩詞的魅力,不光在於它本身所蘊含的意境之美,還包含著我們在了解了作者的創作背景後,因為情感上的共鳴產生的認同感。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腦洞趣味歷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30/1506883.html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