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中張國柱一家的自殺

作者:

收到從網上買的一份文革期間的《通知》,是上海公檢法軍管會於1970年4月18日發出的,內容是公布一些罪犯的罪行,讓群眾討論和提出對各個罪犯的處理意見。這份《通知》是文革期間常見的一份通知,特別是「一打三反」運動開展後,各地軍管會都會發出類似的《通知》或者《布告》,把「階級敵人」的罪行昭告天下,以達到震懾的作用。

這份《通知》八開四版,一共列出37個案例,其中17個是「現行反革命」罪行的,還有8個是潛伏特務的,3個投敵叛國的,只有8個是真正意義上的刑事犯罪。在這17例「現行反革命」或「現行反革命集團」罪犯中,第四版第一個的張國柱所列出的罪行讓人膽戰心驚:

【反革命殺人犯張國柱

反革命殺人犯張國柱,男,四十二歲,浙江省杭縣人,舊上海市警局工作。

張犯解放前參加匪「人民保衛團」反動組織。上海解放初,又參加了匪「國防部保密局上海區淞滬聯絡站」特務組織,積極進行反革命破壞活動。該匪特組織被我破獲時,張犯漏網,後於一九五一年混入革命隊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被揪出後,仍頑固堅持反動立場,破壞清隊運動,特別是與其妻陳犯吉清(已畏罪自殺)一起,極其惡毒地攻擊污衊我黨中央和社會主義制度,並密謀策劃將其母和子女毒死後再自殺,以此進行反革命反撲。一九六九年三月中旬,張、陳兩犯經多次策劃後,於同年四月四日晚上,陳犯以欺騙手段,在張母臀部打了兩針並給其口服了藥片。然後又騙孩子吃了安眠藥片,並打了針,將張鳴(男,十三歲)、張琪(女,十一歲)毒死。】

無疑,這是文革中發生在上海的一家人自殺事件,只是作為父親和兒子的張國柱沒有死,其行為卻成為了罪行。虎毒不食子,是什麼事情讓夫妻倆做出這樣的決定?

筆者查詢了所能查到的所有資料,妻子陳吉清沒有任何線索,丈夫張國柱也只是在《上海公安志大事記》中有過一句話的記錄:

【(1970年)4月25日市警局原經保處幹部、中共黨員張國柱在「清隊」中被誣陷參加「現行反革命組織」遭受迫害,後又以「反革命殺人」罪被判處死刑,遭冤殺。】

除此之外,任何記錄都沒有了。筆者只有根據《通知》中的內容來推測了:

張國柱,上海市警局幹部,生於1928年,《通知》中所說「舊上海市警局」是指警局被造反派奪權之前的警局,發布《通知》時,上海的公檢法機關已經軍管。1968年清理階級隊伍開始後,張國柱被污為有歷史問題而遭到審查。各地在清隊運動中,對被清查對象均採取了批鬥、關押、毒打等手段,清隊運動是文革中非正常死亡最多的運動,在批鬥中被打死的人和自殺的人比文革初期武鬥的死亡人數還多。在這樣的一種形勢下,原本是專政機關的張國柱也一定沒有少吃苦頭,他的家人也可能被牽涉,在不堪忍受之下,夫妻倆決定以死告別這個世界,但孩子尚小,不忍獨留於世,才忍痛做出這樣一個殘忍的決定,他們給孩子們選擇了一種沒有痛苦的死法,也算是對孩子最後的愛吧。

《通知》中說他們的自殺行為是「進行反革命反撲」,這樣的話語只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才能明白其中的「邏輯」:自殺等於畏罪,畏罪自殺就是抗拒改造,是自絕於人民,不但是死了白死而且還要罪加一等。

這樁人間慘案,至今就留下了這份《通知》上關於張國柱的三百餘字的內容和《大事記》上的片言隻語,或許,張國柱一家冤情的資料靜靜地扔放在某個檔案館或資料室的角落,筆者無法查閱。不過,我相信,一定會有當時的知情者知道這樁冤案的情況,或者有人聽說過這樁慘案,如果您知道,告訴筆者,或留言,讓他們的冤情得以公開,也算是對這死去的一家人的吿祭!

這篇文章,筆者覺得打出來的不是字,是血滴……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故紙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03/1507818.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