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中共力控網絡輿論 觀察家各有見解

北京舉行的中國第四屆網際網路安全會議上的全球網絡襲擊模擬圖像。(2016年8月16日)

統治中國大陸中國共產黨當局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控制輿論,尤其是控制網絡輿論。觀察家們指出,中共當局所展示出來的這種輿論超級敏感症反映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前所未有地缺乏自信。但也有觀察家認為中共當局只是在未雨綢繆。

10月13日,中國社交媒體豆瓣網上,一個用戶試圖發表一則關於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詞的帖子,其內容是:「今年諾貝爾文學獎授獎詞的各種中譯文看下來,個人最欣賞《明報》的譯法:『以獨特而具質樸之美的詩意敘述,使個人的存在與世界互通』。譯者的處理妙不可言。」

然而,這則看似沒有任何問題的帖子卻被鎖閉,不得發表。該用戶不得不用圖片的形式將帖子發表出來。

許多長期在中國從事新聞報導的外國記者記者抱怨說在中國的工作條件越來越差,報導障礙越來越多,因為在中國什麼話題都是敏感話題。

與此同時,成千上萬的中國記者則對這一現象敢怒而不敢言。中共當局公開聲言媒體必須姓黨,意思是中國的媒體人和媒體都必須無一例外地充當中共的工具。中共控制下的官方媒體則對中國嚴酷的言論管制和新聞管制問題保持沉默,好像這個問題並不存在。在被外國記者追問的時候,中國政府發言人的標準回答是:中國公民和中國媒體享有充分的表達自由。

但批評者抱怨說,在官方所說的公民和媒體享有有充分的表達自由的中國,公民若是發表了當局所不喜歡的言論,便會立即受到刪帖、禁言、銷號的處罰,甚至可能被抓捕和判刑,罪名可以是尋釁滋事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也可以是嫖娼罪,非法經營罪,貪污罪。發表了當局所不喜歡的言論的媒體則會得到關門大吉的處理。

中國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中國網民人數是世界第一,中共當局在控制輿論尤其是對網絡輿論的控制方面的人力物力投入也是世界第一,直接從事網絡輿論操控的人員數以百萬計,參與網絡輿論操控的人則是數以千萬計。

用美國哈佛大學政治科學教授加里·金及其研究團隊的話說就是,中共當局對言論控制的規模之大是人類史上空前的。這種局面使中國成為當今世界傳播學和政治科學學者的熱門研究課題。

自中共領袖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中共當局對網絡輿論的管制層層加碼,收緊再收緊。為什麼看似強大無比的中共當局要對輿論如此敏感,如此恐懼?

長期報導中國新聞的香港資深媒體人、《開放》雜誌主編金鐘的解釋是,中共對輿論的這種控制是中共武裝奪取政權掌控中國70多年來持之以恆的做法,而中共之所以採取這種做法和統治術就是因為中共政權是一個沒有合法性的政權,所以中共心虛,缺乏起碼的自信,便只能靠槍桿子和筆桿子即輿論控制來維持政權。

金鐘說:「(對中共政權)最簡單、最鮮明的一種批判就是四個字,『強姦民意』。真正的民意沒有。你看,他們的民調有時候也搞一搞,但都是假的,都是槍桿子下面的(只能說好不能說不好的)調查。」

在當今中國,什麼話題都是敏感的。政治話題尤其敏感,「妄議中央」更是一個正式的罪名,可以使「妄議」者丟掉飯碗,甚至喪失人身自由。

中國社交媒體新浪微博的前內容審核員劉力朋和中國其他社交媒體內容審核員提供的證言和內部文件證實了外國研究者先前對中共當局對言論審查和網絡輿論控制手法的研究所得出的結論,其中包括具體指令與概括性指令相結合,機器自動審查與人工審查相結合,當局隨時調整言論審查和操控的重點和力度,任何人都不得越過批評中共領導人、軍隊和警察的紅線等等。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習近平政權層層加碼控制網絡輿論,除了政治之外,教育、衛生、外交、經濟、環境、文學、歷史、語言學習,總之人們所能想到的一切話題都可能隨時變成中共當局眼中的敏感話題而隨時遭到封殺。在眼下的中國,譴責獨裁專制的帖子也會被刪除並招致警告和永久禁言或銷號的威脅,理由是這種言論「含有激進時政或意識形態方面的內容」。

中國網民注意到,在很多時候即使是把「獨裁專制」改換成同音字如「磚痔毒菜」予以譴責也不能免於遭封殺的厄運。在今天的中國,甚至談論「韭菜」也會被刪除和警告。觀察家們的猜測是,這是因為有網民抱怨中共實行專制獨裁,把人民當作可以任意割取還可以再長的韭菜。

而對習近平的批評,即使是不點名,即使是隱晦地提到他文化水平貌似停留在小學階段動輒就讀錯別字並妄圖當皇帝的帖子都會被立即刪除,發帖者可能被永久禁言、銷號。來自中國房地產業界的網絡名人任志強最近被習近平當局重判十八年,罪名是貪污。但觀察家們普遍認為,任志強之所以被如此重判是因為網上先前流傳一篇以他的名義發表的文章嘲笑和抨擊習近平無能無德還急於想當皇帝。

對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政權的這種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嚴酷網路輿論管制措施究竟應當怎麼看?居住在加拿大溫哥華的前中國人權律師祝聖武說,很多評論家認為這是中共當局色厲內荏、缺乏自信和內心恐懼的表現,但他認為這是中共政權在中國全面推行納粹化戰略的一部分。

在祝聖武看來,中共當局在新疆施行的那套高壓統治先前也有很多的評論家認為那是中共出於恐懼的所作所為,是不必要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那其實是中共為實現中國徹底納粹化而進行的練兵,那種練兵在新型冠狀病毒武漢爆發時派上了用場;而在武漢進行的那種極端的封城措施也被許多人、包括絕大多數外國人認為是不必要的,但他們沒有想到那是中共政權訓練和練兵計劃的一部分,其目的是準備將來有一天需要的時候對全國實行武漢式的封城管理即監獄化管理。

祝聖武說:「他們在網絡上進行的極端的控制和壓制也不是因為他們真的膽怯害怕成了這個樣子,而是他們有非常超前的眼光,是為了對付將來某一天發生的情況現在就訓練好官員,訓練好劊子手。」

祝聖武接著說,先前中共當局殘暴壓制中國人,西方國家基本上都認為於己無關,因此漠不關心,或頂多象徵性地批評兩句,但現在西方國家終於明白外交是內政的延伸這條規律也適用於中國。

許多觀察家還指出,中共當局在中國國內橫行霸道,任意抓捕中國人,就必定會在國際間橫行霸道,對外國人也任意抓捕,例如先前從泰國綁架並抓捕了瑞典公民桂民海,後來再抓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斯帕弗。

面對來自國內和國際間對中共政權控制網絡輿論、嚴酷限制乃至禁止中國網民通過網際網路自由獲取和傳播信息的批評,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回應是:「中國的網際網路市場是開放的,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多的網民,同時中國也依法依規管理網際網路。」

但千百萬中國網民抱怨說,中共當局所謂的依法依規就是無法無天,有權任性,因為每次中共網絡輿論審查人刪除他們所發表言論的理由多是他們的言論違反相關的法律法規,但網民詢問究竟是違反了具體那條法律法規時卻總是得不到回答。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4/1511739.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