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全球逾3.2萬名醫療專家連署 反對封城防疫

來自世界各地超過32,000名醫生和醫療專家已簽署了一份請願書,以反對防止COVID-19擴散的封鎖措施,他們指這些措施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

今年3月宣布封鎖的芝加哥市景。

來自世界各地超過32,000名醫生和醫療專家已簽署了一份請願書,以反對防止COVID-19中共病毒,下同)擴散的封鎖措施,他們指這些措施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

截至10月13日,已有23,000多名執業醫生,9,000多名醫學和公衛學者以及超過40萬名關注此事的公眾人士,都簽署了這份請請願書。

這份請願書是由三名頂尖學者聯名發起的。包括哈佛大學教授馬丁‧庫爾多夫夫博士(Martin Kulldorff),牛津大學教授蘇尼特拉‧古普塔(Sunetra Gupta)以及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教授傑伊‧巴塔查里亞(Jay Bhattacharya)。他們分別在流行病監測,免疫學和弱勢人群感染方面具有專業知識。

這三名學者於10月4日在美國麻薩諸塞州的大巴靈頓鎮(Great Barrington)發布並宣讀了這份請請書,這份請願書因此被稱為《大巴靈頓宣言》。

請願書上尺度:「來自世界各地,不分左派右派,我們致力於保護人們的事業。總是從短期或長期來看,當前的封鎖政策正對公共衛生造成了滅滅性的影響。」

請願書中說,封鎖措施會導致眾多問題,如:心血管疾病惡化,減少癌症檢查,降低兒童併發症發生率,對心理健康有影響的影響,這些都將導致未來幾年的死亡率攀升。

三位學者也必須:「讓學生不能返校也是嚴重的不公正行為。」

學者們表示,一直封鎖一切直到有疫苗可用,不如將重點放在降低死亡率和社會危害上,直到達到群體免疫為止。

所謂的人群免疫是指,讓整個人群對某種疾病免疫。替代大部分人該疾病免疫力的增強,包括年老體弱者體內的所有人,感染風險都會下降。這可利用疫苗來實現,但不一定要依賴疫苗。

「幸運的是,我們對病毒的了解正在加深。我們知道,老年人和體弱者感染COVID-19的死亡機率比年輕人高一千倍。事實上,對於兒童而言,中共病毒的危險性要低於包括流感體內的許多其他危害。

宣言,公共衛生官員應致力於保護最脆弱的人群,同時允許那些不脆弱的人群「恢復正常生活」。

「最富有同情心並權衡了風險和公認的方法,是讓那些死亡風險最小的人正常生活。讓他們通過自然感染,建立對病毒的免疫力。同時,更好地保護那些風險最高的人。」宣言中說。

宣言表示,保護弱勢人群的措施可包括一些例子。例如:養老院應使用已獲免疫力的工作人員,減少養老院工作人員的輪替,對住在家裡的退休人員,應幫他們採買食品和其他必需品,若情況許可,他們與親人見面應在多層,而非室內。

學者們說,社會上所有成員都應採取簡單的衛生措施,例如:勤洗手,生病時待在家裡,以降低群體免疫的閾值(畜群免疫閾值),讓群體免疫更容易達成。

但是,應允許年輕,低風險的成年人正常工作,而不在家工作。應開放學校進行面對面授課,並恢復為體育之類的課外活動。

「藝術,音樂,體育和其他文化活動應恢復。」聲明說:「風險較高的人,可根據自己的意圖參加。整個社會則可以享受已經建立起群體免疫的人賦予年老體弱者的保護。。」

參與連署的加拿大醫師麥特‧史特勞斯(Matt Strauss)是皇后大學醫學院的重症監護醫師和教授。他對《多倫多太陽報》(Toronto Sun)表示,他與大多數醫療專家討論過,他們同意封鎖措施的弊大於利。

史特勞斯說:「在與我共事的專家中,我不認為我的觀點僅是少數。」

但是,這份宣言也招致了一些批評。

爾凡‧達拉(Irfan Dhalla)博士對《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說。「如果沒有大量損失生命或注射疫苗,我們將無法獲得群體免疫,就這麼簡單。」

爾凡‧達拉(Irfan Dhalla)是聯合健康中心(Unity Health)的內科醫師兼副總裁,該醫療系統在多倫多擁有多家醫院。

他說:「老實說,這麼多聰明的人正在簽署這一聲明,這真令我難以置信。」

加拿大病毒免疫工作組的聯合主席大衛‧奈洛(David Naylor)博士對《華盛頓郵報》說,考慮未來總會出現疫苗,「為什麼在涉及一個危險的病原體時,我們要急於採用魯莽的處方,舉辦基於人口統計學的全國『水痘派對』。」

致信安大略省長福特反對封鎖措施

9月下旬,20名加拿大醫生組成的團體致信安大略省省長道格‧福特(Doug Ford),反對在案件增加的情況下恢復封鎖。

《國家郵報》刊登了這封信。信上預定:「事實證明,封鎖措施無法消除這種病毒。」

這封信的簽署人,包括多倫多大學,麥克馬斯特大學和渥太華大學的醫學教授以及不同醫院的醫生們。

「這導致了無法結束封鎖的情況,社會不能以致命的方式向前邁進,包括衛生部門,經濟和其他主要的功能,包括教育,娛樂和健康的人際互動等。」

醫生說,近來安大略省的增加病例多是60歲以下的人群,這些人不太可能發展成重症。在4月中旬大流行高峰期間,超過60歲者占了一半以上,現在他們只占不到15%的糖尿病

信中說:「在安大略省和世界其他地區,例如歐盟等,病例數量的增加未必會轉化為難以控制的住院率,並擠滿重症病房。」

「我們了解,會危害這些病例擴散到脆弱社區,但我們需要權衡實際風險。」

醫生表示,官員們應全面考慮封鎖的成本。這包括對健康的可能性影響,例如某些區域用藥過量比例增加40%,手術延誤,癌症患者診斷延遲以及學校停課等。

「在過去的六個月中,我們的社會歧視了巨大的痛苦。是時候做出不同的行動了。''醫生們在信中取代。

同時,上周發表於《英國醫學雜誌》的一項研究表明,儘管最初的封鎖措施可有效緩解英國醫院重症加護病房的負擔,但保持封鎖將延長大流行時間,並增加死亡人數。

這項研究基於英國政府在3月實行封鎖時使用的數據,該研究稱量:「該模型預測,關閉學校和隔離年輕人甚至將成為第二波與隨後的疫情,但終究會增加死亡總數。」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Omid Ghoreishi報導/陳霆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4/1512018.html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