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力雄: 回憶新疆旅行見聞

作者:
所謂「維族家訪」,是讓遊客到維吾爾農家做客吃東西。但那維吾爾農家絕對不是真的。兩個維族女孩是給一個廣東老闆打工,所謂「農家」的維吾爾人都是僱工。遊客看到的是維吾爾人唱歌跳舞,看不到的是廣東老闆在後面數錢。

吐峪溝在火焰山最高峰腳下,藏在火焰山褶皺之間。之所以有名,在於吐峪溝是中國境內伊斯蘭教第一聖地,被稱為「小麥加」。傳說穆罕默德創立伊斯蘭教後,他的五名親傳弟子向東傳教。走到這裡,有位帶狗的牧羊人成為第一個信仰者。五人便和牧羊人長住此地,傳播伊斯蘭教。他們去世後都埋在這裡,現存六座土墳和一個形似狗的石頭,被稱為七聖賢墓。維吾爾人把伊斯蘭聖賢的陵墓叫做麻扎(據說是阿拉伯語音譯)。這是我第三次來吐峪溝。一九八○年那次既看不到管理者,也看不到朝拜者,感覺最好;一九九九年也比這次感覺好。現在已經成為旅遊點,進去要買門票。裡面聖人墓的洞穴,按穆斯林的規矩必須淨身才能進入,現在被當地一個阿訇承包,給錢隨便進。

唯色以前從未到過新疆,但她很容易被維吾爾人接受。一群修房子的村民知道她是藏人後,便把她圍在中間仔細研究,議論她的首飾,用生硬的漢話說西藏和他們一樣。一個粗壯男子用漢話說「解放軍」,然後作出機槍掃射的姿勢,在場的人當然都明白是什麼意思。

在吐魯番住下後和唯色去夜市。我記憶中二十多年前的吐魯番夜市沒電燈,攤位前都是汽燈,還有噴火苗的電石燈,特別有氣氛。那時的夜市人氣沸騰,擁擠喧囂,大多是維吾爾人。羊肉串好吃得令人難忘,一串才一角錢。一九九三年再到吐魯番,夜市變成了電燈,燈火通明,紅紅火火。這次來全不一樣了,周圍立起高樓大廈,夜市也沒了合適空間,變得蕭條衰落。三三兩兩的稀疏攤位顧客不多,吃的東西也乏善可陳。

在我們味同嚼蠟地吃東西時,來了一夥維吾爾青年坐到我們這個攤上。一個小伙主動用漢語和我們搭話,自我介紹叫買賣提,今年十九歲。他和夥伴都是吐魯番一個有名景點——葡萄溝的村民,今天到城裡參加婚禮。在我印象中,葡萄溝是被文革期間一首歌唱紅的。那時歌少,往往一首歌舉國老少都會唱。其實無非就是個葡萄園,借著唱出的名氣搞成了旅遊點。買賣提漢語流利,說葡萄溝現有新老兩區。老區是原本的葡萄溝,由當地經營。新區是在老區外擴大的葡萄種植區,由大陸漢人公司經營。遊客進新區要買二十元門票,進老區還得再買二十元門票。跟他一起來的兩個漂亮維族女孩,在「維族家訪」當招待和唱歌跳舞。所謂「維族家訪」,是讓遊客到維吾爾農家做客吃東西。但那維吾爾農家絕對不是真的。兩個維族女孩是給一個廣東老闆打工,所謂「農家」的維吾爾人都是僱工。遊客看到的是維吾爾人唱歌跳舞,看不到的是廣東老闆在後面數錢。

買賣提之所以和我們主動搭話,應該是為了營銷。他說由他帶我們進葡萄溝,不用買四十元門票。他家自己開餐館,還賣葡萄乾等。他給了我電話號碼,除了想拉我們去他家消費,是不是還有更長遠的考慮,希望我們把更多大陸客人介紹給他?我對這個十九歲青年刮目相看,有如此素質,前途應該無量。他的同伴有七、八個,只有他跟我們說話。

買賣提說他從來不想民族問題,考慮的只有掙錢,圖得就是生活好。他用很多時間學習英語和計算機,還設想到中國大陸做生意。不過他心裡到底怎麼想,並不會全部暴露給夜市上碰見的外族人。我問他是否知道熱比婭,他含蓄微笑,回答「他們說她想那個」,但是他不相信。「那個」應該是指新疆獨立吧。他不相信嗎?很多維吾爾人都有獨立願望,為什麼他不相信熱比婭會有呢?

唯色說跟買賣提一起的一個女孩眉目長得像漢人,買賣提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唯色要小聲,說那女孩聽到會生氣。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5/1512270.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