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去阿壩探秘雲朵上的民族,一位羌族大爺為我唱了一首聽不懂的歌

很多人知道阿壩州,是因為這裡有舉世聞名的九寨溝。尋常人不曾想像過,大自然竟能有如此的鬼斧神工,將九寨溝點畫得如人間天堂。山林暈染成色、湖水斑斕似錦,九寨溝的每個季節都燦爛而熱烈。

其實,九寨溝只是這天堂的寥寥一角。在川西北高原的這片熱土上,山川起伏、河流交錯,悠久漫長的古老文化和雄奇壯美的自然風光相映成輝。那裡的每一座山、那裡的每一片水,都蘊含了各族兒女們的多情,流淌著動人故事。

世界旅遊專家將阿壩州譽為世界生態旅遊最佳目的地。

在我看來,它固執地堅守著古樸的原始自然景觀,為每一個尋找純真的人們留下了心底的處女地。今天,我就帶你們去看一個隱匿在阿壩州大山之中的傳統古村,讓你們感受原汁原味的羌族風情。

這是阿壩州理縣桃坪鄉的增頭村,是一個至今仍然保持著古樸風情的原始羌族村寨,也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活生生的羌族建築文化藝術寶庫,雖然因為歷史年代久遠而不為外界所了解,但卻擁有著「世外桃源」般的風景。

羌寨古舊、殘破,卻真實。頹垣斷壁間,過去的故事靜靜流淌。

有對中國歷史感興趣的朋友會知道,羌族是個特別的民族。它源於古羌,曾對中國的歷史發展和中華民族的形成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羌族自稱「爾瑪」或「爾咩」,又被稱為「雲朵上的民族」。他們習慣於在向陽、背風,有耕地和水源的高半山地帶築屋造房,因此他們身處的環境林木茂密、空氣清新,終年有雲霧環繞,就像是居住在雲朵之上。

四川阿壩自治州雜谷腦河谷兩岸,是羌族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最早的先民們為避戰禍,從西北遷徙而來。崇山峻岭的庇護讓他們得以繁衍生息,不被侵擾,一代代傳承下去。

增頭村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漢。走進雲朵深處,踩在村子的石板路上,潮濕的空氣包裹著你,眼前是清晰的羌寨建築和隱隱綽綽的濃霧,你幾乎分不清此刻自己身處何地。

再看遠處,遠山如黛,雪色的頂聖潔高貴。它們就像是糖果或者蛋糕上的糖霜,撒得隨意,卻勾起人們無限的愛欲。雲朵被風一會吹來,一會吹去,仿佛在和你玩捉迷藏,這真的是天堂才能看到的勝境。

增頭村由上寨、小寨、下寨合而為一。上寨最為古老,為了防禦外敵,曾經碉樓林立,尤其在選址上十分考究。

面前是峽谷深淵,足以「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後倚大山,可謂「後有退路」。

寨內的建築雄渾挺拔,牆體和牆體之間以巷道相連,十分神秘,走入其中就像步入了歷史的迷宮。

撫摸牆體,片石與黃泥砌成的堅固歷經了千百年風雨洗禮和多次地震,有些如今只剩下殘垣斷壁,山風呼嘯而過發出嗚嗚的低吟。

細看寨內的民居建築,羌族先民果然懂得生活的精髓。他們將一樓用來圈養牲畜,二樓供人居住,三樓則是存放糧食、食品和雜物的地方。下一層的頂成為上一層的底,層次分明、功能清晰。

經常能看到寨民們坐在自家門口,捧著一杯熱茶慢慢啜飲,日子不緊不慢。

天空那麼近、喧囂那麼遠,雲霧繚繞間,村民們在自家門口擺出的農作物格外顯眼。此刻,自然景觀與原始羌族村寨組成了一幅美麗的人文畫卷,令人心神震撼。

有些羌民還在以一種非常原始的手工在勞作,雖然慢,但保證了每一個顆粒都誕生於自己的精心研磨之下,飽滿而充實。對於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們,這場景能輕易激起一絲漣漪,勾起一縷鄉愁,我們幼時也是這樣的吧,可惜再也回不去。

熱情的羌民們會用歌舞歡迎來訪的客人,在空曠的山野之間,歌聲、鼓聲能傳的很遠很遠。

十幾個大漢穿著羌族特色的服飾,飾以腰刀、菸袋、鐵火鐮等,將他們對生活的熱情、對客人的歡迎都融入在自己的樂器聲中,聲聲入耳、讓人不由自主就開懷而笑。

樂器上紅色的綢布十分亮眼,喜慶又好看。

抽起菸斗,男子氣概畢現。

最令我感動的是,在增頭村遇到一位大爺,古銅色的臉上滿是笑容,非要給我唱首歌,還一定要我錄下來,他說這是記錄和傳承羌族文化。雖然他說的話大部分我都聽不懂,但我還是認真錄下來了,我覺得這首歌必須發出來,讓更多人了解羌族,了解這個熱情而古老的民族。

這段故事是一個插曲,也算是我的意外收穫。

走完增頭村,這裡的自然風光、歷史留下的頹垣斷壁和熱情好客的羌民讓我深深的愛上了。這個雲中村,也讓我此生難以忘懷阿壩州。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琰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5/1512322.html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