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叢日云:中國知識界何以誤判美國、誤判川普?

作者:

本文為中國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叢日雲先生在錢滿素教授《文明給誰看》一書發布會上的發言記錄整理。

中國知識界何以誤判美國、

誤判川普?

研究美國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現代文明起源於西方,其基本要素都是西方創造的,但在西方世界,美國的貢獻大約占一半以上的份量。現代一些關鍵的、重要的發明創造是美國人搞出來的。不單是科學技術,在現代文明的各方面,觀念、理論、制度、規則等,美國都做出了巨大的開創性貢獻,它是現代文明的開拓者和引路者。近百年來,美國也是世界上實力最強的國家,對世界格局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在20世紀人類遇到的兩次文明危機中,美國對於拯救現代文明、決定人類走向,都起到了關鍵作用。雖然今天的美國文明已經顯露出一些衰落的跡象,但這個衰落是個漫長的過程,在可見的未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具創新能力的頭號強國,甚至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超強的世界帝國。說中國的綜合實力已經超過了美國,那是極富勇氣的學者才能說出來的話。

這樣,就需要我們全面客觀地了解和深入認識美國。不然,我們就會非常被動。以川普當選總統為開端,中美關係發生的巨大變化,讓那些根據教科書和主串流媒體認識和判斷美國的人徹底地懵圈了。絕大多數人沒有想到川普會當選,許多專家為川普上台而歡欣鼓舞,認為讓這個二貨當總統,是美國人送給中國的一個「大禮」。中國領導世界的機會提前到來了。沒想到,川普對「中國夢」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數十年來,我們一邊參與全球化進程,一邊在控訴和抱怨全球化,強調戰後的國際組織、國際關係規則包括貿易規則,甚至全球化進程本身,都是美國主導的,美國從中牟取了巨大利益,而我們是受害者。於是,我們的訴求是要修改甚至推翻這套規則,在我們的參與下制定新的規則。沒想到川普卻出來說,是他們吃了大虧,現在是他們在不斷地退群,不斷地挑戰或廢除他們當初制定的規則,而我們的政府卻成了這套規則的維護者。川普政府反思對華政策,調整對華戰略,正式將中國作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時,許多中國人感到凌亂了,因為按他們的常識,美國不是一直都在遏制中國,甚至亡我之心不死嗎?談何調整?中美貿易戰,按常規,中方的反應是抵制美貨,但令許多人沒想到的是,還有些東西,沒等我們說不買,他卻先拿不賣來作為對我們的懲罰。

這一系列凌亂的背後,是對川普現象的認識存在巨大偏差甚至倒錯,而這些偏差和倒錯基於對美國社會認識的大量偏見甚至無知。

中國知識界和媒體的誤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受西方知識界和媒體誤導的結果西方知識界和媒體普遍敵視川普,給他安了很多的頭銜。比如說他是種族主義民粹主義、反全球化分子、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等等。這是激進左派和進步主義者依他們的標準做出的判斷,也有政治鬥爭中妖魔化對手的因素。國內一些人就被他們忽悠了。種族主義是個嚇人的大帽子,保護國家邊界和國內安全、拒絕非法和可疑的移民,這是履行一項很平常的政府職能,有選擇地接受移民,是各國通例,怎麼就成了種族主義的罪證?川普是民粹主義者嗎?我以為,他是現代社會向後現代社會轉型時期的保守主義,他的對手激進左派或進步主義者才是典型的民粹主義。川普怎麼可能是孤立主義或貿易保護主義?他怎麼可能反全球化?

大多數學者沒看明白,開放是深入骨髓的美國精神,川普並不是什麼反全球化或逆全球化,他是要重新調整全球化的秩序和規則。依美國的競爭力,他為什麼要孤立自己呢?現在越來越清楚,川普是要一種新的全球化。他增加關稅,你就以為他要搞貿易保護主義,其實這不過是個手段,他要通過這個手段摧毀對手的貿易壁壘。他聲稱他追求的只是「Free and fair trade」,即自由和公平的貿易。他在跟歐盟談判時就亮出過最後的王牌,即雙方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他不是隨便說的,當他跟歐盟主席容克達成了初步意向之後,馬上就發推特,喜不自禁:我們要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了。可見,這才是他真正的目標。他奉行「美國優先」原則也備受指責,哪個政府和領導人不是將本國利益置於首位?不然他就是賣國政府。他追求「讓美國重新偉大」,這裡的偉大不光是經濟繁榮、國力強盛,還要恢復自信,承擔起世界領袖的角色。這個「重新」表明,他是有樣本的,我理解,他的樣本就是自羅斯福到里根時代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和角色。所以,他不會走向孤立主義,他追求的是傳統保守主義的以對美國文明的優越感、使命感和超強實力為基礎的霸權和領導地位。

由於對川普的認識有嚴重的偏差和倒錯,面對川普的行為,就會感到凌亂,就會覺得他不靠譜、不按常規出牌、多變、大嘴巴,其實這往往反映的是觀察者想像出來的川普與真實的川普發生的衝突。像川普這樣目標如此清晰、意志如此堅定執著,不惜冒著巨大風險和頂著巨大阻力,也要履行競選時的承諾、實現政治目標的政治家,恐怕是罕見的。他不按常規出牌嗎?我倒覺得他的行事邏輯只是依據常識,糾正以往違背常識的做法,沒有什麼高深玄奧之處。

只有你深入川普的內心世界,把握他的價值和信念,也了解美國的問題所在,才能理解他的行為,才會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他將會怎樣做。

川普反對多元主義嗎

川普遭人詬病的一點,就是反對多元主義。要說清這個問題,我們得清楚,多元主義是個含義複雜的概念。那麼,川普是反對所有的多元主義,還是反對某一類型的多元主義?就像說一個人反對平等,這是非常含混的說法。可以說,所有的人都反對平等,也可以說,所有的人都支持平等。意思是說,平等有無限複雜的內涵,大概總有你支持的平等,也有你不接受的平等。多元主義也是這樣。

多元主義首先是政治多元主義(political pluralism)。這種多元主義是自由主義的表現形式,是集權政治的對立物,包括由分權制衡、聯邦制和地方自治、多黨制、媒體獨立、思想言論自由、政教分離、公民社會和利益集團等形成的制度架構和法律秩序。這樣一種多元主義在現代西方政治生活中紮根很深,川普並沒有去觸動它,對其中一些要素,比如各州的權力,他比他的對手更熱衷於維護它。

美國憲法,對權力的制約監督不是只針對總統的權力,而是針對所有的權力。其方法之一,就是三種權力之間相互制約和監督。既有國會和法院制約總統,也有總統制約法院和國會,是三權之間的制約與平衡(check and balance)。所以,憲法授予總統權力對抗另兩種權力。如果總統對另兩種權力只是順從,沒有對抗,就是失職,就不能達到平衡。媒體與總統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並不是只允許媒體罵總統,而總統只能在媒體面前乖乖地當孫子,總統也有權批評媒體。

媒體是巨大的第四種權力,也容易敗壞,也需要受到制約和監督。川普在所謂「限穆令」問題上與法院的衝突已經解決。在他做出了部分政策調整後,聯邦最高法院支持了他。媒體與川普的衝突仍在繼續。媒體控訴總統損害了言論自由和新聞獨立,川普指責媒體是「假新聞」,充當了「反對派」的角色,甚至說假新聞媒體是「人民的敵人」。目前川普針對媒體的言論或許有不適當之處,但還沒有超出合法的界限。也就是說,並沒有否定政治上的多元主義。

多元主義的第二層含義,一般表述為文化多元主義(Cultural Pluralism)。它承認多元文化共存的現實,在憲法共識的基礎上,尊重各少數族群、宗教、弱勢群體或邊緣群體的特殊文化,同時它又堅持在多元文化格局中主流文化的主導性,推動各種文化融入主流文化。在最低限度上,它承認各種文化相互批評與競爭的權利。自由主義限制國家權力,保障個人權利和自由,必然帶來社會生活方式、宗教、意識形態和文化上的多元化。這種多元主義在美國也是歷史悠久、根基深厚的。在憲法共識的基礎上,美國成了世界上對異質文化最寬容、多元文化色彩最強的國家。

對這種多元文化的尊重與寬容,是自由主義題中應有之義。也是川普這一派保守主義者所珍重的價值,所以,他不會挑戰和損害這種多元主義。

但是,文化多元主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達到一個臨界點,以後逐步發展出它的極端形式,即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這個多元文化主義將重心轉向對文化多元性價值的強調,認為文化多元化本身就是值得追求的,為此,它極力貶抑主流文化,欣賞、推崇甚至崇拜各少數族群、宗教以及社會弱勢和邊緣群體的文化。這樣,美國的主流文化受到了嚴重侵蝕和削弱,從而帶來文明的危機和衰落。從這個角度看,多元文化主義是西方文明的敗壞性因素,它的流行其實是西方文明的自虐、自殘與慢性自殺的行為。

川普反對的正是這種類型的多元主義。他想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含義之一,就是停止這種自殺行為,讓美國文明重振自信、重現輝煌。

換位思考:川普反對的

是你所支持的嗎?

當我們追隨西方左派媒體批評川普的時候,我們得問一下自己,川普反對的,是你所支持的嗎?其實如果在中國推行多元文化主義,絕大多數人是難以接受的。比如學校里來了兩個穆斯林學生,學校的食堂就不再供應豬肉;比如歐巴馬廁所,生理上屬於男性而心理認同是女性的,就可以上女廁所,還有更衣室、浴池;比如按種族比例分配上大學的名額,以及各種職位和機會;

再比如,美國已經有一千多萬以拉美裔為主的非法移民,每天還有大量的非法移民湧進來。加上合法移民和被大赦的非法移民,拉美裔美國人已經達到約五千萬左右。非法移民的子女免費上學,一些福利待遇超過退伍老兵,有的城市公開庇護非法移民,加州給一百多萬非法移民頒發了駕照,還任命非法移民做政府官員;有的政客要求全民醫保覆蓋非法移民;將被捕的非法移民與其子女分開,由聯邦政府照管,每個孩子每天的費用是770美元,其生活水準超過美國公立寄宿學校;連「非法移民」這個詞也屬於「政治不正確「,得叫「無證移民」。

川普要採取措施阻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把非法移民中有犯罪記錄的、騙取福利的等幾類人遣送回去。如果你覺得這是種族主義,排外的一元主義,那麼,如果中國出現這種情況,你是什麼態度?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按美國非法移民所占人口比例,如果中國有五千萬非法移民,某個外來族裔在幾十年中,達到總人口的近20%,也就是二億多,你還主張繼續開放邊界,廢除邊境巡邏執法機構,接納非法移民嗎?

我也問過日本教授同樣的問題。日本老齡化少子化相當嚴重,到2050年就不足1億人口了,其中三分之一是65歲以上的老人。但日本仍然拒絕開放移民,為什麼?他們為什麼不引進幾百萬中國人、幾百萬菲律賓人,幾百萬印尼人?中國人都知道,非法移民留在日本很難,以前過去的,基本上被他們清理乾淨了。

其實,日本人很清楚,如果為了解決勞動力問題而大量引進移民,日本就不是大和民族的日本了。既然如此,為什麼日本學者也普遍批評川普的移民政策是種族主義呢?我覺得,川普遵循的是常識,也是各國通例。他說,「我們是有法律的,我們是有國界的,請不要非法進入我們的國家。」「我們國家不是難民營。」「任何國家都會守護他的邊界,我們終於做了所有國家都做的事情。」

美國左派批評川普的移民政策時,使用的是全球主義或世界主義的標準。這個標準其實與一般中國人的觀念差距甚大。在美國激進左派的心目中,美國文明完蛋了無所謂,徹底碎片化了也無所謂,哪怕美國文明被置換成了墨西哥文明、瑪雅文明都沒關係。他們認為,這些人想來美國實現美國夢,我們應該滿足他們。其實,如果拉美移民來得太多,只能把美國也變成拉美,兩邊拉平,不光他們的美國夢實現不了,連帶著把美國本土人的美國夢也打碎了。

所以,當聽到有美國人批評川普反對多元主義的時候,我們得知道,多元主義有幾種,川普反對的是什麼樣的多元主義。

川普主義與美國文明的前途

美國今後的發展前景如何呢?假如說川普失敗了,左派繼續主導美國的進程,那就是繼續慢性自殺的進程,美國文明的慢性自殺。當然,這個慢性自殺是個漫長的過程,不要以為美國馬上就完蛋了。百足之蟲還死而不僵呢,何況一個偉大的文明?既然是慢性自殺,就是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在這個過程中,可能還很享受,還很得意,因為這看起來是個高尚的行為,但到了一定程度,就無力回天了。

假如川普很成功,他能幹滿八年,甚至還能讓他這一派人繼續干一段時間,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減緩和阻遏這樣的進程。所以,不論川普這個人怎麼樣,他的一些具體做法有多少爭議,我看到的,是他的基本思路和大方向,是要阻止美國文明的衰落。

當然,美國文明發展的大趨勢很難改變,這個趨勢就是由現代文明向後現代文明的過渡。多元文化主義是一種後現代的意識形態,這是它流行的基本環境。依線性歷史觀的思維習慣,後現代當然比現代要高級,但這個後現代卻使西方文明失去競爭力甚至走向解體,多元文化主義就是西方現代文明高度發達的條件下,從內部成長起來的敗壞性因素。

後現代主義流行的基礎是現代化的成功。川普的現代主義路線如果非常成功,反倒使美國具備了繼續向後現代文明過渡的條件;如果他失敗了,在左派的主導下繼續走後現代主義路線,美國在國際上的競爭力就會下降,內部解體和文明衰落的過程就會加快。這樣看,川普的行為,有如西西弗斯抵住從山上滾下的巨石,有人形容他是「最後的羅馬人「。許多美國人意識到,只有像川普這樣回調到現代主義立場上,才使美國具有發展的動力和國際競爭力。可是,如果他很成功,美國人又過上了富足的、有保障的好日子,他們又要玩起高大上的後現代主義。今後一段時間裡,美國會在這樣一個進程中反覆調整。但也要知道,並不是什麼問題都能通過民主程序來解決,民主不是萬能的。價值觀的衝突達到一定程度,就可能突破民主的「博弈——妥協」的框架。

當然,現代文明人類將戰爭的門檻提高了許多,在已開發國家,大規模內戰不易發生。但是,一種准內戰、嚴重的騷亂是有可能的。很多西方保守派把大量移民的進入看作是「軟侵略」或者「冷侵略」(cold invade USA)。他們覺得受多元文化主義支配的左派精英在出賣國家,毀滅白人基督教文明,他們絕不接受WASP(白人-盎格魯-撒克遜人-新教徒)的美國被換血、被轉換成別人的美國。而這些人同時也支持公民持槍的權利。

你可能覺得,川普的一些言行非常出格,撕裂了美國,製造了衝突,其實,如果不是川普上台,通過合法的手段對多元文化主義和進步主義的趨勢予以遏制,美國真的就會走向更激烈的衝突甚至內戰。

如果你了解美國社會的文化衝突,就會理解為什麼川普這個人瑕疵很多,但仍有約一半的人支持他,最近他在共和黨內的支持率達到近90%,這是相當高的支持率。川普說的一些看起來有些粗糙和極端的話,他採取的一些爭議極大的行動,好像是極具個性的言行,其實它們代表著美國文化衝突的一方,即拒絕多元文化主義的一方。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8/1513349.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