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紐約政策害死房東 600華人冒雨聚集市府討公道

在美國一些州,由於州法律的保護,做房東不容易。而新冠疫情的突然到來,讓很多州相繼推出了房客保護法。這就讓原本已經不容易的房東更難了。

全美做房東最難的幾個大州中,紐約州絕對算一個。而華人居住較多的紐約市又是紐約州的「典範」。

尤其是新冠疫情之下,市府出台了多項「單方面」政策保護房客,但是對於房東的損失卻絕口不談。

在市府眼中,是否有錢買房的人就活該要為疫情買單呢?

周五,10月16日,紐約大雨滂沱,但是原定的小房東抗議集會上,許多民眾卻冒雨參加。一位參加華裔民眾表示,要不是被逼著這份上了,誰願意冒著大雨又冒著疫情出來集會呢,可是如果我不來,我連房子都沒了,我還在意什麼感染不感染呢。

據悉,這些房東沒有人是地產商富二代,相反都是兢兢業業、誠實的納稅人。許多屋主將房子出租,是想減緩貸款的壓力。沒想到在疫情中,政府出台一個又一個政策,照顧了租戶,卻苦了房東。

加上法院遲遲不開庭,租霸更是因此賴著不走也不繳租金,讓房東叫苦連天。

據悉,疫情之下,又趕上大選年,政客為了拉攏龐大的租戶選票,出台的一個個政策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不少當天參加的房客平時為人低調,甚至在疫情一開始,有些人還為交不起的租客主動降低了租金,但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善心,卻得不到別人的感激,反而借著紐約的政策,反咬房東一把。

以下8個故事,是否讓你看到了自己或者自己朋友身上正在發生的事情?

案例一、住在皇后區艾姆赫斯特的劉先生表示:「現在疫情期間,大家生活都很困難,政府對租金、罰款和地稅都做得不好。政府對地稅沒有減少,反而是大幅度地漲,是不合理的。紐約政府對租客、租霸採取了很多保護措施,對於兢兢業業,省吃儉用買房子的房東壓力特別大。」

劉先生說,政府的政策助長了很多租霸,這些人仗著政府的保護措施,來加害小房東。劉先生身邊朋友遇到很多租霸長期不付房租,經過上庭,搞了一兩年都收不到房租。希望政府能減輕小房東在地稅上的壓力。

案例二、住在皇后區艾姆赫斯特的高女士表示,現在法庭不開,房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希望法庭早點開,房東現在都有點昏了。

「我本身有個房子,租霸從2月份到現在都不繳房租。租霸吃的、喝的、穿的都比我們瀟灑,可是就是不繳房租,我們有上訴,可是法庭不開,沒有回應。律師也只是說要等法庭開門。律師費已經花了2000多美元了。有些房客是故意不交租,但還是賴著不走,而且用的都是很高檔的。我們都是老老實實的納稅人,繳了很多稅給政府,不懂政府在想什麼。」高女士說。

案例三、住在法拉盛的李太太說:「希望法庭早點開,這樣賴租的租霸就沒那麼囂張了。」李太太表示自己並沒有對租客提告,而是減租。

「房東更苦啊,再這樣下去,好多房客都要學壞的。你也不交、他也不交,這樣房東要怎麼活啊?」李太太說。

案例四、Jenny說:「我那個租霸,從4月份開始就不付一分錢的房租,依然住在那邊。我每個月傳訊息問他,能不能繳房租。問他:你不能繳全額,能不能多少給點?水費電費跟瓦斯費都是我負擔。對方說沒錢,還說如果再跟他要房租,就告我。這個人在5月時買了1輛全新的車、1台新的電腦和2台新的電視機,但到現在都沒有付一分錢。到現在已經欠了16100元。租霸6月份已經上班了,是在醫院工作的。」

「我們也是人哪!辛苦打拼了大半輩子,一個房子自己住,一個出租,租霸不繳房租,我們要繳貸款和地稅。水費、暖氣費用等,都是房東包,我們去哪裡找錢?」Jenny說,「我也沒有了工作,只有老公有工作,還有兩個孩子要養,我們要怎麼活啊?政府說要給這些租戶一個安全的港灣,這個港灣是誰在付出呀?政府應該給房東一些補貼,房東的錢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一樣要生活要打拼。他們(租霸)是惡霸,有錢不付的那種,等同搶劫,合法的搶劫。」

案例五、住在布碌崙日落公園(Sunset Park)的周小姐表示自己遇到8個月不付房租的惡霸,並指對方開空調不關窗戶,還在樓上刻意放水,水漏到一樓了。「我母親有高血壓,萬一母親摔死了,去哪裡找兇手?養了兩條狗,一共住了10多個人,快20個人。」她說。

「打了311,卻讓我們打給SES;結果租霸就生氣,想要報復我們,罵我母親。老是說有東西壞,要我們給他修,但是又不開門。房屋局一直給房東開罰單。租霸還威脅要弄死我,我都找警察2、3次了。警察來了才把門打開,警察不來,門都打不開。房屋局給我們開罰單,這個責任不應該在我們哪,是租霸不開門,他們應該自己去弄。說有老鼠,我們幫忙安個抓老鼠的盒子,我們一走,就又扔掉了。」周小姐說。

案例六、住在史坦登島的Sherry遇到的租霸是18個月沒交租。Sherry說:「他們一個月租金2400元,已經欠了我們45000元了,我們家3個大人兩個小孩,只有我老公一個人在工作,真的沒有經濟再負擔得起了。希望法院能儘早開庭,結束這個案子。但是開庭後,也不確定能否追回費用,希望政府能夠給房東一些補貼。」

案例七、住在皇后區的林先生說:「租霸從3月份到現在,租金都不繳,他說:『我要死賴在這邊,等法院開門。』他說政府規定他可以不繳租金,所以可以一直賴。甚至還騷擾我其他租客,跟他們說可以不繳房租,說這是政府現在規定的。」

「政府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辛苦地賺錢,政府說他們可以不繳房租。」林先生說,「律師就是說等法院開門。稍微有不滿足他的地方,就說不繳房租。欠繳房租與律師費總共已經10000多美元了。」

案例八、住在布碌崙第八大道的鄭先生表示租霸長期欠租金,而且從租霸的奶奶開始就有拖欠房租的問題。租霸的奶奶過世了也沒有說,就是賴著不走,還是劉先生請律師去找死亡證明,找了很久才找到。

「之後告了兩年左右,才拿到租金,但是無法趕走租霸,甚至貼錢也趕不走。租霸破壞房子後,還向『紐約市房屋保障與發展局』(HPD)告狀,讓我在維修上賠了好幾萬元。除了高昂的律師費用,因為我也不太懂英文,還得再花錢請人翻譯。」鄭先生說。

其實看了這麼多案例,大家已經體會到了,對於很多房東來說,房客並非沒有錢,而是借著政府的政策合法賴錢。

我們理解市府制定一個政策要考慮到弱勢群體,但是如果要以犧牲一個群體的權益來保證另外一個群體的話,那這樣的市府還有什麼用?

同樣是紐約,用犧牲警察的群益,來維護非裔群體的「安全」,制定這些法規的政府其實早知道這些事情長遠看根本行不通。

但為何他還要這麼做呢?

因為對於一些人來說,紐約未來什麼樣子,根本不在乎!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華人生活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8/1513514.html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