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內蒙古抗議遭鎮壓 政府以懲罰措施迫家長、教師送孩子複課

在中共消滅蒙古文化及民族認同的運動中,家長和教師被威脅接受中共的種族滅絕政策。

中共在內蒙古強推雙語教學,逐步使用漢語代替蒙古語作為主要授課語言,此計劃被披露後,數千人紛紛走上街頭抗議,拒絕將孩子送往學校。甚至兩名學生家長為反對中共文化滅絕政策而自殺身亡。中共並沒有因此改變計劃,相反,加大了對抗議者的鎮壓

9月,內蒙古當局在一些廣場、學校門口增設警力

9月,錫林郭勒盟正鑲白旗作家那順烏力吉,在微信群中控訴政府在內蒙古強推「雙語教學」模式是對蒙古族民族、文化滅絕,並揭露中共在「六四運動」中對大學生的血腥鎮壓,以及對新疆穆斯林實施鎮壓的實情。很快,那順烏力吉被警察抓捕拘留,並禁止探視。

該作家的一名網友透露稱,那順烏力吉被抓之前感覺到自己早晚會被抓,已經做好被抓的準備了。這名網友說:「他還告訴大家別說敏感的話,也不要轉發敏感話題,以免被抓。政府要是抓人,他願意一人承擔。」

正鑲白旗政府刑拘那順烏力吉的通報(網頁截圖)

期間,也不斷有學生家長遭到抓捕、處罰。內蒙古某市林業和草原局一普通職員透露,9月1日,他因未送孩子去學校,抗議雙語教育政策,被警察抓捕並罰款5萬元人民幣。其單位還規定,如果公職人員3天不送孩子上學就要開除公職。

通遼市一名在醫院工作的家長告訴《寒冬》,她曾嘗試讓孩子住院,希望可以避免被逼複課,最終還是失敗了。醫院還逼所有醫護人員簽署「全力支持蒙語學校使用國家統編書,保證學生入學」的保證書。

在中共的強權逼迫下,一些家長不得不將孩子送回學校。但這場鎮壓在蒙古學生與家長心中留下的傷痕顯然難以修復。

「政府逼我們把孩子送回學校,威脅我們說,不送就要搶走孩子,還按法律處罰我們。」錫林郭勒盟正鑲白旗一牧民解釋道。她害怕孩子會被折磨,像那些自殺的孩子一樣走上絕路,也擔心自己和丈夫會被抓捕。

「我每天活在恐懼中,還不如死了。」她哽咽著說,因難以忍受壓力,她被迫同意送孩子入校。

9月17日,一位蒙古學生在日記中寫道:「今天是來學校的第一天,爸爸媽媽都哭了!老天爺在哭,在草原上下著雨,我感到無助,感受到我們失去了蒙古文化,(我)以後要更加努力學習,少說漢語,重視蒙古語言。」

微信上發的一名蒙古學生用蒙文寫的日記(微信圖片)

一些學生家長還受到政府威脅,如果孩子不在規定時間內返校,按自動放棄學業處置。「以孩子的前途相要挾,誰敢維權?」另一名初中生的家長無奈地說,「這是種族、文化的滅絕。如果我們得不到國際社會的幫助,內蒙古很可能會成為第二個新疆。」

蒙古族教師也受到威脅,不得不協助政府,上報那些罷課的學生,並讓他們回到學校。

習近平瘋了,這個國家沒法律沒法規。」錫林郭勒盟一蒙族高中教師直言道。教師每天被迫去學校接受思想教育,然後得到學生家裡把學生找回來複課,如果不照做,就會被處罰或丟掉工作。

他說,「現在中共滅絕蒙古族文化只是剛開始,以後會更嚴重,現在我們已經失去了快樂的生活,生活壓抑、痛苦。」

內蒙古蘇尼特右旗一名教師因「工作不利」「與家長溝通當中存在負面宣傳」遭停止處分,等候下一步調查處理(微信圖片)

當地一中學老師稱,他去學生家裡找學生回校上課時,政府的人會與他同行,他不得不按政府的要求遊說家長同意孩子回到學校。他還說,因老師的手機都被當局監控,即便在家也要小心說話。

「每次回家,我都會把手機放在抽屜里,唯恐在家說話被監聽。」這名中學老師說。他還表示,教師在學校受到政府的眼線監視,導致教師之間不再互相信任,唯恐說話招麻煩。

來自呼倫貝爾的一名教師說:「傳統蒙語是現今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從左至右豎著寫的文字,屬於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是特別寶貴的一種國寶級的東西!應該弘揚應該發達,而不是按中共計劃的那樣讓它慢慢消失。」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寒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0/1514136.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