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陳日君:中國政府靠梵蒂岡幫忙全面控制了教會

作者:

儘管由於中美緊張關係以及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傳播,中國與西方世界關係出現緊張,但這顯然並沒有影響中國與羅馬天主教廷繼續改善關係。中梵已經宣布,續簽雙方在2018年9月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的臨時性協議。續簽協議10月22日起生效。對於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始終未能找到妥協之路的中梵關係來說,2018年的臨時協議確實是一項歷史性的事件。但協議自一開始就受到多方質疑。香港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更是多次致信教宗,並幾次親自前往羅馬,向教宗陳情。今年9月,已經88歲的陳日君樞機再次飛往羅馬,但也還是無功而返。他為什麼如此堅決反對這項中梵協議?2018年的協議是否改善了中國地下教會信徒的信仰環境?陳日君樞機接受了法廣的電話採訪。

"在這個秘密協議下,他們做了很多別的事情"

法廣:梵蒂岡北京續簽2018年雙方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的臨時協議。根據梵蒂岡教廷的消息,這項臨時協議只涉及主教任命問題,並不涉及教會生活,也不涉及與北京外交關係。您為什麼反對?

陳日君:"這項協議不應該之處,是它是一項秘密協議。一項關於教會的協議,教會應該知道梵蒂岡與政府說定了一些什麼。如果不知道,我們怎麼配合呢?!我是一個中國樞機,但我也不能知道協議裡面寫了什麼,那我也就不能反映(問題),根本什麼都不能說了,因為我不知道(內容)。"

"他們說這項協議是關於任命主教問題,但這兩年間沒有任命任何主教啊。這兩年雖然有兩個新主教祝聖,可是任命是幾年以前就決定了,就兩邊都同意了。所以,這項協議根本沒有用過。那為什麼他們說進行得不錯呢?都是謊話,是虛話。根本就沒有用過。"

"可是,在這個秘密協議下,他們做了很多別的事情。他們沒有任命新的主教,可是有7位以前他們非法祝聖的(主教):從2000年開始,他們祝聖的主教還有7位沒有合法,現在被合法化了。這很嚴重,因為這7個人很不行的,都是不像樣的,其中有兩個還有女人。要知道天主教神父與主教都是不能有女人的。"

"還有,因為協議是秘密的,政府就對(地下)教友說,你們上來(到官方教會)吧,不應該再有地下教會了。地下教會教友說:這怎麼可以,教宗本篤十六世曾說地上(教會)是不對的。但他們說,現在梵蒂岡教宗說可以了,你們上來吧……教友沒有看過這項協議,因此不知真假。這很麻煩。梵蒂岡也出來說了,協議裡面沒有要求地下教友到地上教會來,他們說協議裡面沒有這樣說。但(中國)政府說有。最後,梵蒂岡去年(2019年)出了一份文件說,算了吧,就算我們沒講過,他們這樣要求,你們就簽字吧……這完全是不對的嘛。所以我很緊張,去年6月底,我就去羅馬反映:怎麼可以要求地下教友到地上來呢?地上教會是一個裂教,是獨立自辦的教會,不合我們教會的道理的。梵蒂岡怎麼可以要求他們上來呢!所以,這個協議糊裡糊塗。肯定是國務卿帕羅林寫的。帕羅林一個人做了很多事情,不需要向誰交代,教宗好像也很聽他的話。我也不懂為什麼。所以,這幾年的情形不是協議本身,而是用這個協議為藉口,他們做了很多壞事情。"

法廣:地下教會的情況這兩年是否有一定的改善呢?因為外界的一些理解是,教廷與北京達成這項協議的目的之一,也是想改善地下教會的情況……

陳日君:"怎麼改善啊?完全沒有改善。他們是在亂講話。國務卿帕羅林完全知道實際情形,他說的那些話是騙人的。這些年,地下、地上教會的分裂很嚴重。地下教會說,地上教會不是天主教,是政府的教會,我們不能上去。羅馬也說,對啊,你們要堅持(法廣註:陳日君樞機2018年曾發文透露,教宗方濟各在一次與他的私下談話中,承認中國政府主辦的地上教會客觀上已經是"裂教")。地上教會本來不合法,但這幾年教廷開始支持他們了。(當時)雖然沒有協議,但是,兩方面彼此有妥協,兩方面商量選一些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人。這已經很多年了。現在有了協議,但根本沒有用過。裡面究竟說些什麼呢?我覺得可能與以前所有的妥協方法差不多。有沒有進步呢?我完全不相信有進步。因為我沒有看協議。我是一個中國的樞機主教,為什麼他們的協議不讓我知道呢!所以,我不相信他們說的話。他們說協議裡面最後一句話是教宗說的(教宗有最後決定權)。但不讓我看協議,我就不相信。"

法廣:長期以來,地上教會,也就是官方教會與地下教會之間的一個關鍵區別在於是否承認羅馬教廷為教會最高領袖。現在梵蒂岡與北京達成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地上教會和地下教會還有區別嗎……

陳日君:"那是騙人的。教廷說北京在協議裡面承認教宗是天主教會的最高領袖,所以我們(教廷)勝利了。我不相信協議裡面有這樣的話。我不相信!他們會說一些差不多的話,但不是這句話。這句話,他們絕對不會寫的。他們絕對不會清楚地承認說,教宗是教會最高領袖。他們說任命主教最後一句話是教宗說的(最後決定權在教宗),我也不相信有這句話。教宗能不能否定他們選定的名字?我不相信。到現在為止,此前是兩邊都讓步,就是教廷批准一、兩個名字,不是任命主教,而是說:如果你們選擇這一、兩個,我可以考慮。北京再看這一兩個名字可以不可以。當然,對於兩邊來說,這都不是最喜歡的人選。教廷知道,教廷最喜歡的,北京肯定不批准,所以就提出北京也可以接受的人選。北京也不覺得是自己最希望的人選,但也不是最不喜歡的。兩邊都同意。這些都是秘密進行的,不說出來的。然後,北京就要求神父們在這一兩個人中選主教。神父們私下明白這些是羅馬可以接受的人選。他們選出後,羅馬批准……就這樣兩邊都接受。就是用這樣的秘密方法,雙方達成妥協。這樣做已經很多年了。"

法廣:中梵斷交近70年。梵蒂岡為什麼這麼緊迫地想同北京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協議?(教廷承認的)地下教會主教都年事已高,梵蒂岡是否也是不得已這樣選擇?

陳日君:"這項協議本來不是關於地下教會,是關於官方教會。本來與地下教會沒有關係。為什麼這麼多年沒有協議,也有妥協呢?就是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是一個太差的主教,教友們不會接受。他們也不想選一個教友完全不接受的人,所以接受妥協,這是可以理解的。現在簽署了協議,是否進步了?我不相信。因為簽協議的時候,地上教會7個原本不合法的、教宗從來沒有批准的主教,現在梵蒂岡也承認了。這7個人是完全不行的!我也看不出來這七位假主教曾經表示悔改。這幾年他們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比如,他們不是真主教,不能封任神父,但他們升任了好幾名神父;他們還為別的主教祝聖……這都是很差的事情,都是與梵蒂岡對立的事情,是站在政府一邊。但現在梵蒂岡承認他們了……怎麼可能這樣?!這個協議裡面寫了什麼,我們不用知道也能看到協議的效果一塌糊塗。還有,7位主教有7個教區,其中有兩個教區還有地下的合法主教。但他們被要求退下來,讓位給那些非法的、絕罰的主教。這很沒有道理。我完全不能明白。這不合天主教道理,完全是壞事。"

法廣:您的意見教廷始終不能聽進去。您多次努力都不成功,您對教廷很失望麼?還會繼續努力麼?

陳日君:"我就奇怪,為什麼教宗要聽國務卿的話呢?當然,國務卿很多年都在處理中國的事情,但我是中國的樞機,他不可能比我知道得更多嘛。那為什麼只聽他的,不聽我的呢?這很奇怪。我當然不太高興。可是教宗見我的時候非常親切,對我很客氣,我聽他講話,我覺得他的想法跟我一樣。所以,我要大聲說,教廷做的壞事情,不是教宗計劃的,是國務卿計劃的。可惜,教宗讓他做了。教宗同意了,他才會做。所以我不明白,教宗為什麼完全聽他的話。但是我肯定,這些不是教宗主動的,他是被動的。"

"地上的官方教會裡,不好的主教有權"

陳日君:"這項協議,我們不知道裡面內容,但我看也不是太重要。內容大概跟以前的妥協是一樣的。可是他們利用這項協議做了很多壞事情。現在可憐啦,裡面一塌糊塗,因為地上的官方教會裡,不好的主教有權。有些人本來希望有所改善的,現在很失望,因為教廷沒有支持他們去改善,梵蒂岡支持那些站在政府一邊的不好的主教。地下教會就很可憐了,因為完全不讓他們有自己的教堂了,(教堂)充公了。以前政府是容忍他們的,在一些地方,他們有自己的教堂。沒有教堂的地方,他們可以自己在家裡做彌撒,教友可以去參加。有些時候,政府知道,但也容忍,也沒有說什麼。現在不行了,現在要抓人了,所以神父不敢在家做彌撒了,因為一旦被抓,先是罰錢,沒有錢,就得坐監。所以,現在可以說是靠著梵蒂岡幫忙,政府全面控制我們的教會了,也就是在公開場面,我們真正的教會被消滅了。當然,有信仰的人,信仰在心裡。所以,我勸他們不要對立,對立沒有好處,白白吃苦。不讓我們做彌撒,我們自己在家裡做,請教友不要來了。沒有彌撒,也可以保存心裡的信仰。信仰是不能犧牲的,別的都可以犧牲,天主在我們心裡。所以,我們很痛苦,可是我們不會絕望,因為我們知道天主在看,希望早一點我們能再有宗教自由。"

法廣:您還會再去羅馬,向教宗陳述意見嗎?

陳日君:"不去了。我已經做了最後的努力。天主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讓我們成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5/1515896.html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