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陳果夫:共產黨加入本黨之搗亂經過

在中央政治學校演講

各位同志,你們這次到杭州去走了一趟,一定可以增加許多知識,回來以後,希望各位都把自己所見所聞的,寫點出來,一來可以作這次游杭的紀念,一來可以使我們知道各位此次到杭州去到底看見些什麼東西?在回來以後,往往有些人不能收住已放的心,所以我希望各位要振作起來,對於內務方面和自修室及寢室等處,務必求其整齊,我們應該先知道每當遊玩之後,自己往往會馬馬虎虎起來的,知道這樣,便應該特別留心,不要讓精神渙散下去。前天我來校內看看,你們有些人還在睡覺,雖然因為旅行的疲倦,但是有許多地方,要自己振作,不要靠辦事人說話,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前天是清黨紀念,今天兄弟想把從共產黨加入本黨以至於本黨實行清黨為止,中間共產黨搗亂情形和各位講講:

關於清黨工作,各位也有親自參與一部分的,然整個的情形或有各位所未悉者,這是很重要的一段歷史,所以特別提出與各位一講。共產黨之加入本黨,他們自始便不是誠意的,當時總理所以容納他們,因為他們裡面有許多是以個人資格,向總理表示自己是接受三民主義,相信國民革命的。總理允許他們加入本黨並不是還允許他們在黨外或在黨內更有組織,當時沒有具體條件之規定,只是允許他們入黨而已。一方面當時本黨政策主張聯俄,所以給他們加入不成問題。但是他們加入了本黨以後還是有組織,而這些組織,都是很秘密的,有些同志已經看出來這種情形。然而在革命過程中,我們容納他們,只是要他們一同來革命,不知他們有很大的陰謀。惟起初沒有加以注意,以後他們有許多議案,為本黨同志所發現,他們要用共產黨員,在本黨內吸收同志,並破壞本黨團結。但雖有這種陰謀之發現,因為是一部分的東西,他們自己也不承認,所以本黨同志,尚未加以深究。更有些同志,以為本黨同志,有許多精神不能振作,只要自己振作起來,這些事件是不成問題的。共產黨加入本黨後,最初便挑撥許多同志,使之與中央脫離,也有些人因為共產黨加入本黨,對於中央表示不滿意;不過也有一些人,卻是假借這個名義,而為爭權奪利之舉。

中央方面當時抱總理寬大之態度,希望黨內同志自己振作,而對於共產黨也希望其自己覺悟,直至十五年三月二十日,共產黨的陰謀發現了。自校長主持黃埔軍校辦了二年,東征兩次,把廣東統一了,共產黨看見國民黨的勢力日益擴充,對於他們是不利的,因此用種種陰謀來對付校長,他們想推倒了校長,才可以操縱一切。先從事挑撥本黨同志間的感情,想把校長逼走,但是無效。校長和中央各同志主張北伐,他們便極力反對。當時的環境十分險惡,校長在這個環境裡面奮鬥,是非常困苦的!以後校長下了決心,把共產黨反叛的行動,鎮壓下去,三月二十日的事件,便是給他們一個打擊,他們本來嗾使在各軍隊做政治工作的,一齊發動起來進行叛亂,校長得知才把這些人逮捕起來。在廣州方面反動的俄國人,同時也被遣送出境,這樣一來,反動勢力即經鎮壓下去。關於這一件事,汪精衛便不高興,經他們種種挑撥,汪便離開了廣州。這是本黨制止共產黨危害本黨行動之第一次。

在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以前,共產黨把持本黨,是非常利害的,各省黨務,因此不能進行,共產黨勢力所到的地方,我們去做工作,他們便指為反動,浙江江蘇江西湖北河北等省,黨權全在共產黨手中,廣東湖南有一半是共產黨的勢力所支配,福建廣西他們也不斷的在那裡破壞本黨,北方則本黨與共產黨成了對峙的局面,北平方面本黨與共產黨各占其半,其外諸省,當我們派人去組織黨部時,他們定要占去一半,他們把我們同志挑撥離間了,然後從中操縱。這種情形,如果繼續下去,是非常危險的。中央組織部及秘書處,亦為共產黨所把持,秘書處方面,譚平山楊匏安及林祖涵主持其事,同時楊為組織部秘書,譚為組織部部長,那時在中央組織部裡面,只有三位工作同志不是共產黨,在中央秘書處也大半是共產黨,只有幾個資格比較老些而且做事務的黨員,他們沒有把他去掉。

在那個時候,中國國民黨只剩一個招牌,內部什麼事情,都是共產黨把持著。第二次全體會議,便給他們一個限制,這個會議議決整理黨務案四條:第一系保障本黨權威,確定共產黨加入本黨之地位,並組織兩黨代表會議,審查黨員言論行動;第二規定他黨黨員加入本黨應守之原則九項,中央黨部各部部長要全用中國國民黨黨員,不能任用跨黨份子,將跨黨份子之名冊交給國民黨主席保存,各省選舉執行委員,要加以限制,國民黨黨員當選者占三分之二,共產黨只能占三分之一等等都在這九項內;第三常務委員會設主席督促進行黨務;第四重新登記。這個案子提出時候,譚平山等都是出席的,經大家商量而議決如此,閉會之日宴會時他們演說中指這次會議是一種讓步,吳稚暉先生便指斥他們說,這不能說是讓步,如果說是讓步,大家都是讓步了。當時據可靠消息:共產黨秘密會議曾有於一年內推倒國民黨的決議。可見共產黨消滅國民黨的企圖,是怎樣急迫!

二中全會後,除中央各部部長照議決案實行,其他事件,他們卻置之不理,當開始登記之時,在登記表上,我們便特別註明一條,便是凡登記者都要誠意聲明「願遵守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及決議案」。因為當時我們要共產份子確信三民主義誠意才准加入本黨。中央各部部長遵照全會的議決案更改後,跨黨份子譚平山楊匏安等退出,中央黨部各單位重行整飭人選,組織部以校長為部長,本人擔任該部秘書,第一步工作,先在部內整飭人事。但在當時環境非常困難,辦黨務的,簡直是找不到相當的人,我們黨內比較努力之同志,他們總施攻擊的,為避免和他們衝突起見,只得把他們一個個的請出去。一直到了黨部遷到南昌時候,在中央組織部裡面,只有三個職員是共產黨,這三個人所管的事,只是鈔寫列印,無關重要的。以前組織部只有三個國民黨員,到了那時只有三個非國民黨員。這樣一整飭,黨權慢慢提高。不過在那個時候,要這樣整飭,工作是非常困難的。

當我們決定要出師北伐,他們便用種種方法來破壞,當時是因為中央二次全會決定,於中央黨部設一主席,主持最高黨務工作,後來臨時全體會議決定,推蔣校長為主席,校長出師北伐以後,便以張靜江先生代任中央常會之主席,以譚祖庵先生代任中央政治會議之主席,共產黨看見這個情形,便用各種方法來挑撥,當國民革命軍打倒江西的時候,他們便借評論各重大問題為名,慫恿我們召集一個聯席會議,這個聯席會議是由中央執監委員,和各省及海外之代表組成的,表面上看起來不覺得什麼壞,其實是破壞了本黨的組織系統,這個會議也議決了許多案子,大部分案子,都是做宣傳用的,到開會的時候我們才曉得共產黨的用意卻另有所在:鮑羅廷要御用共產黨來操縱這個會。因為各省及海外之代表,共產黨是占多數的,在開會時候,即有人所告說鮑羅廷暗中召集會內共產黨員秘密商議,當時在中央執監委員之中,本黨黨員是占著多數,各省及海外代表,共產黨實占多數,他一方面要破壞本黨的組織系統,一方面利用這個聯席會議來搗亂後方。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析世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1/1522005.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