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獸爺: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2011年,《人民日報》連續刊登了三篇關於兩院院士評選的評論。文章筆鋒犀利,質問為何享譽海內外的屠呦呦、袁隆平、李愛珍、饒毅、施一公評不上院士:

涉嫌造假、擅長公關、有權有錢的卻順利當選、風光無限。兩相比照,向社會傳遞了怎樣的信號?

和施一公一起落選的饒毅憤然宣布,永不再參選。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饒毅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任何學生物的都會知道原因。

記者們沒學過生物,所以他們去問中科院,饒毅為啥沒選上。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不知道:

院士群體中的絕大多數都是優秀的。

武漢大學副校長舒紅兵,2011年以排名第一的成績成功當選為中科院院士。就在這一年,他的妻子,後來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和幾個朋友、同學在武漢開了一家公司。

那一年還有一部叫《傳染病》的電影上映,電影裡一個騙子在瘟疫大爆發的時候告訴群眾,連翹可以治療瘟疫,這個謊言讓相關企業和投機商們賺得盆滿缽滿。

中共病毒疫情期間,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上海藥物研究所熬了個大夜,研究出了「雙黃連能抑制新型冠狀病毒」。中國人對雙黃連一點也不陌生,它的成分就是金銀花、黃芩,還有:

連翹。

兩大研究所的背書,讓不明真相的群眾有幾天紛紛搶購雙黃連。鄭州甚至有個人因為排隊買雙黃連,還感染了新冠病毒

也大約就是那幾天,網友們在一封網傳是饒毅親筆信的帶領下,開始八卦舒紅兵和王延軼的感情史。

上個月,舒院士帶領武大研究生進行了學術道德與規範宣誓:嚴謹治學,誠信科研。誓言聲還在繞樑,就有人在美國Pubpeer網站爆料,說舒院士學術不端。

舒院士團隊回應說少數筆誤或圖表展示有誤,不影響實驗結論。他還親自給媒體發微信

粗心之誤。

一百年前美國總統柯立芝總結過人為什麼會粗心,大概就是因為在吹捧諂媚里生活太久。

1

2011年,在一家小基金公司當基金經理助理的熊俊,剛滿37歲。

熊俊是武漢人,在香港學了工商管理的他,有一個酒商爸爸。可能只在義務教育階段讀過人教版生物書的父子倆,在2011年義無反顧地把錢砸向了一家叫眾合醫藥的公司。

舒院士的妻子,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在這一年也開了家叫武漢華鑫康源的公司。股東里除了自己,還有美國的醫學博士陳博,以及:

熊俊的媽媽。

緣,有時候就是這麼妙不可言。

老鄉、校友,就這樣被對於生物醫學的愛好和商業變現的理想聚集在一起。

沒有任何醫藥背景的熊俊父子,開始用真金白銀一步步買成為了眾合醫藥的實際控制人。這家公司原來的實際控制人,又搞出了一家叫君實生物的公司。

他們身邊開始聚集一大批美國回來的生物醫藥技術大牛。如陳博,就出任君實生物總經理。

大家聚在一起當時不是為了嗑瓜子打麻將。從公司後續發展來看,當時的他們,是奔著要搞出被譽為「抗癌神藥」的單抗藥去的。

醫藥界的朋友說,想要開發一款藥,其實只需要走三步:

籌錢、研發、審批上市。

當然了,也是有捷徑可走的。

2012年5月,眾合醫藥與武漢華鑫康源簽署了一份協議。雙方約定,眾合醫藥將以1300萬元的價格,從武漢華鑫康源手裡獲取「人源化抗Blys抗體」的專利,並將按照35%的比例,將此後該專利的盈利向武漢華鑫康源分成。

這個「人源化抗Blys抗體」的主要研發者就是陳博,和剛當選院士沒多久的舒紅兵。

之後,君實生物登場了。

一個月內,陳博和熊俊父子就掌握了君實生物的控制權。君實唯一的目標,就是研發出能治療黑色素瘤晚期的PD-1,研發人:

陳博。

被譽為「抗癌神藥」的PD-1,能挽救黑色素瘤晚期病人,有效提高病人存活期。在當時,連世界製藥巨頭默沙東都還沒能完成研發。

默沙東算什麼。當年,只有7000萬總資產,不到20個員工的眾合醫藥,有6個項目在同步研發。

後來,眾合醫藥和君實生物合併。儘管年年虧損,但從2013年到2018年年底,熊老闆的公司在新三板和港股市場已經融資超過了:

50億元。

雖然君實生物一直賺不到錢,但這並不妨礙他們今年7月中旬登錄科創板,市值一度超過1500億。

2018年,君實的首款新藥拓益臨床試驗已經接近尾聲。根據《美國醫學會雜誌·內科學卷》調查的數據,開發一款抗癌新藥,平均需要7.3年的時間和6.5億美元的成本。

美國人太慢了。7年時間,君實全部產品的研發費用:

不超過12億人民幣。

他們甚至還有大量的閒置資金用於購買理財產品。錢有了,研發能力又這麼強,只差藥品上市審批這一步了。

2

2015年,君實的首款新藥PD-1獲得臨床試驗的審批。從申報到審批,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這一點連君實的人自己驚呼:

快,太快了。

2016年,陳博和舒紅兵研發的「人源化抗Blys抗體」獲得了國家臨床試驗的審批。眼看最關鍵的臨床試驗即將來臨,君實生物首席科學家的陳博卻辭去了自己在公司的職務。

藥品三部曲里的最後一步——上市審批,終於要到了。

2018年8月,君實生物宣布與上海海和製藥達成合作。

上海海和製藥本來是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旗下的一家國企。2016年,上海藥物研究所上一任所長丁健擔任副董事長的綠谷製藥,把海和製藥的股權從上海藥物研究所手中買了回來,海和製藥變成了一家中外合資企業。

2019年10月,上海海和所有的股東集體退出,一家叫做海和生物製藥的香港企業,成為了唯一大股東,註冊資本超過8億。

香港公司註冊處的資料顯示:

丁健是海和生物唯一自然人董事。

有媒體計算過,中科院人均22萬的年收入,就算丁所長高一些,不知道8億的註冊資本到底是認繳還是實繳?

丁健院士,除了是上海藥物研究所前所長外,作為我國研究抗腫瘤藥物專家,還有一個職務:

藥品評審委員。

我國的抗癌藥物評審體系就是在丁健院士的領導下建立的。君實生物不但和丁健院士的公司有合作,還延攬了不少上海藥物研究所的人在公司任職。

2018年底,君實生物的新藥審批順利通過。

在技術評審的文件中,君實既沒有完成肝損害患者試驗、也沒有完成腎損害患者試驗,其所有不良反應發生率為:

97.7%。

有15.6%的患者因為不良反應而永久停藥。

最後,專家們考慮到臨床的需求,有條件的批准了拓益的上市。和上海藥物研究所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綠谷製藥,他們阿爾茲海默症神藥GV-971拿的也是這種批文。

2016年陳博離開君實生物後,股票都是由妻子持有的。2018年底,在君實生物港股上市和PD-1獲批上市後,陳博的妻子很快就套現離場。

2018年11月28日,王延軼當選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在此之前不久,她退出了武漢華鑫康源的管理層。

3

前段時間,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在中科院下屬的《Cell Research》上發表了一則簡訊,這是去年底他實名舉報上海藥物研究所耿美玉博士學術造假後的第二次發難。

在這則簡訊里,饒毅指出耿美玉2003年到2013年一共寫了12篇和GV-971有關的論文,但在2019年10月引發極大爭議的論文裡,耿美玉一篇也沒有引用過自己的研究成果。

饒毅在文章里說,我從來沒有遇到過一種藥物有這麼多的靶點可以治療或緩解一種疾病。

饒教授沒見過的事情還有很多,講話不要那麼絕對。

今年3月20日,君實實宣布開始研發新冠病毒抗體藥品,代號JS016。臨床實驗都沒開始做,美國的禮來製藥就來買走了中國區外的獨家研發、生產、銷售權。

這是一個奇怪的選擇。禮來沒有選擇自己在國內關係親密的老夥伴信達,而是選擇了此前沒有合作過的君實。

這款藥的研發團隊裡,包括君實的老朋友,幫他們PD-1站過台的高福,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嚴景華團隊,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華山醫院的張文宏團隊,禮來報價1000萬美元加上買入7500萬美元君實港股股票。

雙方還約定,如果效果好,美國人還將繼續支付最高2.45億美元。

放棄了老夥伴,花了老些錢,買來的技術禮來卻一點也不重視。

禮來在美國開展了兩批新冠抗體臨床實驗。一批是自家研發的555抗體單用,一批是555+JS016的聯合用藥。很顯然,前者才是禮來看重的產品,而後一項組合甚至連用藥緊急申請都還沒有提交,禮來就宣布停止了新冠抗體的臨床研究。理由是獨立安全委員會建議:

停止招募實驗參與者。

JS016在美國上市之路已經大概率胎死腹中了。

但在國內,JS016早在6月7號就獲批開展臨床實驗。從宣布開展合作研發到走向臨床,只用了78天。

這種速度,饒教授肯定也沒見過。

除了新冠抗體,君實還在研JS004,已經被FDA和國家藥監局批准開展臨床實驗.這是一款被君實稱為全球領先,世界獨家的抗癌新藥:

體現了公司卓越的創新藥物研發能力。

君實的研發團隊是一個大專生多過博士,一大半都是本科畢業的團隊,而領導這支團隊和這家公司的,是一對沒有任何生物學科背景的父子:

老爹是個酒商,兒子是證券基金經理。

但兩人不僅能把一眾科學家緊密的團結在周圍,還能開全球先河,把默沙東、安進一眾巨頭甩在身後,研發能力確實強悍。

值得一提的是,前不久君實的董事武海辭職了。君實堪堪突破兩位數的博士又少了一個。

2011年,《人民日報》的質問三連里寫過這麼一句話:

一些企業高管順風順水田當上了院士,風光於政、學、商諸界。

九年後,這句話現在看,仍不過時。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你獸爺 獸樓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4/1523182.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