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沉雁:從未有人令我動容過 他是第一

作者:

從未有人令我動容過,他是第一人

我是天生性格偏冷,甚至有些深冷,無論多激動人心的場面都很難讓我為之動容,讀書時室友都叫我「冷麵狐」。

很多人會為一些人出眾的善舉而感動得淚眼汪汪,但我不會,這也許與我冷冷的認知有關。我認為善舉是一種福分,是加持自己人格的榮耀,無論誰做了天大的善舉,那也是應該的,沒什麼好大驚小怪。

但昨天我還是沒有把控住自己,我是真的因為他而動容了,他是令我動容的第一人。

他令我動容的,不僅僅是他的善行,而是他深刻的善覺。

辦平民學校和平民醫院,沒什麼了不起,我早就有這種想法,我相信有這種想法的人不止我和他。

但是能把醫院辦成「賺錢是我的恥辱,虧錢是我的榮耀」、「病人進門,醫院全責」、「醫生就是看病的,醫生哪能操心掙錢的事兒?」。他這善覺太出乎我的意料。

他辦的醫院才是真正的醫院,是全中國唯一稱得上醫院的醫院,是不但治病更治人的醫院。讓病人安心治病,讓醫生安心行醫,讓醫院回歸醫院。他不但負責治療人身體上的病,他也負責治療人精神上的病。他不但是華佗,他還是魯迅

他這深刻的善覺是怎麼產生的?

他當過兵,他好像沒上過什麼學,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他怎麼會有「醫院賺錢是一種恥辱」的條件反射?這讓莆田系情何以堪?這讓新的經濟增長點臉往哪放?這讓天天帶貨的國士無雙如何見人?這讓數百萬畢業於名牌醫學院的白衣大夫還怎麼敢說自己是醫生?

我敬佩張文宏是一股清流,但也僅僅局限於敬佩,他還動容不了我。因為,他乾淨是應該的,潔身自好難道不是一個醫生的最低德行麼?張文宏有超越凡人的專業認知,也是應該的,上帝揀選了他,他還是醫學博士,將專業智慧貢獻於哀鴻疾苦本就是他的天職。

但他,一個純而又純的農民,憑什麼上帝會揀選他?他憑什麼不招待領導?他憑什麼辦學校只收學生每月100元伙食費?他憑什麼限制販賣部給學生劃卡每天不能超10元?他憑什麼堅決不走黃道黑道只走正道?他憑什麼數十億身家出差還坐綠皮硬座?他憑什麼沒有自己的豪華別墅和豪華專車?他憑什麼將學校醫院修得比他辦公樓巍峨氣派?他憑什麼喜歡吃玉米餅子並經常在街邊小巷吃一碗地攤?憑什麼?

我覺得我沉雁已經很珍惜錢了,但我出門遠行還是喜歡住星級酒店、坐大飛機、乘潔淨的高鐵,我看見店面不整內堂不潔的飯館都是繞道走。但當我看完南方周末長篇報導這個農民企業家之後,我雙臉火辣辣的。我還經年累月寫時評沒完沒了做道德文章,在他面前,我這可憐巴巴的道德人設實在有點掛不住了,叫我如何不動容?

他辦醫院,讓病人安心做病人,讓醫生安心做醫生。他辦學校,讓學生安心做學生,讓教師安心做教師。他辦企業,讓員工安心做員工,讓客戶安心做客戶。一位與這個農民企業家常年打交道的記者這樣說:「孫大午,是一個讓人安心的人。」

大午醫院不但病人進門由醫院負全責,大午醫院還有免費藥品隨便拿的大廳。孫大午心想一般普通毛病就用不著上門診,就將一些治療感冒或跌打損傷的常用藥放在大廳,需要者隨便拿。一開始,哪裡是什麼拿?天天都有「需要者」去搶,幾分鐘就搶光了。

後來孫大午就叫人在大廳寫了一張條子貼上:「請放心,這裡永遠有藥。藥都有保存期限,過期就不能再用。」過了一個月後,再也沒村民去搶藥了。

誰說人性都是貪婪的?孫大午就用「安心」治好了村民的慌心,他用「信任」治好了村民貪婪的人性。

這麼好的一個好人應該有好報吧!

但這界不只有人性,還有窯性。孫大午能治人性,但在窯性面前他是遍體鱗傷。村支書想在他企業入乾股,孫大午不同意。於是,村支書就差遣自己的侄兒直接撞進孫大午家裡,將孫大午打得頭破血流,還打斷了一根肋骨。

不過,從這件事也可看出,孫大午寧願肋骨被打斷,但他的脊梁骨在窯性面前傲然挺立。

孫大午不但挺立自己的脊梁骨,他還要保護員工的脊梁骨。看看這個視頻,你就知道,為什麼他的員工願意為他拼命了。

不讓任何一個員工受委屈,說明大午員工都長了一張不受欺負的臉。我們所有在職場打拼過的童鞋都知道,我們經受過的老闆每天核心工作就兩件:一是自斷脊梁骨跪舔窯性要員,二是挖空心思讓員工受委屈。所以,長期在職場的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症。而孫大午卻專門培養一支不受委屈的員工隊伍,這樣的員工隊伍可是對窯性隊伍的巨大威脅。

把病人當病人,把醫生當醫生,把教師當教師,把學生當學生,把員工當員工。我是怎麼也想不到,如此具有現代博愛文明思維的企業老闆居然是一個叫孫大午的農民。這已經讓我動容得難以自抑。

農民,就應該是農民思維才對呀,但所有人都稱孫大午是農民企業家。這我就有點想不通了。企業家,這是誰都能叫的?

我前面寫了一篇《如果這界有企業家,他的名字只能叫馬雲》,收錄在我《庚子映像》文集的第157篇。我就是專門給大家普及一個常識:什麼叫企業家。並且,我認為只有馬雲才配得上企業家三個字。我壓根也沒想到一個農民會與「企業家」有半毛錢的關係。但是,當我看完孫大午下面這個視頻後,我徹底兩眼直了,他還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企業家。

視頻中孫大午說:「企業家思維大多與掙錢沒有關係,他與社會的發展與未來的需求有關係。」

太神了,孫大午的企業家思維完全與我上篇所講的「企業家與商人的區別」是如出一轍,除了表述語言不一樣,靈魂幾乎神似。不妨看看我是怎麼講的。

我很尊敬馬雲,因為他是一個企業家。但馬雲動容不了我,他畢竟是杭州師範大學外語學院畢業的高材生。況且,馬雲還說過「996是員工的福分」,看來他也是一個讓員工受委屈的主。僅憑這一點,馬雲這個企業家就比孫大午這個企業家降維一檔。

但凡真正的企業家,不但要有企業家的思維,還要有企業家的脊梁骨。馬雲也不錯,雖然他沒被打斷肋骨,但至少被窯性約談了,說明他骨子裡還是想蹦噠兩下。

而孫大午這個農民,太讓我吃驚了。他不但是教科書式的企業家,而且是脊梁骨最硬的企業家。孫大午所受的窯性禮遇,應該比馬雲更上一層樓。二進宮,三進宮,N進宮,理當是他的標配。

不想再寫了,再寫下去我不止是動容了,而是淚如雨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沉雁待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5/152338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