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地方國企債市作亂 習近平防不勝防

作者:
國企逃廢債不能沒有實控人地方政府高層授意,這不是頂風作案嗎?這些國企發債,玩的就是拚命融資的金錢遊戲,中國經濟真的好嗎?如果逃廢債的風氣蔓延,各個省都效仿,千億級大國企串連逃廢債,百億規模的債市留下一個接一個爛攤子,習近平擔心的金融 系統性風險就要到了。

中國「以新債養舊債」的經濟模式,政府債務是長期問題

按照習近平在年初會議的談話指示,2020年是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收官之年。人行一把手郭樹清8月16日官媒刊文也表示今年將會「如期收官」。而中國債券市場規模目前超過100萬億,是比A股股市還大的直接金融市場,值此收官倒數計時,卻爆發劇烈動盪。

綜合近日媒體報導,自10月下旬以來,紫光集團、青海國投、華晨集團再到永煤控股的多隻債券,接力爆雷,引發了11月債市一片恐慌,持續至11月13日連環跌,甚至日內盤中交易數度「熔斷」,有的債券淨價(不含債息的交易價格)單日暴跌超90%。即面值100元一張的債券大跌至地板,很多的交易價格直降到4、5元,這在股市來說就是崩盤

領銜這一輪債市爆雷潮的,紫光集團、青海國投先後決定不履行贖回到期永續債,「除本兌息」變相違約。華晨與永煤二家公司,總資產分別超過1900億、1700億,帳上也分別有400多億、500多億的現金,卻公告還不起10億元,特別是在違約前,仍「若無其事」的發新債券,另一方面暗中進行「脫產」,種種行徑顯然不是無力償債而是有意賴帳。業界普遍認為很惡劣,專業的術語叫做「逃廢債」。

這一輪「逃廢債」的發行主體,紫光集團是清華大學控股51%、中共教育部透過代持控股49%。青海國投、遼寧華晨、河南永媒,是信用等級最高的省屬國企。不論是高校系央企債,還是省級AAA國企債,先發債券借錢,然後轉移核心資產,導致無法履約,投資人求償無門,這這完全是一種有組織、有預謀的惡意倒帳行為。而業內公開的秘密,國企逃廢債都有地方政府高層的授意和國資系統的配合。

就像這次圈內人士透露,華晨集團違約前期,遼寧省委副書記、省長劉寧曾經下指示:「其實也可以不還」。

事實上,國企逃廢債不是今日產物。公開信息顯示,早在90年代出現的逃債廢債潮,各級國企利用申請破產不失為躲避還債的「合法」途徑。江澤民文選自曝相關內容:「國有大中型企業一哄而起、逃廢債務和國有資產流失」。1999年的逃債和廢債給中國經濟造成很大內傷,卻被地方政府以及產能過剩的國企視為「政績」與「重生良機」。例如1999年趙樂際任省長的青海省。

值得注意的,劉寧是在今年7月,即青海省「隱形首富」非法採煤案在中共北戴河會議之際曝光的前一個月,被由青海調職入遼。此外,這次河南違約的河南書記王國聲2016年至2018年是青海省書記,時任的青海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省長就是劉寧。

債券圈曾流行一種說法,不做青海省債市,青海省惡意逃廢債務前科累累。今年青海國投永續債續期突然變卦,去年青海鹽湖(昔日鉀肥之王)帳面10億蹊蹺被439萬債拖垮。現在青海官員跨省任職,顯然也在履新的省份複製逃廢債此一惡劣作法。

國企逃廢債不能沒有實控人地方政府高層授意,這不是頂風作案嗎?這些國企發債,玩的就是拚命融資的金錢遊戲,中國經濟真的好嗎?如果逃廢債的風氣蔓延,各個省都效仿,千億級大國企串連逃廢債,百億規模的債市留下一個接一個爛攤子,習近平擔心的金融系統性風險就要到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085.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