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曾紅過毛阿敏 破產被親弟打成腦震盪 62歲靠做保姆養女兒

今天小妹兒要跟大家聊聊一位歌后,她就是金煒玲。

可能大家對這個名字還是比較陌生的,但是如果小妹兒提起她曾經的對手毛阿敏韋唯,大家是不是就熟悉了。

一首《燭光里的媽媽》讓毛阿敏的名字唱響全國。

而韋唯憑藉《亞洲雄風》、《愛的奉獻》更是唱紅了全國。

其實兩個人是同一個節目中的選手,那便是1986年由央視舉辦的第二屆「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專業組通俗唱法比賽中。

這次比賽的結果,韋唯奪得第二名。

而毛阿敏成為本次「青歌賽」的第三名,而我們今天聊得女主角,就是這場比賽的冠軍金煒玲。

為什麼同樣的起點,三人卻走向了完全不同的結果呢。

其實這要從這場比賽的結束說起。

那時候3人都參加了南斯拉夫國際音樂節的比賽。

為了爭奪最終的名額,3人都在這個舞台上一展歌喉。

金煒玲最終奪得了冠軍,而韋唯和毛阿敏則分列2,3名。

按照比賽規則,應該是金煒玲代表中國去往南斯拉夫比賽。

可是谷建芬老師卻突然給工作人員寫了一封信。表示希望讓自己的學生毛阿敏去比賽。

谷建芬可是中國歌唱界泰斗級的人物,光代表作就能數出來一大堆。

《滾滾長江東逝水》《海灘的石子》《歌聲與微笑》《媽媽的吻》《綠葉對根的情意》《思念》《燭光里的媽媽》,個個都是耳熟能詳的水平。

而她的徒弟們李勇、蘇紅、毛阿敏、萬山紅、那英、段品章、解曉東、孫楠更是現在中生代歌手的代表。

所以電視台給她面子也是毋庸置疑。

但當時的冠軍金煒玲難以理解,她更覺得十分的不公平。

畢竟是自己辛辛苦苦拿了第一名,卻最終還是抵不過背景,任誰不會生氣呢?

自己種的種子,卻被別人摘走了果實,難受非常理解。

而這次的失敗,讓金煒玲對娛樂圈的爾虞我詐感到十分厭倦。

那之後她直接離開了上海的舞台,開始四處走穴商演。

據她自己回憶,當時一周的電視節目,至少會有三天能看到她參加各種表演,

「那時在上海可以說是家喻戶曉,戴著墨鏡出門,也會被人認出,買東西大家都不讓我排隊。」

雖然是走商演,但是憑著自己的人氣。

她也是過了一段不錯的生活,滿足自己的基本開銷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但和她同時參加節目的毛阿敏和韋唯卻已經通過國際比賽和鍛鍊證明著自己。

三個人的差距也就此拉開。

後來在上海,谷建芬也曾經打算和金煒玲兩人和解,讓她長樂《綠葉對根的情意》的小樣。

因為前線歌舞團也曾經錄取過她,但當時她一直想去美國深造音樂,因此拒絕了。

後來赴美的擔保人突發車禍,金煒玲就此失去了機會。

沒有去找谷建芬老師,是也成了她最後會的事情。

在這之後,金煒玲遇見了自己的真愛,她和小自己15歲的林金一走到了一起。

兩人起初過得十分甜蜜,之後還生下了一個女兒。

可是沒多久金煒玲的商演因為一些原因難以繼續下去。

她和丈夫便來到蘇州開始經營茶酒樓為生。之後兩人因為產生分歧,鬧的不可開交。

她把在蘇州的房子都給了老公家,拎著行李回了上海。

失去了唱歌的舞台,多年的積蓄也所剩無幾,人財雙失的金煒玲回到上海老家,等待她的卻不是溫暖。

金煒玲的弟弟覺得她紅的時候沒有嫁一個有錢人,現在的狀況是自作自受。

弟媳婦更覺得她回上海是來搶房子的,因此對她冷眼相待,甚至有一次弟弟還動手打了金煒玲。

甚至差點把她打成了腦震盪。

因為這樣的日子,金煒玲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並兩次試圖輕生。

索性想著輕生結束自己,但被自己年幼的女兒留住。

金煒玲靠著頑強的意志讓自己從抑鬱症的泥沼中漸漸走出來。

但面對她的仍然是困難。

轉機出現在第一季的《中國達人秀》,她並沒有成功晉級。

後來她又陸續參加了《中國好聲音》、《媽媽咪呀》、最後她攜女兒登上了《中國夢想秀》,她的出現讓「夢想大使」周立波數度哽咽。

周立波稱自己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時,曾得大姐姐金煒玲的照顧。

說到傷心之處,他幾度無言落淚,甚至在現場投票環節掩面提前退場。

但這卻沒能讓金煒玲正式的在歌壇復出,反而出了事端。

金煒玲之後參加了一檔生活類節目的錄製,甚至讓節目收到了律師函。

導致她在《中國夢想秀》的重播里的鏡頭全部剪掉。

她發文表示是谷建芬的徒弟乾兒子,青歌賽的評委李傑所為。

甚至表示對方還深夜在電話中辱罵自己,用詞十分難聽。

更是表示在《中國夢想秀》上周立波只是說自己是《綠葉對根的情意》「原唱」,自己也確實是錄製了這首歌曲的小樣,這並沒有錯誤。

把當時還十分有人氣的周立波也捲入其中。

導致場面一度非常難看。

金煒玲還表示這麼多年自己非常一直在打零工做保姆維持生活,非常的辛苦。

而小妹則聞聲去看了引發事端這檔節目,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金煒玲和自己描述的獨立女性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首先她上這麼多節目準備復出,家人是非常反對的,因為她生過病,擔心她無法再經受壓力。

為什麼家人會如此管束她呢?

很簡單,因為她這麼多年來並沒有像自己說的那樣獨立。

相反的,她的母親當時已經近八十。

不光給她交了15年的社保,還給她帶了近20年的女兒......

而她在離婚後基本沒有任何收入,妥妥的啃老族啊!

甚至她母親透露,她的退休費之後1028元,根本無法滿足她和女兒的基本需求。

連在場的觀眾都出現戳醒她的美夢。

說她的夢想是家人的噩夢。

但最後節目中金煒玲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怎麼說呢,就像一個把少女夢做了30年的人,她的心形沒有隨著年齡的增張而增張。

甚至,倒退了。

小妹兒真是為金大姐的媽媽擦把汗啊!

金煒玲曾經說舞台是她的第二個生命,但是說實話,如果沒有基本物質保持的生命。

何來「舞台」這樣虛無縹緲的第二生命呢?

你覺得呢?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扒小妹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8/1524486.html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