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章天亮、蕭茗談美國如何才能回歸立國傳統

唯有具有信仰的人才能把美國帶回傳統。(SOH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TV》周六(11月14日)直播首都華盛頓DC挺川普、反左派大選欺詐、全美50州民眾大規模遊行集會活動(Million MAGA March),直播冠以「全美50州齊發聲:不許竊國」,直擊這次大選舞弊實質。那麼美國如何走出面臨的極左派竊選竊國危機?如何才能扭轉嚴重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蠶食,回歸美國立國原則和信仰傳統?直播嘉賓章天亮蕭茗分享了他們的思考。

唯有具有信仰的人才能把美國帶回傳統

章天亮:我覺得真正要想把美國帶回到傳統,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完成這個工作。我們看到美國現在的撕裂,其實是一種意識形態之爭,因為特別是從八十年代以後,我覺得美國的基督教的信仰,對於傳統價值的信仰在美國變得非常衰落,這就是美國教育非常失敗的地方。

所以你在跟美國人討論問題的時候,你會發現,是非善惡沒有一個標準。比如說你認為愛國是對的,但是很多人他就認為仇恨美國是對的,貶低美國是對的,把美國說得非常黑暗、一錢不值,他覺得那個使自己充滿一種正義感。所以為什麼我就講,如果美國真正能夠是聯合、團結的(United),像拜登講的,美國是不可能聯合起來的,也不可能團結起來的,因為他的價值觀是錯的。如果大家都能夠有神的信仰,不管你信基督教也好、信天主教、猶太教或者你信的是佛教、相信的是法輪功,這個都沒有關係,但是在是非善惡這個基本問題上,不同的信仰他們對於這個是非善惡的看法都是一樣的,這樣大家就有一些討論問題的基礎。如果沒有這個信仰之後,你說這麼對、我說那麼對,那麼美國必然是分裂的。這就是為什麼你會發現,現在共和黨民主黨之間幾乎是你做什麼我都反對、我做什麼你都反對,就因為是價值觀的衰落。

所以我覺得在這方面,媒體和教育可以做很多的工作,想辦法能夠讓美國恢復信仰。

有堅定紮實信仰實踐的人才能看清事情的最根本

蕭茗:說到這兒,我想講一點我以前對政治的一個觀察。我覺得搞政治的人,比如說那些學者,他對政治有一個態度,對政治有一個評論,他有一個分析。什麼樣的人是能夠分析到最徹底呢?我認為實際上如果一個人他沒有這種堅定的、踏實的信仰實踐的話,他是很難把這個世界的事情看到最根本的地方的。這是我的一個看法。

這當然絕對不是貶低中國人,但是我在看西方的學者,他做到最頂級的人,在對政治和文明分析的時候,他一定是有堅定的、紮實的宗教信仰實踐的,所以他們才能從一個特別高的角度來對整個事情闡述明白。而中國的很多學者,他也分析得特別好,但是就是到最根本的那個地方,他不是很能夠把握得了。就包括剛才講到的價值觀正確和錯誤、它是一個主觀的還是客觀的問題,這就是一個哲學問題,對所有的宗教信仰來說,它就是一個客觀的,而不是一個主觀的,它就是一個客觀的、是一個絕對的。

善惡標準神定非人定,東西方從古至今從未改變

蕭茗:如果你把這種正確和錯誤、好和壞,你都把它變成一個相對的,根據我們生活的環境、生活成長的境遇來改變的話,那什麼你都可以合法化。就比如說希特勒他殺了600萬猶太人,那他也是說,我在這個生活的境遇裡面我發現猶太人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所以我就要做這樣的事情,我認為這個是對的。而對此你要是用神的標準,比如《舊約》或者《新約》,或者是以後所有的這些正統標準來衡量的話,那就絕對是錯的。所以希特勒做了那麼殘忍的事情,他都會說成是我的一個生活方式,殺了那麼多人都是我的生活方式,所以這個世界就會變得非常的可怕。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說,你是東方來的,我是西方來的,所以我可以跟你的價值觀不一樣,我們對正確、錯誤、善惡標準可以不一樣,好像是挺時髦的一個說法。但是實際上不是的!東方、西方從古到今,這個善惡的標準是從來就沒有變過的,而這個東西不是人定的,是神定的。最初的時候東西方的善惡啊,給人定的這一套東西,都是神定的,不是人定的。所以從這點上來說,我同意章天亮說的,一定要有信仰的人才能夠把握這一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夠堅持自己的理念

章天亮:其實我覺得不管是做媒體也好,或者是搞政治也好,他都得是一個有信仰的人,他才能夠去堅持自己的理念。因為搞政治啊,很多時候人們認為反共,很多人是出於政治的目的,比如說,我希望能夠把中國帶向自由、帶向民主;或者是說,我希望中國有法治……但是你在搞政治的過程中,其實你是很容易妥協的,因為政治本身它就是講博弈、就是講妥協的,那麼在很多原則問題上,你也可能會妥協。但是如果是一個有信仰的人,他說我解決中國共產黨的問題也好,或者說我想把中國共產黨解體、從中國消失,並不是出於一個政治目的,是因為它是一個邪教,無論付出多大的犧牲或者無論出現什麼情況,我都非常堅定地認為,這樣的邪教它是不應該控制人類的,因為人是神造的,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出來的,是非常高貴的,不能讓這樣的一個邪教來控制、糟蹋。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對自己理念的堅持,才會在任何情況出現的時候都能夠堅持下去。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還有人說,最高法院大法官,他到底是一個保守派的大法官呢?還是一個自由派的大法官呢?有的人他可能進去的時候是一個保守派,比如說這個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他現在在越來越多的情況下,他是跟自由派站在一塊兒的,而他原來是個保守派。為什麼後來變成了一個自由派,在很多問題上跟自由派站在一塊兒呢?我覺得人他是會變的,人的這個是非、善惡標準他可能以前不是這樣的,就像包括拜登也好,像以前希拉蕊也好,希拉蕊當時在柯林頓當總統的時候,她就說婚姻是一個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當時她非常堅定地說這一點。但是她後來就對同性婚姻支持了。

沒有堅定的信仰,人就會被各種社會潮流所帶動

章天亮:這個人為什麼會變呢?是因為你沒有一個堅定的信仰的話,你會隨著這個社會的潮流被它帶動的。在教育上、司法上也是一樣,人是會變的。但是,你有一個堅定的信仰的話,你的是非、善惡標準鎖定在神那裡,兩個男人能不能結婚?很簡單,神當初造了亞當跟夏娃,神給亞當造了一個女人,而沒有給亞當造另外一個男人和他配對。這就是神定的,就是一男一女這樣的一個婚姻關係。如果你能夠堅守這種信仰,你就不會被任何人、所謂的知識分子或者社會潮流的各種思潮所帶動。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反共也好,包括辦媒體,如果你把媒體當成一個生意來做的話,你可能會想,我說什麼能夠獲得最多的觀眾來看我,我說什麼能夠讓大家給我廣告,我說什麼能夠給我捐款……當你在想這樣的問題的時候,實際上你就已經是一個可以被收買的對像了。而共產黨它幾乎有著無限的資源,它可以脅迫你,它可以利誘你,它可以收買你,它可以恐嚇你,那麼這個時候,如果你把媒體當成一個生意來做的話,你就一定會把你的標準來回來去搖擺。其實我覺著福克斯新聞現在傾向於左派,它一定是被利益所左右,或者是被脅迫了。

所以說,我們海外的華人,不管是辦媒體還是辦教育,如果這個人沒有信仰的話,即使他現在表現很好,我們大家都得給他相當長的時間去觀察,就是看他能不能夠去堅定自己的原則。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8/1524594.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