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幽默短篇:相親記

作者:

三魚是個大齡剩女,為此沒少被爹媽押著去相親,可是每一次三魚都感覺對方缺點什麼。牛不喝水不能強按頭,爹媽只有干著急的份。

西木是三魚的閨蜜,為了散心,兩人相約去蘇州遊玩。到了蘇州,天已經黑了,兩人便在一家靠河邊的小旅館休息。

剛進屋時,西木就對三魚說:「我怎麼感覺這屋裡涼颼颼的,陰氣十足。」三魚安慰西木說:「可能是靠近河邊的緣故。」睡到半夜,西木突然大喊了一聲,驚醒了三魚。三魚推了推西木,問她怎麼了?過了好久,西木才說:「剛才我夢到一個穿黑襯衫的男人直接朝你走去,那個黑衣人發現我看他,就對我說,他和你的緣分就要來臨。我看到他要吻你,而我手腳不能動彈,只好喊出來,然後就醒了。」聽西木這麼一說,三魚嬉笑道:「你是不是看到一個帥哥對我垂涎,你羨慕又嫉妒,才把人家嚇跑的?」兩人嬉鬧一會兒,氣氛緩和許多,便又安靜地睡去了。

第二天起來,三魚打開窗戶,看到外面是一條清澈的小河,河對面是一排白牆黑瓦的房子。不遠處,青石台階一直延伸到水裡,烏篷船從遠處緩緩而來。岸上所有的一切清晰地倒映在水裡,美極了。三魚立刻梳洗打扮,準備去欣賞美景。

三魚和西木要遊玩的園林就在小旅館的附近。一進園林大門是一條長長的林蔭大道,一邊是高大的垂柳,另一邊是一排房子,青磚灰瓦,紅柱朱門。三魚撐開油紙傘,在垂柳下碎步慢行了一段,然後笑得前仰後合,問西木自己像不像古時候大戶人家的小姐。

繼續往裡走,是一條遊廊,遊廊在目光盡頭延伸開去。西木對三魚說:「好好的走廊,設計得彎彎曲曲。」三魚笑著說:「你以為像城市裡設計的走廊都是筆直一條線?這就像愛情,曲曲折折才有味道,直來直去有什麼意思?」

穿過遊廊,就是一條木質的水上走廊,兩邊安裝有木質扶手。走在上面,穿過蘆葦盪,繞過荷花群,看著水裡的金魚游來游去,三魚深深地沉醉其中。三魚不斷地擺造型,讓西木給她拍照片。正玩得興起,三魚不小心撞上了一個人,她連忙說「對不起」。走了好遠,三魚才對西木說:「剛才那個人好帥啊,我感覺被電到了。」西木神秘兮兮地說:「你沒看到他穿著黑襯衫嗎?」三魚想起昨晚西木做的夢,再朝那個黑襯衫男子離開的方向看去,對方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繼續向前走,是一座拱橋,拱橋有個很別致的名字,叫鵲橋。西木對三魚說:「傳說兩個不認識的人在上面走一遭,就能走出緣分呢。你去走走看,說不定能遇到意中人呢。」

三魚雖然不信西木的話,但還是慢慢地走了過去。剛好有一條小船從橋下穿過,三魚一眼就看到那船上站立著的就是那個黑襯衫男子。此時此刻,那個黑襯衫男子也正看著一席長裙、憑欄而立的三魚。就在小船從橋下穿過的那一刻,三魚感到一陣心痛,難道真是有緣無分?

兩人又沿著青石河岸走了一會兒,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大雨來。那把油紙傘遮擋陽光還行,但是根本無法擋大雨。西木指著不遠處的一個亭台說:「我們去那兒避雨吧。」兩人剛跑到亭台,那個黑襯衫男子也同時跑到亭台避雨。三魚的心頓時撲通撲通地亂跳。三個人站在亭台的三個方位看雨,連綿的雨滴落入水中,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三魚轉動著油紙傘,黑襯衫男子遠眺不遠處的高塔。西木小聲慫恿三魚:「主動一點唄,打個招呼。」三魚搖搖頭:「太唐突。」

雨漸漸停了,黑襯衫男子先走了。西木在一旁揶揄三魚:「活該單身。」三魚說:「真有緣分又豈會錯過?」西木不耐煩了:「你這不是錯過,你這是自己不主動。算了,沒法說你了,我不陪你走了,早該穿個平底鞋出來,穿高跟鞋真是受罪。」說著,西木就把高跟鞋脫了,坐在亭台椅子上,死活不走了。

雨後的空氣驟然變得清新起來,三魚深深地吸了一口,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三魚看著不遠處的房子,風雨過後,煙霧迷濛,頓時又來了興致。她囑咐西木別亂走,她逛一會兒就回來。看著三魚漸漸走遠,西木拍了一下欄杆,暗暗笑道:「小樣兒,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

三魚走近那座房子,正有雨水從廊檐上滴下,青石板上長滿了青苔,爬山虎布滿了山牆。走到一個小夾道處,旁邊有一塊大石頭,上面寫著兩個字:隨緣。來這兒之前三魚就聽說這個園子裡有一條路,只能通過兩個側肩而過的人。在那條路上相遇的人,沒準就是這一生在等待的人。

通道曲曲折折,路面坑坑窪窪,牆面脫落處布滿青苔。在通道最中間的位置,三魚和黑襯衫男子不期而遇。通道狹窄,兩人相對而立。過了好一會兒,黑襯衫男子才說出兩個字:「你好!」

一年後,三魚和那個黑襯衫男子要結婚了。趁著新娘子去衛生間的空當,新郎對西木說:「謝謝表姐。」西木擺擺手,說:「別露餡了,給文藝女青年相個親真不容易,累死老娘了。」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洞見趣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740.html

奇聞趣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