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習總踩死蟻 民企跟黨走 中共馴服資本家 吸納變掌控

歷史性集資的螞蟻金服被歷史性煞停,據報是習近平閱畢馬雲上月公開指中國銀行體系落後的報告後「龍顏大怒」,親自下令。馬雲至今仍未出面回應,本報回顧馬雲從90年代發跡,至上月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可以見到中共在每個年代,對待資本家的態度的變化,從吸納到掌控。當馬雲現在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的民營企業家,彷佛也應驗了去年《人民日報》贈馬雲的評論:「時代造就馬雲,並非馬雲推動了時代。」政治學者對本報說,馬雲從商路正反映中共對待企業家思維,「不管你做得再大,都是黨說了算,不是你馬雲說了算」。

馬雲1964年生於杭州,考上杭州師範學院,當過英文老師。1995年馬雲創辦了海博番譯社,協助杭州市政府到美國洽談,當時馬第一次接觸到網際網路。他回國後,與家人朋友湊錢,創辦中國最早的網絡公司之一「海博網路」,並啟動了中國黃頁項目。但其後杭州電信也做了一個中國黃頁,馬雲不得不與其合併,一下子餘下三成股份,失去公司的決策權,馬最後更放棄自己一手創辦的中國黃頁,這也是他第一次在與國家「交手」,這一年是1997年,馬雲33歲。

馬雲多次與國家交手

馬雲離開中國黃頁後,獲得對外經濟貿易部的邀請,成立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國富通技術,馬雲出任公司總經理,但是在這一家國家成立的公司,由於想法與領導相反,馬雲再次離開,並在1999年創辦了阿里巴巴,2000年得到日本軟銀注資大約2,000萬美元。

當時還是江澤民主政年代,2002年召開中共十六大前,企業家還不能入黨,就好像馬克思所說,「資本來到人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但十六大後,高舉三個代表,江澤民亦容許企業家入黨,「中共統戰就兩手,把能夠團結的力量都統戰起來。」旅美中國政治學者鄧聿文表示。

2003年,馬雲創立淘寶網,但是成立之初,交易量十分少,發現問題在於買賣雙方缺乏信任。馬雲便想到自己創立一個信用系統,即支付寶。若干年後,已經成為中國首富的馬雲在演講時說,他是冒著坐牢風險推出支付寶的,「那個時候不太敢推出,做金融如果沒有執照的話,那個時候是要坐牢的」。

馬雲最後沒有坐牢,「中國的法律永遠都是落後於科技。」中大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對本報表示,馬雲的成功,除了因為他本身會冒險,也建基於中國刻意栽培企業,以爭取國際上更大的話語權,很多事情都「隻眼開隻眼閉」,「中國相信要培養一兩家大企業,才可以在國際上競爭。國內不是那麼反壟斷,我相信國家沒有打擊他,已經算是幫到他。」

中國封閉的營商環境,是很多中國企業成功的原因,阿里巴巴也不例外,「如果Amazon、Paypal入來(中國),怎會有阿里巴巴,如果開多100間電商,也不能。」中國甚至一直是默許阿里巴巴獨大,「不是要保護,如果你開兩三間,就容易控制,100家就好難控制。」

權貴曾力助阿里回購

2008年,當時還是胡溫時代,已成為電商大亨的馬雲說,「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改變銀行」、「金融行業需要攪局者」。當時,馬雲並沒有如這一次螞蟻煞車般遭受如此慘重的懲罰,之後甚至仍然獲得中共元老、領導人家族的協助,2012年從雅虎手上回購阿里巴巴的股份。

《紐約時報》2014年報導指,這一次回購股份得到博裕資本、中信資本,以及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入股,報導指,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是博裕資本的合伙人、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為新天域資本的聯合創始人,時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兒子賀錦雷當時是國開金融的副總裁、中共元老陳雲兒子陳元是國開行一把手。

《紐時》這一個報導面世時,習近平已上任中共總書記兩年,馬雲也在早一年首次宣布退下阿里巴巴行政總裁一職。

也是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掛牌,螞蟻金服也悄悄從阿里巴巴分拆出來,然後接下來的幾年,馬雲看似不務正業,唱歌、拍電影,一直到2018年9月,他宣布將在一年後退休,兩個月後,被《人民日報》「意外」但高調地曝光馬雲是中共黨員的身份。事實上,阿里巴巴1999年已經成立黨委。

中共十六大吸納資本家,十九大對民營企業家已經不同,「有兩個環境的不同,一是你資本做大以後,是否跟黨還是一條線,互相配合。」鄧聿文指,「在國際大環境下,他要警剔資本做大以後,是否跟黨一條線。」

一年後,馬雲也辭去董事局主席一職,由張勇接任。當時,不少媒體、民眾都慨嘆一個時代的終結,但官媒《人民日報》就唱反調,發評論員文章《沒有所謂的馬雲時代只有時代中的馬雲》。

馬雲亦果然如他所言:閒不住。今年8月25日,螞蟻集團向上交所及港交所同步遞交上市招股文件,集資合共350億美元,號稱史上最大IPO。10月21日,證監會同意螞蟻集團的IPO註冊。

最忌商家變精神領袖

但是,在距離上市日期餘下兩周的10月24日,馬雲出席上海外灘金融論壇。論壇先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以錄影發言:「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義正詞嚴,在場人士仍未消化,就到馬雲演講:「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而是中國是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中國的金融當鋪思想非常嚴重」、「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監管」,彷佛叫醒全世界看他怎樣摑王岐山一巴掌。

五中全會在10月26日至29日召開,會後清算便來了,10月31日,劉鶴主持召開國務院金融委會議,用了三分一的篇幅講如何監管金融科技、金融創新。11月2日,馬雲以及螞蟻集團領導突然被銀保監等四大部門約談,同日,央行和銀保監聯合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劍指螞蟻,相當鮮明。

翌日,螞蟻煞停。路透社引述高官證實,中共高層聽到馬雲講話後震怒,要求調查螞蟻商業模式,相關報告送交「包括習近平」等中央領導審閱,導致螞蟻急煞。《華爾街日報》更開名指是習近平親自下令。

原因真的只是因為金融問題嗎?「馬雲享受演講去影響群眾多於去做生意,將自己的影響力影響到每一個人。當你類似一個精神領袖,你號召群眾,群眾就聽,你說不用監管,下面幾百萬人拍手,就好大問題。」經濟學家莊太量也認為這一次的事件,政治含量較高。

「當然他希望你做大,但是希望你做大後,是聽黨的話,不能對黨有所挑戰。」政治學者鄧聿文指,中共吸納資本家,也要掌控資本家,「資本家跟一般的老百姓不一樣,他罵會影響就業,會影響輿論,影響一些國際關係,所以他必須警惕資本的動向。」

馬雲至今未就事件公開回應。

事件可以怎樣收科?

鄧聿文說:「馬雲認錯,配合保證聽話。」

莊太量說:「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809.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