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20理由美國大選會反轉

作者:
在其它地方也有關於電子系統「故障」的報告,所有這些地方出現的問題,都是將川普的票改為拜登的票,所有的「故障」,都沒有反向地將拜登的票改為川普的票。

這次美國大選,美國的那些左派媒體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他們在大選尚未有正式的官方結果之前,就宣布民主黨拜登贏得大選,並希望把這個虛假的陳述,變成一種有法律意義的既成事實。然而,這不可能是真的,大家會看到,最後的結果可能和這些媒體的說法有很大不同。

正因為這些完全「不美國」的噪音,美國民眾拋棄了這些媒體。我想要再強調一次,美國新聞類App的下載量,英文大紀元已經超過了《紐約時報》,現在在美國是第一名。這當然是每一個大紀元工作人員的盼望,但這種結果卻也出乎我們的意料,我們其實不希望在這樣的情況下,以這樣的方式去當美國第一,因為我們更希望美國能夠以更為民主的方式發展,以更「美國」的方式保障所有人的權利,更堅守美國的立國原則。我們希望這個國家能夠更加完善,更加團結。總而言之,在一個社會撕裂、全美國人民突然失去方向的混亂中,即使大紀元變成了第一,我們也很難高興起來,我們寧願有一個更美好的國家。

大紀元有一位專欄作家,麥可·沃爾什(Michael Walsh),11月16日在英文大紀元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大選遠遠沒結束的20個理由」(20 Reasons Election2020 Is Far From Over)。我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這篇文章說明了很多問題,所以今天給大家介紹一下。

首先介紹一下這位作者,麥可·沃爾什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遊樂宮》(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烈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均由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後一搏》(Last Stands)是對從希臘人到韓戰的軍事歷史的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ublishing Group)出版。他從1987年開始,總共出版了十本書,大部分和歷史以及政治有關,差不多兩年一本吧,算是多產作家。

作為記者,麥可·沃爾什曾經派駐德國,見證了柏林圍牆倒塌,和共產主義東歐的崩潰,對歐洲的社會主義運動也有很深的了解。

這次,他在大紀元的專欄中,談到了這次美國大選,他從20個不同的方面指出,美國今年的大選遠沒有結束。

文章說,左派媒體說拜登贏得大選,其實沒有法律意義。我介紹一下,在美國,媒體宣布的大選結果稱為Media Call,其實是一種選舉結果預測,因為最後還有好多法律步驟,包括合法性認證,爭端解決等等。所以他說:

第一,唐納德·川普在任期至2021年1月20日中午之前仍是合法總統。上周發生的一切,以及在1月20日之前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會以任何方式影響他的職位或權威。

第二,喬·拜登,現在既不是總統,也不是當選總統。

第三,「當選總統辦公室」是一個完全子虛烏有的東西。早在2008年歐巴馬(Barack Obama)就發明了這種虛構的違憲的設置。那時沒有任何法律意義,現在在媒體以外的世界裡,在法律上也仍然毫無意義。

第四,在12月14日選舉團開會之前,拜登不是當選總統。

第五,對於12月8日,是所謂的「避風港」日期,根據聯邦法律,屆時各州必須解決有關爭議選舉的所有爭議,並且州長必須對此進行確認,從而選舉團成員才可以向國家檔案處報告。

第六,州長和州法院,包括州的高等法院,都沒有任何權限左右在本州所進行的聯邦選舉。

第七,假如選舉結果在12月8日之前仍存在疑問(現在來看,這是一個可能發生的情況),那麼川普競選團隊,可以要求有爭議的州的立法機構,擱置其污點計票,並根據《美國憲法》第1條第4款,使用其全體會議權力,指定和確認對共和黨有利的選舉團成員。

第八,現在,共和黨人完全控制著24個州,在這些州中,他們主導立法機構和州議會,包括亞利桑那州和佛羅里達州這兩個搖擺州。

同時,在密西根州、賓州、北卡羅來納州和威斯康辛州,他們控制著立法機構,但州長是民主黨人。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所有6個州都可以在12月8日之前將川普的提名名單送交聯邦政府。

當然,其中的民主黨州長是否會批准提名則是另一回事。相比之下,民主黨僅控制著一個有爭議選票的當前的搖擺州,即內華達州,他們在立法機構占多數席位,州長也是民主黨人。

第九,如果像1800年和1824年那樣,這兩年的總統大選也出現了一些問題,那麼會由眾議院決定選舉結果,每個州都有一張選票選舉總統。如果這樣的話,川普將以31比18勝出。

第十,目前主要的重點州賓州,共有20張選舉票。如果亞利桑那州能經受住法律挑戰,這兩個州將把拜登置頂。

到目前為止,由絕大多數的民主黨人控制的賓州最高法院,並且州長也是民主黨人,仍令該州繼續處在保持有爭議的地位。然而,如果反轉這些選票,對白宮的角逐就全部落到了喬治亞州。

第十一,但是毫無疑問,這幾個州的選舉結果令人強烈質疑,包括密西根州和威斯康辛州,其中神秘的大量選票(在某些情況下是100%投給拜登的)在深夜裡暫停計票時,悄悄潛入,從而使民主黨能夠計算出他們需要多少張選票才能使拜登領先。足以讓任何質疑變得具有合法性。

第十二,在其它地方也有關於電子系統「故障」的報告,所有這些地方出現的問題,都是將川普的票改為拜登的票,所有的「故障」,都沒有反向地將拜登的票改為川普的票。

民主黨以某種方式,實現了統計學上不太可能甚至完全不可能的「奇蹟」,而且每一次都在最後關頭碾壓共和黨候選人。

第十三,我們得感謝以絕大多數非致命性COVID-19病例為幌子的武器化了的CCP病毒,帶來的許多混亂。民主黨人一直在打破自由公正選舉的界限,踐踏《憲法》和社會規範,假以「公平」的名義,儘可能多地取締針對野蠻欺詐的防範措施。該病毒為他們提供了放寬「提前投票」的藉口,以為了我們的「安全」為理由踐踏法律和規範。

第十四,善於裝模作樣的拜登,在其競選活動中僅有的幾次露面的一次期間,發表了以下的絕對聲明:「我認為,我們成就了美國政治史上最廣泛,最具有包容性的選舉舞弊組織。」想像一下,假如川普說了這樣的話,左派會怎樣的嚎叫。

然而,至少自19世紀的塔曼尼·霍爾(Tammany Hall)起,欺詐行為和民主黨就已並駕齊驅。確實,這已成為每個人都在笑話的眾所周知的事情,包括民主黨人在內,當然,他們為此感到自豪。

第十五,一些評論員(其中包括律師)試圖指出,是的,存在欺詐行為,但除非是對選舉結果產生重大影響的事實,否則欺詐並不重要。

順便說一句,這些律師都是同一類律師,他們運用「一個細節不實則全部不實」(Falsus in uno,falsus in omnibus)的理論來詆毀重要訴訟中的目擊者證詞。

第十六,但是,欺詐就是欺詐,因此,欺詐的存在,理所應當地應使整個選舉無效,至少在已經證明發生欺詐的每個州都該是這樣。無論涉及的是公然的選票盜竊,偽造的選票,非法移民選票,偽造的「早期投票」選票,或者是在規定的選舉日結束後數天到達的明顯偽造的選票,都是欺詐。

順便說一下我自己的看法,這種推斷是一種常識,我們平時就是這麼做的。如果學生考試被抓到了,會被取消考試資格,他不能說「我只是在一個題上作弊」,你不能證明我整個考卷都作弊,對吧。還不要說,這次被發現的作弊如此廣泛,數量如此之大。

第十七,也許曾經有那麼一次,理察·尼克森(Richard Nixon)儘管知道自己在1960年大選中被芝加哥市長戴利(Richard Daley)在伊利諾州舞弊導致敗選,仍決定將國家放到比政黨更重要的位置,拒絕挑戰甘迺迪的微弱勝利。但是那個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了。今天,事關重大。

第十八,那時每個人都知道尼克森和甘迺迪,兩人雖然在政策上有所不同,他們沒有對國家是否熱愛的區別。

當今的民主黨,其中很多人並不熱愛這個國家,不相信美國的建國基礎理念,而是熱中於從根本上將美國轉變成一個社會主義的烏托邦。不要被他們的所謂「愛國主義」喧囂所迷惑。

第十九,現在該讓這些媒體懸崖勒馬了。沒有任何人,甚至包括他們自己,再將他們視為公正的記者,或是擔當追蹤調查事實真相的媒體責任。

當今的「記者」大多數是左派主義者,他們更願意將自己視為社會正義的戰士,並不擇手段地實現「變革」。

媒體記者應該和所有其他公民一樣,必須遵守同樣的法律,並承擔責任。

第二十,同時早就該取締「社交媒體」公司和網際網路巨頭所獲得聯邦保護條款,特別是《通信道德法》第230條的規定,以其為「平台」而不是出版商為理由,使其免於承擔責任。

但是,正如2020年所顯示的那樣,他們過去和現在一直是左派的積極黨羽,歪曲和遮蓋新聞消息,甚至如同在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手提電腦門所揭示的,他們完全刪除真實信息。

最後,他認為,美國正處於一個未知的領域。但是,正如1800年、1824年、1876年和2000年的選舉所顯示的那樣,美國會找到一種解決方法。讓《憲法》進程發揮作用,讓我們拭目以待誰將在明年1月宣誓就職。

我和他的看法一樣,今年的大選出現這麼多混亂,是一件好事,說明美國當今的選舉機制,在現在這個資訊技術時代出現了大量漏洞,如果不填補這個漏洞,我們以後會被拖進一個數據專制主義(digital authoritarianism)的體制,由那些掌握大數據、掌握AI和媒體的人,來決定國家和人民的未來,決定我們該如何生活。對於熱愛自由的人來說,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所以必須認真反省,堵塞這些制度性的漏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9/1524852.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