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陳美華:馬拉巴爾軍演劍指中國

作者:

一年一度的馬拉巴爾軍演在印度洋登場,今年印度邀請澳大利亞加入,由美印日澳四國聯合演習,聯合抗中的意圖格外引起關注。在第二階段演習開始的同一天,澳大利亞和日本就簽署有關自衛隊與澳軍聯合訓練等的《互惠准入協定》(RAA)達成基本協議。《環球時報》批評日澳走上了「邪路」!

印度媒體報導,海軍參謀長卡拉姆比爾·辛格說,「大國競爭正在印度洋地區非常有力地進行,印度海軍加強了在印度洋地區的監視和活動,以制止中國的野心」。

軍演聯合作戰掐住馬六甲海峽咽喉

軍事專家吳明傑指出,馬拉巴爾今年第一階段演習於11月3日至6日期間在印度東面的孟加拉灣舉行,這是馬六甲海峽北面的出入口,演習以印度東方艦隊為主,美日澳則有巡防艦和伯克級神盾艦參與,進行聯合反潛演習,假想敵就是解放軍的潛艦和水面艦隊。演習目的是掐住馬六甲海峽的戰略要道,破除中國「一帶一路」的海上絲路戰略。由於中國從南海經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到東非的吉布地這條航線,有很多的海上基地成形,包含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和柬埔寨等地都有中國的海外基地,是中國海上艦隊的補給站,中國得以擴大從南海到印度洋和東非的海上勢力,而其間最重要的航運要衝就是馬六甲海峽,而馬六甲海峽本來就是印度的戰略重點。

馬拉巴爾海軍演習始於1992年,每年舉行一次。起初只有美國、印度參與,後來規模擴大,新加坡、澳大利亞、日本等國都曾受邀參加,演習內容也向聯合作戰轉變。2015年起,日本成為馬拉巴爾軍演的正式成員,發展為美、印、日三國聯合軍演。今年因為澳大利亞加入,所謂印太小北約聯盟成形而受到矚目。

美印日澳聯合軍演阻中國海上擴張

一年一度的馬拉巴爾軍演在印度洋登場,今年印度邀請澳大利亞加入,由美印日澳四國聯合演習,聯合抗中的意圖格外引起關注。(法新社)

吳明傑說,第二階段軍演於17日開始在印度西面的北阿拉伯海舉行,印度派出唯一現役的超日王號(或譯維克拉馬帝亞號)航母,這是印度向俄羅斯採購的基輔級航母,比較老舊,和遼寧號同級,會同美軍本來在波斯灣坐鎮的尼米茲號航母戰鬥群一起進行雙航母演習。

阿拉伯海也是通往波斯灣的路線,整個路線就是中國的海上絲路,中國希望透過海外基地的打造,串連從南海到印度洋到東非的戰略航線,這條路線是中國重要的戰略原油物資運補線,是中國的海上生命線,中國派軍艦赴索馬利亞反海盜,前後派出超過30幾批艦隊,都是在熟悉這條海上絲路,中國要確保這條海上絲路的勢力範圍,中國也擔心被美阻斷,因此也開闢北冰洋航線,把勢力伸展到北極,破冰船在北極的活動引發俄羅斯不滿。

吳明傑說,日本也加入與印度的馬拉巴爾軍演,同樣是因為顧慮到波斯灣原油一路從印度洋到南海到東海,都是重要的航線,日本積極在南海展現其影響力和話語權就是要確認日本的國家戰略資源不受阻礙。解放軍的潛艦過去演訓最多的地點不是南海,而是在印度洋,對印度形成威脅,解放軍軍艦在印度洋活動讓印度擔心被中國從海陸兩邊包挾,所以印度也積極擴增艦隊規模。

其實印度向來跟俄羅斯採購武器,印度是俄羅斯出口武器的最大國。印度對美的軍事合作以前比較消極,過去幾年美國對印度軍售累積僅30億美元。但是在今年中印衝突以來,印度國內出現反中情緒,印度和美國軍事合作明顯升級,未來印度要向美採購30架MQ9無人機,光這個軍售金額就達30億美元,相當於過去美國軍售印度的總合。此外上個月,美印外長加防長舉行二加二會談,美方除了出售無人機之外,還簽署協議,提供印度只有盟邦才能分享的地理信息情報,美印之間提升軍事合作關係。

日澳加強軍事合作《環球時報》批「走邪路」

吳明傑指出,四方會談(QUAD)成形後,四國之間各有軍事升級,日本和印度九月上旬簽了軍事後勤合作協議,下旬就在阿拉伯海進行雙邊軍演。日澳的軍事合作也升級,在第二階段馬拉巴爾軍演開始的同一天,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訪問日本,雙方針對簽署有關自衛隊與澳軍聯合訓練等的《互惠准入協定》(RAA)達成基本協議,方便兩國日後共同進行聯合訓練和演習,共同抗衡中國。這是美日安保協定後的最高等級協定,未來雙方舉行軍演,各自的武器裝備進入對方國土可不必通關檢查。日本過去只和美國有如此緊密的軍事同盟關係,日澳達成基本協議將讓日美澳連結起來。美澳本屬五眼聯盟,雙邊逐步走向四邊對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日前也表示希望未來的四方會談納入國防首長,馬拉巴爾四方軍演等於是整個外交戰略對話同盟架構成形。今年可能在印度洋舉行,未來不排除在南海或西太平洋舉行。其背後戰略意涵是,美國等於是協助印度掐住印度洋最重要補給線的咽喉馬六甲海峽。未來美國透過印澳日在南海可能有更大的外交同盟和軍事力量,遏止中國軍事擴張。整個戰略主軸以外交軍事結成印太盟邦,形成圍堵中國的態勢。

至於美國選舉結果可能如何影響?吳明傑認為,軍事合作政策有延續性,特別是面對外部壓力時。川普政府對盟邦承諾的軍售,不可能突然拒絕,外交盟邦的組成除非交惡,否則也不會改變,美日印澳四方架構也符合主張多邊的拜登外交思考,美日印澳的大框架應該會持續下去。川普本來的構想是把四根支柱架起,再納入印太其他盟邦,統合印太盟友對中國施壓,促使中國在南海停止軍事擴張。

四方會談從外交走向軍事

馬拉巴爾海軍演習始於1992年,起初是美國和印度的雙邊年度演習,近年規模擴大,今年形成四國聯合軍演。(法新社)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認為,馬拉巴爾軍演的重要性和意義可從兩個角度思考,一是四方會談從外交層次的信心建立機制逐漸走向安全和軍事,強調提升軍事協作性。澳大利亞今年參與馬拉巴爾演習可以看出澳大利亞對於處理中國問題已有明確結論,本來糾結於如何「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在美中兩邊逢源。現在可以看出澳大利亞決定和美國站同一陣線。另外一個短期因素是中印邊境的衝突讓印度決定邀請澳大利亞一起抗中,澳印一拍即合。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訪日達成軍事協議,兩國可以互相使用對方的軍事設施基地,強調跨國軍事協同作戰能力,正是從外交提升到安全的合作。

宋文笛指出第二點是四方會談持續產生更多跨區域連結的可能性,更多盟邦夥伴加入以四方會談為核心的印太戰略中。例如,英國在六月曾提出考慮加入CPTPP,從經濟方面走向加強對中國影響力避險的集團中,莫里森和安倍七月的視訊會談也提到讓英法德等國加入價值觀相近的陣營中。所以跨區域、跨功能性領域的連結持續出現,歐洲幾個價值觀接近的國家陸續加入印太協作中。英國和澳大利亞海軍計劃在南海聯合巡邏,德國也表示將派軍人和澳大利亞海軍一起參與部署印太,另外德國還會派遣軍艦在印度洋巡邏。

世界的戰略中心已經移到印太

 

 

學者指出,馬拉巴爾軍演的意義是,四方會談逐漸從外交層次走向安全和軍事。

如果拜登上台,是否仍重視印太?

宋文笛說這可從三方面來思考,第一是結構,全球戰略中心已經改變了,以前歐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美國看待太平洋與大西洋並重,現在世界的戰略中心已經移到印太、特別是亞太。川普政府提出很多政策都以中國為假想敵,即使不是假想敵也是首要的戰略競爭者,宋文笛認為這個方向如果拜登上台也不會變,因為人事有延續性,如果拜登執政,在歐巴馬時代執行重返亞太政策的米歇爾•弗盧努瓦(Michele Flournoy)和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很有可能在拜登政府扮演重要角色。他說弗盧努瓦是出任防長的熱門人選,當年將大西洋和太平洋美軍軍力由六四比調整為一半一半是弗盧努瓦任內執行的。而當中國政府提出南海是中國核心利益時,弗盧努瓦和坎貝爾在任時曾說南海也是美國的國家利益,不會輕易讓南海被中國納入成為中國後院。如果說歐巴馬第一任的後半期是對中強硬的開始,當時在任的兩位重要官員都是拜登團隊要角,拜登若上台應仍視印太和亞太為重點。

宋文笛指出第二點是美國民意已經改變。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曾在2018年撰文說美中貿易戰開打後,美國對中國強硬的氛圍集中在精英圈和中央政府,尚未在社會成為主流。到2020年,疫情之後,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調指出73%美國人對中國反感,約為三分之二人對中國持負面觀感。民意等於選票壓力,所以國際結構和選民結構都不允許拜登忽視中國政策和印太政策。

第三是俄羅斯問題。拜登說過俄羅斯是美國的最大威脅。宋文笛認為這是對民主黨選民情緒的投射,民主黨認為俄羅斯四年前借網軍發動資訊戰,影響選舉結果,因此對俄羅斯不滿,民主黨的策士階級沒有強調這種表述,民主黨高階幕僚曾稱俄羅斯為石油經濟體,GDP排不上前幾名,戰略潛能相對有限。宋文笛認為拜登應該不會把俄羅斯這個沒落中的國家當作首要敵人,如果是,未免把自己看得太小。

美中脫鉤澳中也難免脫鉤

印度海軍參謀長卡拉姆比爾·辛格說,「大國競爭正在印度洋地區非常有力地進行,印度海軍加強了在印度洋地區的監視和活動,以制止中國的野心」。(法新社)

旅居澳大利亞多年的宋文笛觀察到澳大利亞近日對中轉趨強硬。宋文笛說,澳大利亞內部對於中國政策爭辯了很久,對中國轉趨強硬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2016年澳大利亞媒體揭露澳籍華裔富商賄賂澳大利亞高層官員的醜聞,還有智庫發表了一系列關於中共在澳進行政治滲透的文章,所以從2016年開始,澳大利亞社會對中國的觀感明顯變差,新冠疫情之後更加惡化,澳大利亞民眾對於中共滲透不僅反感而且警惕。再者,2013年以來連續幾年澳大利亞都是保守黨執政,社會基層和菁英階層都對中國比較強硬。這是澳大利亞國內的選票因素。

在澳大利亞對外關係方面,經濟與安全兩者若能兼顧當然最好,親中派認為安全問題在情況危急時至關重要,但情況沒那麼糟時,應該聚焦在經濟上。鷹派則認為澳大利亞遲早需要經濟轉型,如果澳中雙邊關係惡化難以避免,必須要選邊的話,經濟可以找到替代品,安全保障沒有替代品,澳大利亞一直有不安全感,認為它是白人國家卡在黃種人的海洋中,對美國的安全需求向來很強,而這兩年經濟與安全無法兼顧時,就優先選擇安全,就是美國。尤其美中脫鉤,澳中也難免脫鉤,因為澳美的情報和學術科研合作交流十分深入,因此最近澳大利亞也在討論關於核心機密性的、軍民兩用的技術科研領域是否不提供中國學生就讀研究所,畢竟澳美同屬五眼聯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592.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