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蛋殼公寓租戶維權無果 中國年輕人難捱寒冬

「我們花了錢但沒房子住,來抗議也沒用。」中國長租公寓公司蛋殼公寓爆發資金斷鏈後,前來維權的租客8成都是不到30歲的年輕人,這個冬天對他們來說特別難熬。

蛋殼公寓的上海辦公室,10日就已將出入大門用木板封死,外頭貼上分別對接業主和租客的服務點,這個舉動被不滿的受害租戶形容是為了分散抗爭人潮。蛋殼的公告則說,是辦公大樓業主要求他們暫時搬離。

位於閔行區的蛋殼租戶服務點外,下午聚集了100餘人,以年輕人為主,多數是請假前來,幾名警察則站在較遠邊上,防止可能的失控情況。但仍有租客在協調時因衝突被打傷,也有人不耐排隊久候,最後發現接待人員根本不在現場,一群人悻悻然說要去附近的官方信訪辦投訴。

面對大批前來維權的憤怒租客,蛋殼接待維權者的小房間外牆貼出一張告示,強調接待者可能無法解決問題,但會如實上報給北京總部,「如果不能解答,請您諒解!別恐嚇我,別傷害我,我壓力很大,實在不行請您通過法律渠道或找相關部門提供幫助。」

一名女孩告訴中央社記者,他們以現金或貸款方式預付半年、一年的房租給蛋殼,蛋殼再以季付或月付方式給房東,但現在蛋殼拿不出錢,最近房東已多次打電話要求她搬走。

她已經是第3次前來蛋殼的租戶服務點。第一次對方承諾會賠償,第2、3次接待人員已不見蹤影。「我們已經預付這麼多房租,再讓我們交一次房租(另外租屋),在上海已經生活不下去。」

女孩嘗試打過上海地區民眾熱線12345,但是沒有得到後續回應;也曾到派出所反映,警察告訴她這是民事不予立案。

有些房客則是被蛋殼遊說簽下租金貸款,如今面臨徵信問題。與蛋殼合作的微眾銀行已經表示,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租客的徵信將不受影響;但對租戶來說,未來還有太多不確定。

蛋殼定位為「專業的白領合租公寓」。這些大城市裡的年輕租戶多半才走出大學校門沒有幾年,他們生氣、無奈,卻又做不來怒目猙獰或大吼大叫的模樣。不少人已有心理準備將會損失已付的房租,因為就算打贏官司,也不見得能拿到補償。

中國大陸,多數人躲過了今年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疫情,但生活依然充滿挑戰。

網路上有人盤點近兩年中國的金融事件後寫道:「我騎車沒碰ofo,飲料不點瑞幸,炒股沒踩康美,小投資避開P2P,連麻將都不打,結果簡簡單單的一次租房,卻眼看著自己踏進了雷區。」

蛋殼公司資金斷鏈並非特例,今年初開始,已陸續出現沃客、喔客、青客、巢客、三彩家、城城找房、友客等長租公寓「暴雷」。

蛋殼是在美國上市的公司,號稱在全中國擁有40萬以上的房間,服務累計用戶超過100萬人,與其合作租金貸的微眾銀行則隸屬於騰訊集團。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4/1526448.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