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熊飛白:共和黨的大勝已成定局 現在就差川普了

在這個冬天,如果世人只看到一場選舉的結果,那就大錯特錯了。 四年前,川普幾乎只是一個人在戰鬥,今時今日,卻有7300萬美國人,以及所有被他鼓舞的保守派站在他身後,跟隨他掀起一場關於誠實、公平、自由的滔滔巨潮。 向政治正確說不,向虛偽的政客說不,向破壞公平說不。

大多數人的一生都是在碌碌無為中度過,但有的人卻用自己一生最精華的時刻,為他人帶光帶鹽。

在這個冬天,如果世人只看到一場選舉的結果,那就大錯特錯了。

四年前,川普幾乎只是一個人在戰鬥,今時今日,卻有7300萬美國人,以及所有被他鼓舞的保守派站在他身後,跟隨他掀起一場關於誠實、公平、自由的滔滔巨潮。

政治正確說不,向虛偽的政客說不,向破壞公平說不。

他是多年來,第一個讓人們大膽說出自己心中所思所想,讓美國人拿回本應就屬於他們的言論自由的總統。

這是一場扣擊人心的運動,他就是這場運動中的邊疆凱撒,維也納城下的揚·索別斯基,跨過直布羅陀海峽的弗朗西斯科·弗朗哥。

截至目前,川普仍然在為自己的公平而戰,在為捍衛憲法的榮譽而戰,除此以外,共和黨已經在多條戰線取得大勝。

所以我們眼中不應該只盯著總統,而是應該把眼光放長遠些,這場由川普推動的運動是如何改變著美國。

共和黨人一定要感謝川普,他幾乎是以一己之力集合了整個保守派陣營力量,使得本黨幾乎在每一條戰線都取得了勝利。

讀者們可能會說,熊叔你耍我?總統大選形勢被逼到牆角,還談什麼勝利?

沒錯,總統選舉懸而未決,川普形勢不利。

但美國政治絕不只在總統一處,它是由一個由100位參議員、435位眾議員,還有各州州長政府、州議會,各級法官組成的三權分立系統。

在今年大選之中,還有35位參議員、全部435位眾議員、11個州州長選舉。結果如何呢?

參議院眾議院目前的形勢

之前萬眾目光都集中在總統選舉上,其他選舉很少人提及,熊叔可以負責任地說,在其他所有戰線上民主黨節節敗退,幾乎滿盤皆輸。

讓我們一個一個來看:

1、眾議院選舉

今年的眾議院,是共和黨咄咄逼人,差點翻盤的戰場。

眾議員只有兩年任期,今年又是全部435個席位一次性大洗牌。

截止到昨天為止,民主黨獲得了過半數的222席,共和黨獲得了204席。

在仍未揭曉的9席中,共和黨仍在多個選區占有優勢,如歷來深藍的紐約州,共和黨人可以再多拿三席。

加州21、25兩個選區,共和黨候選人都以微弱優勢領先,仍有希望爆冷。

也就是說,最後的結果,共和黨有可能拿到210席,民主黨是225席。

和2018年中期選舉對比一下,共和黨199席,民主黨235席。

說明了啥?把戰火燒到國統區去,是這次大選的主旋律。

在民主黨老巢的加州,所有席位都有共和黨人競爭,已經在39、48、50三個選區擊敗了現任民主黨眾議員,取得了9個席位,尚有兩席微弱領先。

而在另一個民主黨老巢的紐約州,共和黨搶下27席中的7席。

BLM打砸搶也在幫共和黨搶票,在打砸最嚴重的明尼蘇達,共和黨從現任眾議員手中虎口拔牙搶下一席,讓這個州變成4比4平。

如果說參議院代表州的政治取向,眾議院更代表了對過去2年時間對個人生活是否滿意的公投。

在53%的美國人覺得自己生活比4年前要好的情況下,眾議院的大趨勢已經十分明顯了。

是不是ANTIFA和BLM應該繼續再鬧兩年,再鬧走幾十個席位呢?

如果眾議院民主黨由大優變成20票以內的微弱多數,那就有好戲看了。

表演型政客佩洛西老奶奶想繼續連任眾議院議長——不容易。

首當其衝的就是現任眾議院議長,美國總統第二順位繼承人的佩洛西老奶奶是不是還能連任議長?

相對於參議員的相對忠誠,眾議院可是隨時會發生叛逃事件的,2018年眾院選議長的時候,民主黨內部就有15票跑了票。

前天佩洛西不承認民主黨在眾院失敗了,仍然強調自己會掌握議長的木槌。但是,她黨內的同志未必這麼看。

具體是怎麼回事,熊叔在下一節詳細說,下面看看參議院。

2、參議員選舉

參議院是僅次於白宮擁有最大權力的存在。

參議員任職時間是六年,然後每2年改選1/3,今年改選的35席之中,有22席是共和黨。

通常,哪個黨衛冕的參議員越多,相對比較吃虧。

但這次,共和黨頑強地守住了其中20個,在阿拉巴馬,湯米·圖伯維爾還以47萬票反轉了民主黨在任者席位。

不過,民主黨則在亞利桑那和科羅拉多挑戰成功,反轉了席位,科羅拉多是歷來的藍州,這不奇怪。

亞利桑那今年在總統大選里爭議極大,又有共和黨大佬麥凱恩遺孀的叛變,這裡發生易主也情有可原。

目前仍有喬治亞兩個席位尚未揭曉,因為這個州要求獲得票數必須超過50%。

在共和黨現任參議員大衛·珀杜的衛冕戰中,他在第一輪以49.7%領先,因為這個席位還有自由意志黨候選人占了2.32%的選票。

上周的文章里,熊叔也說了,自由意志就是形右實左幫倒忙的保守派「盟友」,分的大多是共和黨的票,加時賽這位盟友就退出了,所以這個席位也是可以肯定保住的。

另外一個席位有點複雜,因為原任參議員約翰尼·艾薩克森(共和黨)辭職,所有黨派所有參選人都在一起競選。

在第一輪選舉中,民主黨6位候選人票數相加約占47.3%,其他幾個小黨占了不到4%。

共和黨6位候選人票數相加占約49%,領先者為凱利·洛夫勒。如果加上自由意志兩位候選人推出後空出來的約5萬票,共和黨也有很大概率拿下這一席。

由此可見,共和黨參議員在下場人數多,相對不利局面下,仍然守住了參議院。

守住參議院意義非凡,參院有權否決所有議案,可以決定總統提名的政府官員,可以決定最高法院大法官。

而且,在過去歷次總統大選年,當選總統很多時候都會同時贏下參議院,比如2012年的歐巴馬

但兩年之後民主黨就輸掉了參議院,結果歐巴馬第二個任期一半時間一事無成。

所以,熊叔也不知道拜登面對同仇敵愾的共和黨參議院時,他能變出什麼花來。

3、各州選舉

在11個州長選舉中,共和黨以9比2獲得壓倒性勝利。

11州競選州長,共和黨的地盤都守住了,還翻紅了一個蒙大拿州。

最重要的是,共和黨在蒙大拿這個多年的深藍州擊敗對手,將州長位置由藍轉紅。這使得共和黨州長數量增加到27人。

千萬別小看州長,他們權力大得很,像是此次疫情,川普曾建議封閉紐約州防止疫情擴散。

但民主黨州長科莫氣勢洶洶地說,封閉紐約州,形同宣戰,結果也就不了了之了。

川普根本管不了啊,但擁有防控疫情大權的州長們,還是要把責任推到老川身上。

這叫耍賴一流,防疫三流。

更重要的是,州長管轄一州的行政,比如組織選舉事務。

這次多個州出現選舉舞弊疑雲,都是來自民主黨人擔任州長的地方。

所以奪得一州的行政權,對於未來防堵選舉漏洞有積極意義。

在整體看,這次選舉共和黨獲得了一些巨大的突破,比如佛羅里達

佛州從2000年幾百票決勝負,到2016年幾萬票上下的搖擺州,如今變成了差距38萬票以上的淺紅州。

佛羅里達現在州長、聯邦參議院、眾議院、州議會都控制在共和黨手裡,也難怪那些挑戰人智商的選票怪談沒出現在這州。

佛羅里達古巴拉丁裔比較堅定,人家明確說,我們總不能拼了老命離開古巴,你現在又讓我們回去吧?

下一屆佛羅里達選舉人票將從29票升到31票,這種轉紅意義重大。

拉丁裔支持共和黨人數大增。

這次大選,左右兩方極限動員,川普即使輸了也催出了7300萬票,而且這些選票上下一心不僅投給川普,也投給了其他共和黨人。

數據顯示,在密西根州川普和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得票,只差距7000多票,而拜登和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的票差7萬多張。

在喬治亞,川普和參院候選人只相差800多票,拜登這邊相差了95000多票。

有人把這當作選舉舞弊的證據,但熊叔倒認為,這反而體現了拜登的反川聯盟內部並不齊心,他們只是為了推翻川普暫時聚集而已。

這就是四年來,川普和他推動的保守浪潮,激發起整個保守派團結的表現。

這股力量的團結是站在對立面的反川聯盟所不具備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熊飛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4/152666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