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新證據坐實拜登家族與中共有金錢往來

圖為2009年1月20日,時任美國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和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左)和博·拜登(Beau Biden,右)在於華盛頓特區舉行的歐巴馬就職總統遊行中。

繼9月23日參議院兩個委員會發布長達87頁的報告:《亨特·拜登、布瑞斯瑪與腐敗:對美國政府政策的影響及相關疑慮》(Hunter Biden, Burisma and Corruption: The Impact on U.S. Government Policy and Related Concerns)之後,11月19日(周四),參議院又公布了亨特·拜登海外交易最新的補充文件。

補充文件進一步證明了,拜登家族與共產中國政權之間有直接的金錢往來。

補充文件由兩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參議院根據新材料所做的5頁內容提要,第二部分是爆料人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提供的新證據,包括:波布林斯基與亨特·拜登,以及亨特·拜登的代理羅賓遜·沃克(John Robinson「Rob」 Walker)之間的簡訊及郵件記錄,兩份華鷹控股(SinoHawk)為華信所製作的投資計劃書。

在5頁的提要中,要點如下:1、發現拜登家族的白手套:沃克,沃克替亨特·拜登收取與中共關係緊密的華信數百萬美元。2、亨特·拜登與華信老闆葉簡明關係非常密切,不僅是葉在美國的律師,而且與葉討論過收購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股票一事。3、兩份投資計劃書則顯示,亨特·拜登利用其父的聲望,是為華信建立海外關係的關鍵人物。

一、發現拜登家族的白手套

沃克曾在比爾·柯林頓和喬治·布希兩任總統手下工作,並擔任過柯林頓的重要競選助手,其妻貝茜·梅西·沃克(Betsy Massey Walker)是拜登的妻子(Jill Biden)在白宮的個人助理。

在2017年5月15日的一封郵件中,沃克明確地稱自己是亨特·拜登的代理(surrogate)。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沃克在電郵中寫道:「基本上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我一直都是H(亨特·拜登)的代理人,為他尋找機會。

「我將繼續這樣做,詳情如下:

「我自己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作為H(亨特·拜登)或Jim(詹姆斯·拜登)的代理人,為他們尋找機會,比如說德克薩斯州要修高鐵,我就會在我的一些共和黨朋友和項目的董事會成員那裡,到處找機會,看看我們團隊是否會受到歡迎。

「或打入新國家和找到新聯繫,有些地方熱度不夠,不足以打動H,或者太過奇怪,讓H無法出場。但我和與詹姆斯一直在做,似乎效果不錯,在非洲的一些地方,比如安哥拉,我和詹姆斯在那裡一直打算去看一下林業/木材生意。」

實際上,作為代理,沃克不僅為亨特·拜登招攬業務,還充當白手套,為其收取錢財。

在提要中,參議院委員會寫道,據機密記錄顯示,在2017年2月23日和2017年3月1日,總部位於上海的國能香港有限公司(State Energy HK Ltd),將兩筆各300萬美元(共600萬美元)的電匯,打入羅賓遜·沃克有限責任公司(Robinson Walker LLC)。

新證據顯示(2017年5月21日沃克發給波布林斯基的WhatsApp簡訊),羅賓遜·沃克有限責任公司,是沃克在德拉瓦州註冊的獨資公司。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上圖的對話顯示,沃克說:「我能,我有一家羅賓遜·沃克有限責任公司,真不知道是好是壞,讓我們在這裡做,如果不是太晚的話。」

波布林斯基問道:「是德拉瓦州的一家獨資公司嗎?」

沃克回答:「是。」

提要稱,目前仍「不清楚這些款項背後的真實目的是什麼,最終受益人是誰」。但是,這些現金轉帳「是沃克與中共政府之間的直接聯繫,由於他與亨特·拜登的密切關係,這也是亨特·拜登財務規劃上與中共政府之間的又一次聯繫」。

二、亨特·拜登與葉簡明每周通話知道俄羅斯交易

在提要中,參議院委員會總結說,新的證據「證實了拜登家族與中共政府之間的聯繫,以及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與俄羅斯政府之間的聯繫,並進一步支持了委員會2020年9月23日報告的結論,即這種關係引發了反情報和勒索的擔憂。」

參議院這裡是指亨特‧拜登與華信老闆之間的深度交往,華信與中共及中共軍隊關係緊密。

關於這一點,有亨特‧拜登發給波布林斯基的簡訊為證。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亨特‧拜登在2017年10月14日發給波布林斯基的簡訊中寫道:「我定期與主席(葉簡明)交談。我是他新公寓裡的第一位客人,他親自動手為我做午餐,然後我們一起在廚房用餐。他讓我幫他解決了諸多私人問題,包括工作人員簽證和一些更敏感的事情。」

亨特說:「他(葉簡明)與我討論了俄羅斯石油集團(Roseneft)收購的事情,他氣壞了,我猜是張把事情搞砸了。」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亨特說:「不管怎樣,他(葉簡明)與我關係很牢,所以如果你和詹姆斯‧吉利亞爾(James Gilliar)覺得我有能力告訴他(葉簡明),你們在阿曼、盧森堡的事情和俄羅斯人交易的話,讓我知道。我們長期一周一次通話,我也是他在美國的私人法律顧問(我們簽了律師代理合同)。」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亨特說:「美國律師,你是什麼意思?我是他在美國的律師。」

三、投資計劃泄密亨特·拜登利用其父撈錢

參議院還提供了兩份標註為「敏感與機密的」投資計劃書,第一份10頁,是2017年4月10日華鷹控股為華信所做的投資計劃,其中列舉了華鷹控股公司成員,包括亨特·拜登、波布林斯基、詹姆斯·拜登、羅賓遜·沃克、詹姆斯‧吉利亞爾等。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華爾街日報》曾報導,隨著華鷹在2017年逐漸成型,波布林斯基也開始質疑亨特在公司的作用,亨特並沒有參與公司的大部分工作,基本上見不到亨特的人影。除了掛名外,沒有做出任何貢獻。

吉利亞爾承認,亨特是「缺少技能」,還有些惡習。但他解釋說:「掛亨特的牌子勢在必行,但也要準確知道,他對於增加投入並不是必不可少。」

波布林斯基回覆說,他明白「使用名頭的優勢」,但認為收益上行應歸功於團隊的實際工作。吉利亞爾提醒他,中方「是聰明人,他們了解(亨特的)附加值」。

華爾街日報》還報導,亨特的漫天要價,波布林斯基在簡訊中提醒吉利亞爾說,需要「管理」好亨特,因為「他(亨特)把這當成了他的個人儲錢罐」。他還擔心亨特的「精神狀態」、濫用毒品和參與會議的能力。

亨特則「憤怒」地回簡訊說,他對公司的貢獻就是他的名字。他嘲笑波布林斯基說,華信能源的負責人「將成為我亨特的夥伴,成為拜登家的夥伴」。

亨特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一名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可能不公平,但這就是現實,因為我才是唯一一個能將整個家族遺產傳承下去的人。」

下圖是投資計劃書中亨特·拜登的簡歷。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在2017年5月15日的40頁的另一份投資計劃書中,列舉了第一階段的具體投資計劃,涉及華信公司在阿曼、羅馬尼亞、哥倫比亞和盧森堡等國的投資。

在這份計劃書中,亨特·拜登利用其父招攬生意這一點,表現十分明顯。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在提到阿曼時,這份計劃書表示:「亨特·拜登是建立關係的關鍵人物,向主席(葉簡明)傳遞了善意,認為華信的加入沒有衝突,是『兩個大國之間的橋樑』。」

該計劃書中還指出,亨特負責「寫信給各方,組織會議,繼續推動華信的發展,並逐步批准戰略和業務要點。」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計劃書中題為「哥倫比亞:拉美門戶」的部分,則直接刊登了一張2016年12月1日,時任副總統拜登與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握手的照片,桑托斯擔任哥倫比亞總統至2018年。

計劃書中寫道:「哥倫比亞總統胡安·曼努埃爾·桑托斯和喬·拜登之間的關係,在整個歐巴馬政府中一直很牢固。」

「拜登先生承諾他個人對和平進程的大力支持,並向桑托斯先生表示祝賀,同時強調『美國國會兩黨保持對哥倫比亞支持的重要性』,」計劃書說。

《每日來電》(The Daily Caller)曾報導,亨特·拜登、詹姆斯·拜登的參與,是華信的一個重要賣點。這份長達42頁的投資計劃書,是博布林斯基文件中,唯一一份明確宣傳喬·拜登與外國領導人接觸的文件。

(美國參議院報告截圖)

計劃書中確定了華鷹·華信合作的幾個「目標機會」。

其中,一家名為Rattan Holding的公司所擁有的哥倫比亞油田,被提議為潛在的投資對象。華鷹團隊還明確提出了對太平洋上的布埃納文圖拉港(Buenaventura port)的投資,並宣稱該港口可能對華信「非常有吸引力」,這將使華信的貨物運輸不必經過巴拿馬運河。

計劃書還建議投資一條輸油管道,將石油從委內瑞拉運出,而委內瑞拉一直受到美國的制裁:「我們有一個很好的項目,可以修建一條油管,把委內瑞拉的石油輸入這個港口,為那些無法通過巴拿馬運河的大型油輪裝油,」計劃書中寫道。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7138.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